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来吃一口梦做的晚餐

来吃一口梦做的晚餐

去评论

    我还真不是欣赏石磊的歌,没太听过。
    我也不算欣赏石磊这个人,没给我票。
    嗯。先不说这个。这TMD都没什么关系。

    等到唐朝乐队用一曲《飞翔鸟》划过合肥的夜空,叼着烟的公园保安和等着收拾塑料瓶和易拉罐的大妈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其实除了踮着脚望一眼陈冠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等到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觉得生活本身已经够摇滚了,那满眼望去的散落在草地上的摇滚和嘻哈的碎片让夜晚显得一眼望不到头——合肥本土户外音乐节总得有人做,打扫狼藉也总得有人做。

    现场有人跟我竖过中指表示友好,有人跟我竖过大拇指想要搭车。第一天有媒体说这屌音乐节人气冷淡,其实第一天有彭坦——那天我在江淮情,江淮情人气很旺。而且音乐节开场乐队Colorlines的主唱是个叫贺林的本地青年才俊,你别说人家没文化,小伙子也是看卡尔维诺和博尔赫斯长大的,人帅笔粗会写超现实主义,就是其它功课太差。在本报“花季雨季”开过专栏拥趸无数人称“贺兰山缺”,一听就是摇滚的料。
    主办者石磊黑着脸在公园里徘徊,他没有带着飘乐队登台,作为一名摇滚青年,很多人可能误会他是个民谣歌手,其实他是不好意思带一首《合肥的石头》上场,虽然这里是他的故乡和主场,他在用另一种方式纪念自己曾经北上的理想。在重口味的环境里,那些合肥人熟悉的调调显得太小清新了。摇滚的拼命甩着头发,嘻哈的一直没有捋直过腰,阴三儿好像也没说什么脏话,陈冠希一直在抱着拳头用“耶”敷衍那些忠实的和盲目的粉丝。下面的人大喊:陈冠希,照相机!挺押韵的。

    有次采访石磊,他一直在骂耽误了他大好年华的“大国文化”,他聊着聊着,说扛不住了,要下去买包烟,当时我怀疑是不是不得志的他在北京染上了毒瘾,然后过了一会,他又跳跃起来,说自己想钱想疯了。有点遗憾的是,万事音乐节观众场地的中央始终被北京组团过来的摇滚青年盘踞,合肥人民则用自己熟悉的步调人来人往。
    石磊有些暴躁,虽然他为这事晒黑了脸,操碎了心,还结了石,虽然他要求交警,求保安,求公交,还要球三国遗址公园,虽然他要陪吃,陪喝,陪玩,还得赔上自己曾经俊朗的脸庞。但打死他也不会说这事没什么意义,他也不会承认在合肥搞摇滚和嘻哈,就像一下子把出租车起步价上调到10块钱有点拔苗助长。
    有次采访的饭局上,有个很漂亮的记者姑娘泛着桃花眼回忆起上学时听学长石磊在学校晚会上唱小虎队歌的事,小清新和重口味就这么胶片闪回一般在一个摇滚青年的心里冲撞。他讪讪地笑了,好像打发一个不太想聊的自己的影子——不知道他有没有留意到小虎队的成员都变成阿哥了。我很后悔那次说他长残了。

    作为一个伪摇滚迷,我听懂的歌不多,很多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上来抽了疯,痉挛了一会就下去了。大概也就是唐朝让我跟着喊了几嗓子。我和大部分现场外围的观众一样有点羞涩,我们打出的爱的手势在天空中飘来飘去不知所踪。这没什么。现场每天都有人丢Iphone,你不能因为自己丢的是HTC或者诺基亚就不好意思跟人说,这也是摇滚的精神之一。
    黑石磊的人挺多,可能比石磊的脸还黑;挺石磊的人也挺多,可能比合肥的石头还坚硬。我特别想写点什么,是因为他和我一样快到中年危机了,但他真的在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抵抗体制的方式有两种:就那么扛着奋斗着,或者不断把自己的尊严底线不断降低。以前有个朋友去学校广播台做嘉宾,临去之前搜了条约翰列侬的名言,“摇滚的孩子是不会死的,只是渐行渐远。”很长时间我都明白这句话,摇滚的逻辑有时候就像起伏的山峦或者你跪过的搓板,总显得那么跌宕。
    三十而立我有点明白,摇滚精神也就是在各种束缚包裹里挣扎仰望和发呆,赚取短暂的放纵和所谓自由。渐行渐远大抵也就是一个人背叛摇滚的过程,摇滚是一个隐藏图标。喧嚣的激情和平平淡淡才是真对立统一:卑微和高尚,梦幻和理想,消极和甲亢,坑爹和骂娘。旁边有个一块钱一张号称卖正版碟的摇滚青年,听到舞台上的乐队在说这才TMD是真正的摇滚乐,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TMD素质真差!我理解摇滚圈里也是文人相轻——文身的人互相看不起。

    石磊传给我的很多歌我都没记住,都是作为摇滚青年的他的作品。“妈的合肥人不争气,没人来能怪主办方么?”石磊拿着对讲机而不是话筒。这会,“麦”对他来说可能都是个浪漫的汉字。
    摇滚是一个旧情人,她邀你去吃一顿晚餐,一顿饭吃得很饱而且你们眉来眼去,然后摇滚并没有带你回家或者跟你回家,你一个人目瞪口呆并伴着耳鸣的症状。你恍惚想起晚餐食谱的素材是梦,你又变得饥肠辘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茫然一笑。你想到你不可能和旧情人长相厮守,你一只脚踩在生活里,你甚至想到新《婚姻法》的那些条款是不是有利于自己。这时候黑着脸的石磊又在你梦中的草原晃悠,他说:这TMD和我有什么关系。
  



4 条评论

  1. 我买过几十本河北地下刊物《我爱摇滚乐》,弄了一堆CD碟子。现在基本上当垃圾堆着。
  2. 这通牢骚挺流畅的啊 我还挺欣慰合肥有这样的音乐节,很赞 三天去看了两场,只是黑石在哪个台我一直不知道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