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持重

持重

去评论
          (10月27日的微博:持重这孩子拎着从台南带来水果,追在我后面“小姨小姨”喊个不停,我侧身停下决定等等他,看着他焦急紧张满脑门汗珠的样子,活脱脱小时候的模子一点没变,我笑着说:“往后该喊老姨啦!”持重追上来,边喘边说:“你可是花哨的很,这边的说法,我还是知道的,老有时比小还小的多呢!持重不过小我两岁,他比着我和他亲小姨的关系要好所以随口唤我也为小姨。我看着刚刚大学毕业的持重,重重的拍了几下他的肩膀,谁料竟把自己给拍醒了,梦呢!和持重已有十多年没见面了,没来由倒是梦到他了。好啦,持重,你的能掐出水的水果,小姨收到了,这边都好,勿挂念。”)

    如我某天晚上一个不期而至的梦,当持重在这个周末的中午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忍不住目光的重点落在他的双手上,还好,那里没有从台南带来的水果,所以不必有梦境重返的惊诧。除了一个黑色斜挎包,他浑身上下白色V领毛衫外黑色休闲夹克搭配黑色休闲牛仔,一派清清爽爽的简洁明了。时光像是在持重身上延缓了步伐,相比十几年前,他胖了一些,看上去却仍旧清新朝阳,他脸庞的骨骼肌理不再晰晰分明,但那份咄咄逼人成熟稳重的气质,让人不禁打心眼里折服赞叹,持重真的成人了。

         午饭十分,我们在环城河畔的咖啡馆里点了两份烧烤煲仔,一壶铁观音。面对面坐着,忽然涌起很多话不知从何说起的短时尴尬。虽然在我们都还很小的时候,每次持重随爷爷回乡探亲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这个被他称作小姨的家伙,伙同他自家年龄不相上下的亲姨娘一起,带着他刀山火海、上天入地、猫嫌猪厌、鸡飞狗跳的满村子撒欢戏耍、倒腾不休。可上次见面毕竟是十多年前他刚大学毕业时的事了。仅仅两个小时前的电话,我才得知他已从遥远的台北辗转空降到离我不远的地方。不是梦却真真切切梦里恍如隔世的冥蒙飘渺。

         持重微笑的看着我,一副对我洞若明火的模样。他一双剑眉下神韵炯炯的眼睛里调侃着调皮的喜悦。高不高兴?意不意外?我们的谈话从像极了某段台词的开场白开始。关于那个早已大变样子永远也回不到童年去了的故乡,我们的记忆在小时候村西的三亩梨树园里一点点活络起来,随着一幕幕儿时游戏生活画面的复活重现,我们的交谈渐进精彩纷呈、跌宕起伏的佳境。相似而有趣的童年让我们没法中规中矩、板板正正,我和持重在有点忘形的指手画脚中兴奋不已,分明两个难能可贵的老小孩。

         渐渐知道了持重这些年来的不易,和大部分成长着的人们一样,理想与现实的形形种种一直是个令人无法释怀的无解之题,除了在不断调整和自我调整中伸伸曲曲外,别无他法。持重把伴随年岁的人生经历差不多历经一遭后,孑然独身。他在一家私立现代的大公司里做事,资质优越、收入颇丰。看起来一个人滋滋润润的日子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一天慢慢结束渐渐安静的办公室里,突然从周遭侵袭来的彻骨空寂、苍凉悲怆,让人感觉此时此刻的生活不过是个毫无意义的坚持。可能是我太消极了,你未必喜欢这种说辞。”我静静的听着,我知道持重这种稳重持沉的性格,绝少与人推心置腹、袒露心迹。我期望至少我能理解并分担。

        “你知道那种每天还没走出家门,脑子已经先跑到办公室里的感觉吗?简直糟糕透了。那些挤满桌面和桌面下潜流暗藏的事情瓜分去所有的时间,因为大家都在很辛苦的做事,没法自己停下来。好比争先恐后的竞技,看起来激流勇进的样子,可争来争去都争些什么呢?对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争意味着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一个即便毫无意义的'生"但起码能保证体体面面"活"的基本。我常常有种负疚的感觉,相对那些活的很艰辛的人们,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持重深深的倒吸了口气,从热气腾腾的茶杯上抬起迷蒙滞沉的双眼,“不怕你笑话,有时打心底涌出的不名一文的感觉让人沮丧到恨不能吐弃了自己。”

        “我什么都不缺,可还是停不下争先恐后的步伐,日子被那些在别人看来意义非凡、光鲜炫目,在我却莫名其妙、不得不做的事情填充的像是飘在半空的热气球,我得努力维持这种漂浮的状态,潜意识里还期待飞得更高更远,至于更高更远的那里都有些什么?不知道。我总觉得有很多满满当当的东西在我触手可及的前方,我竭尽全力的靠近靠近却怎么也到达不了。我害怕一个人的独处,那种空空荡荡的时间我会被没来由挥之不去的神经质、毫无意义的反反复复抻压的近乎崩溃。没人的办公室里,我长时间抱着一本已经归置很久的文档逐字逐句的看、吹毛求疵的看、掘地三尺的看,看的筋疲力竭、念念叨叨,满脑子高度兴奋的折腾来折腾去,像是刹不住的车。我太累了,我需要好好歇歇。”持重在一段长长的叹息后喝了口茶水。

       “我辞职了,整一个没工作的流浪汉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哈哈!”持重笑的掏心掏肺。“我从台北一直到大陆,那些令人心驰神往的城市、山水看上去都有自己的美,山河一片大好美不胜收。”持重顿了一下,盯着我看,“如果,我说这些年我一直渴求温暖踏实平淡的生活,你不会笑我吧?不管用心与否,生活却是强求不来。我浑浑噩噩的漂泊在路上,意兴阑珊、舟车劳顿。我想起你们这些儿时的伙伴,想起淠史航岸边那个被爷爷称作故乡的地方。忽然我就那么固执的想回来看看。”看着持重神情激动样子,我心里有种别样的温软。“小姨,陪我去淠史航看看吧,小时候我们可是在那岸边钓过鱼虾的”。

       其实我并不想答应持重的请求,那条河,水流缓缓寄托了太多人太过沉重的心思,这个季节那儿一片衰败凋零的景象只会徒生凭吊光阴的哀伤。两个小时的车程后,持重看到了淠史航,他形单影只的背影长时间站在莅水的岸边,风撩起他黑色的衣襟,看不到表情,他无声无息像是默哀永不复返的逝水流年。我在远远的河堤高坡上,看到临近黄昏的天边铺满了暖红金亮的彩霞。霞光倒映河面。我想此刻持重面前应该有一片波光粼粼橙红而温暖的海,正如我所看的那样,虽然他的背影如此冷清孤寂。



3 条评论

  1. 我们竭尽全力的奋斗工作努力,就是想上好一点的生活,当想起来过生活的时候,时间却没有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