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给印象合肥的问答】

【给印象合肥的问答】

去评论

闫军先生给的问题很长,我把他压缩了,可能不太精确。

 

 

1】你是哪一年来合肥的?当时的合肥啥样?和现在的区别?为什么选择来?怀抱什么理想来的?当时的生活状态?

答:我是1992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合肥的,当然看中合肥是首府。‘选择来’这个词不准,说是分配工作,其实要找关系,我家里有一点关系,所以就进了省外贸。当时的合肥在我看来也不错,但吃的不如上学呆过的芜湖。我很喜欢芜湖那种江南城市的味道,比如范罗山、赭山、铁山都是在城市里面的景观,镜湖周围一带很江南。有山有水,合肥就缺少这样的地方。经过这些年的大建设,芜湖已经没法和合肥比规模了,但规模大的同时,很多问题也来了,合肥变得像中国所有大城市一样高楼林立,就连芜湖恐怕也在失去江南的城市味。

 

任何时候,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理想’那两个字在当时就像当今最潮的网络词汇‘浮云’一样流行。有首老歌叫【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说的就是我们那一辈人的理想,歌里唱的最后一句记得特清楚:~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八零年代成人’和‘八零后才出生’的‘八零后’可不是一回事。但那种自豪感和‘八零后’如出一辙,仿佛以后天下就是我们的了。现在想想,怎么‘天下’还没捂热就被‘八零后’给抢去了!?

 

我在大学毕业前就跟很多人散布我的理想:做一个仓库管理员,然后在仓库里画画。当时我觉得在仓库里画画是最酷的事!不仅仅会吸引成群的美少女前来探访,而且会名利双收。毕业后我所在的单位有个很大的名头:安徽省国际广告公司。是省外贸下属公司。上班前也有个类似面试的程序,老总看了我画的巨写实的油画,眼前一亮:‘那好,以后可以画广告牌,这方面我们正好缺人。’我简直是自投罗网【其实我当时喜欢塔皮埃斯,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东西已经画的很多了。但为了面试有个好印象,就带去我的一些写实油画】。当时立刻仿佛看到自己战战兢兢爬向两层楼高的户外广告牌!天啊,难道在一个国际广告公司就是在广告牌上混?我的偶像是西班牙的那些画家,所以很势利,我的志向是艺术家,怎么能在户外画广告牌?记得一进单位,就有老员工走来贼笑:‘你来迟了!国广最好的时期过去了,现在变成外贸下面最差的公司了!以前多好啊!没事就发钱,还发这个~发那个——’我感到生不逢时。后来期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布置安徽外贸在广交会和华交会的展览,四年的上班工作基本处于游魂状态:在外租房住;和老同学喝滥酒;接私活;用公款出差;和领导吵架~工作了四年我就辞职了。

 

2】创业中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情吗?第一桶金?有没有特别感谢的人和故事?

答:1996年辞职以后先是和同学合伙开设计公司,继而在1997年开设了‘香榭画廊’。开设‘香榭画廊’才是我创业中最深刻的事!因为一次去上海玩,看到了漂亮的画廊,就觉得这个好,既可以实现人生理想,又可以赚钱养活自己。那时我还不把理想和赚钱划等号(就现在也觉得是两码子事)。何况‘香榭画廊’开始的三年一直是亏损,我要以做设计来养画廊,但一直养得很开心,因为喜欢。第一桶金?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我一直是赚小钱的,最多就放在口袋里这么多,从来没有‘一桶钱’这么多。

 

创业初期,我常常在口袋里装着一叠香榭画廊的小宣传折页,只要遇到我认为有钱和时髦的人就主动递过去,常常把人吓一跳,男的可能怀疑我是拉皮条的,女的以为我是色狼。刚开设的香榭画廊在金寨路庐江路附近,当时小小的店面有一个白色圆形雨篷,上面印了几个漂亮的字母和香榭的标识,傍边还有我自制的欧式铁艺吊牌,门口还放了个自制铁艺乐谱架,在当时算是合肥第一家欧洲风格的小店面了。有次我来到画廊门前,突然发现铁艺乐谱架不见了,营业员告诉我,你的一个开摄影店的朋友说这个放她店里更适合,就直接拿走了,仿旧吊牌不久也被人误当铜牌偷了。我要感谢的是我的好同学、好搭档——设计大师屈伟先生,他给了香榭画廊莫大的帮助并设计了一个漂亮的LOGO图形。

 

在做画廊的时候我常常认为自己具有绝顶的商业天分,这么多人要住新房、装修,那一定都要买画。到时我的画廊做成第一好,我这样有艺术细胞的人不就成了财艺双全的人了!那时,我就可以回头再搞艺术,著书立说,流传千古。再过一百年,人家就不记得胡雪岩只记得我老谢了。但画廊开了这么长时间,我发现我依然没有成为暴发户的迹象。仔细一看,发现中国人对瓷砖和大理石的热爱远远超出对艺术品的热爱,对伪劣商品的购买力大大超过高品质产品。还有,大家口袋里就这么一点钱,等隆重的装修结束了,已经没有钱来买好的画和其他艺术品了,钱都用去买大理石和高级地板了。于是我安慰自己,没关系,等这一‘原始阶段’结束你们总该来买画了吧?但我发现天空依然乌云密布:在豪华的家装更新换代之后,有钱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豪华汽车的更新换代。还有一部分人热衷于收集假的名人字画、红木和奇石。好吧,那我看看廉价市场有没有机会,我们勤劳勇敢的中华儿女早早就占领了各种市场的桥头堡,你准备对‘人民’发动‘价格战争’吗?看来,我基本上命里注定没有成为暴发户的可能,画廊初衷:为广大中产阶级服务的梦想,就这样被中产阶级的不成气候给搞的半阳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呐?有人不是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又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吗?那意思就是上帝是公平的。

 

公平的上帝给了我一大批品味非凡的顾客,这些人在合肥、在安徽坚守着自己敏锐的眼光和鉴赏力。他们不仅仅是香榭画廊的客户这么简单,他们给香榭画廊提出过很多宝贵建议,让香榭没有滑离商业的轨道走向自我封闭而可以养活自己

 

3      这几年合肥最大的改变?合肥城市气质是什么?

答:我渴望改变和进步,但我非常不喜欢过分夸大造城运动的丰功伟绩,首先,‘造城’这些事我们没有说话的份,官方一片赞扬,网上一片诋毁。我给的统一答案就是:最大的改变在这个国家天天发生,不仅仅是合肥。但改变的仅仅是表象的东西,什么高楼、大马路、大商场、住宅区、汽车~我们一切期待的物质现代化都在变为现实。

合肥的城市气质?我几年前写给【新周刊】一片文章有提过:彼此都知根知底的土里土气的朴实城市。但用作现在可能已经不太准,现在我们对这个‘大城市’已经没法知根知底,而且合肥在一些方面在向‘洋气’上靠。

 

4      从当初创业到现在的事业有成,这些年心态和追求有没有改变?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答:当初的创业也是一种跟风和赶潮流,跟现在开微博一样就开公司开店了。可能是从来就没有赚过什么大钱的原因吧,我从未感觉到事业成功带来的快感!而且由于一直的不成功导致我人品直线上升,决定改变人生的价值尺度:为什么要成功?什么是成功?‘成功’就是一个集体无意识的神经错乱词汇,就是王朔说的:有两个小钱让人都知道就是‘成功’?这不都是资本主义腐朽的一套吗?我的理想?还会是一个仓库管理员吗?不会不会!我喜欢豪华的生活,渴望纸醉金迷、高谈阔论、美人环侍~但这些要是没两个小钱你做得到吗?所以不喜欢‘成功’的我也只有干瞪眼。但我有‘移情’的招术,为什么平淡不行呐?你看多少名人富豪都说:我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家看书烧菜。所以啊,这些名流富豪算是白忙活了一场!你他妈辛辛苦苦就图一个小老百姓信手拈来的幸福?所以我毅然放弃以前的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理想’——仓库管理员。但同样,我拒不接受他人强给的‘理想’——做老板、发大财!为什么?那他妈多辛苦啊!很多人喜欢有成就感:累并幸福着!比我当初泣鬼神多了。

 

我现在只过最简单的生活,尽量减少工作。我不会烧菜,改烧茶,‘在家看书烧茶喝’——直达理想的彼岸。

 

我一直嚷嚷着蒙田的名言:永远不要雄心勃勃。这不是放弃理想,我觉得这才是理想,理想不是拼搏斗气、出人头地。理想就是适合自己的存在方式,我是七号电池就不想装成一号大白象电池。这么说,大家可能会觉得你装逼,如果装逼是被社会价值观的扭曲逼的,有什么不好?!有时候,那些笑傲江湖和洒脱不羁的人生态度反倒显得莫名其妙,既缺少教养也缺少原则。我非常怕那些装MAN的姿态,什么‘有担当、有男人样、男子汉、大丈夫’之类的~

 

5      你认为合肥印象深刻和特殊意义的地方?路、小吃、饭馆、公园?

答:环城公园是我对合肥最愿意行注目礼的地方,还有稻香楼宾馆、庐阳饭店里面那块地方。可能是人少的原因,我一直觉得那里比包公祠一带还要美。特殊意义的地方在我看来没有。最喜欢的是环城马路和红星路。小吃,我喜欢贩夫走卒的烤山芋、蒙城烧饼、鸡蛋饼、水饺~但英勇的城管们早就把他们赶走了,偶尔我还会遇上他们小心翼翼的摊点。饭馆,以前的紫葡萄、不倒翁和现在的上品轩非常合我胃口,我的胃不仅爱国还爱省。公园,喜欢以前的杏花公园和现在大蜀山下的那块地方,更加自然野趣,环城公园我最喜欢金寨路到亳州路的西边这段。现在的一些新建公园都太人工化,缺少自然野趣的大树和池塘~

 

6      你理想中城市是什么样?合肥符合您的期待吗?有什么好建议?

答:理想中的城市在当今中国恐怕绝迹了。欧洲有很多这样的理想中的城市:森林环抱、绿草如茵、古老的街、清澈的河、玲珑的庭院、亲切的人民-------前一段我去泰国北部的清迈和拜县,发现亚洲也有这样的城市。理想的城市未必大,不一定是GDP的产物,大城市曼谷的GDP很高,但就不如GDP低的小城市清迈。

 

香港和纽约给现代城市树立了一个样板,但这是人口爆炸的产物,是无奈中的选择,当代中国所有城市正在以集权形式完成对这种大都市的集体模仿秀。近看,这是一种刺激的大跃进,长远看,这可能是一种丧心病狂。归根结底,城市的灵魂应该是人,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城。现在物质普遍比往年丰富得多,但你看人的状态并不好,贫富悬殊太大了。合肥和所有其他中国城市一样都在这种矛盾中挣扎,它们都不符合我的期待,但这要紧吗?龙应台都说,这个世界如此多的苦难!管不过来了,干脆不去看、不去听了!

 

我的建议管用吗?我不如讲些事给管事的人听听。有个地产大亨前一段来合肥说过:德国人个人拥有住房的比例不过43%。其余57%全部是租房。租房也安心,因为社会保障过硬。私人卖第二套房的价格不可超过国家规定标准,否则要坐牢。这很像现在的一夫一妻制,因为男女各半,有人要是一夫多妻就意味着很多人要打光棍,打光棍的人多了社会就要出乱子。所以,好的社会制度就从根源抓起:只能一夫一妻。否则按重婚罪判刑。房子也是,如果有的人有很多房子,就意味着很多人买不起房子,买不起房子的人多了,社会也要乱。

 

汽车也是,国外没有那个城市能看到中国有这么多豪华汽车。人家最多的是皮卡和小型汽车,我们这边很多人都开大排量的豪华车。不是我们的社会更富裕,而是人家的社会更合理更和谐,均富程度更高。一个理想的城市一定不是贫富悬殊很大的城市!如果社会真正做到安定和谐,除了羡慕和敬佩,没有人想像白痴一样在家仇富。不好的社会,穷人觉得冤枉,做富人其实也很冤大头,不仅要给当官的欺负,还要背很多黑锅。

 

所以一个好的社会制约机制就会产生好的社会面貌,西方国家也许不够完美,但人家很多地方窗明几净、夜不闭户、生态优美可是事实。你看看那么多富人和官二代移民就知道:用脚投票的事实胜于雄辩。如果中国把房地产制度和婚姻制度放在一起比比看,就会知道城市病的源头在哪里了。很多人可能都有好几套房子,但你一辈子能住几套?为什么要给自己备用这么多房子?因为是投资,因为没有安全感。贪婪是人的本性,不是罪。没有安全感才是罪魁祸首,制度上的缺失和政策的歪路导致良民也会投机房地产,房地产如果全部是个产业就是个坏事情!

 

海子说:‘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很过分吗?如果不是‘面朝大海’,有一个居所,是人的基本需求,现在变成了奴隶和被奴隶的工具。我在泰国北部小城看到很多普通市民住的房子,个个都绿树环绕、庭院深深。不要说我们人多,用这句老话骗人太没有智力了,日本的人口密度比我们大得多,人家不也是居者有其屋、有天有地吗?假如这个城市都是70年产权的空中楼阁,这样的城市你怎么爱她?

 

7      新的一年有什么目标规划?

答:没有目标规划,目标和规划对我来说很可怕。

 

8      作为成功人士给年轻人的忠告

答:首先我和‘成功人士’这个令人敬畏的词搭不上边。其二我对自己都无所忠告。希腊有句谚语:命运大于看法!我信!

 

9      祝福

答:保证自己的健康!给大家,也是给自己的。

 

谢谢闫军先生!

 

 

20111214星期三

 

 



11 条评论

  1. :funk:
    原帖由gaolingling于2011-12-19 15:17:17发表 太实在了:lol
  2. 这是无耻的自爆啊:funk:
    原帖由yujiyong于2011-12-16 21:50:38发表 精减版老谢简史啊。。。很真实,很有力量。
  3. 精减版老谢简史啊。。。很真实,很有力量。
  4. 原帖由丁雁南于2011-12-15 19:35:22发表
    :handshake :victory:
  5. 钱够我一定会移民!没钱就不想了:'( ~谢谢
    原帖由xieze于2011-12-15 18:09:36发表 多面体已经变鹅卵石了~:lol 原帖由lingchendad于2011-12-15 08:42:36发表 老谢是多面体,还是喜欢老谢老.
  6. "假如这个城市都是70年产权的空中楼阁,这样的城市你怎么爱她?" :handshake 所以老谢要把家搬到枫叶国:'(
  7. 多面体已经变鹅卵石了~:lol
    原帖由lingchendad于2011-12-15 08:42:36发表 老谢是多面体,还是喜欢老谢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样子,体现了我们八十年代旧一辈的精神底色。
  8. 老谢是多面体,还是喜欢老谢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样子,体现了我们八十年代旧一辈的精神底色。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