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每周新闻评述1.12-农民工欠薪

每周新闻评述1.12-农民工欠薪

去评论

 

[新闻背景]

近日,有媒体报道在北京大兴的一处京沪高铁的工地上,有近千农民工被拖欠工资,数额高达700万元,而承包这处工地的工头,已经喝农药自杀,导致农民工讨薪面临重重困难。

无独有偶,这几天咱们合肥论坛上,有一篇帖子也是颇受关注:合肥市高新区1912俏江南被曝拖欠农民工工资,数额达到300万元,涉及100余位农民工。

每到年终岁末,农民工欠薪问题都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这一现象本身就说明在这一问题的治理上,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法,无论是恶意欠薪入罪,还是法律援助欠薪农民工,这些措施都给人隔靴搔痒的感觉。我们近年来大力提倡的治理措施有哪些不足?欠薪入罪能够根本改变农民工的境遇吗?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根源在哪里?我们究竟该如何应对呢?

 

[分析评论]

一、人社部的尴尬

应当承认,这几年以来,政府在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今年以人社部为首的若干个国家部委更是有了前所未有的大举措:

201111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启动3年基本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专项行动,宣称:将通过整合劳动关系、劳动监察、调解仲裁和其他相关部门的资源,进一步形成工作合力,争取今年10个左右省份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明年实现一半以上的省份基本无拖欠,后年实现全国基本无拖欠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125,人社部、发改委等九部委召开会议,要求确保元旦春节前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各地应限时处理集体劳动报酬争议和小额争议。10人以上集体劳动报酬争议,当天立案并在7日内结案,其中人均涉案金额1000元以上的案件,由仲裁委员会主任挂牌督办。

但是上述看起来很美的措施却面临“政令出不了京城”的尴尬:一到年底,各地依然会频频曝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恶性事件,可谓是层出不穷,有增无减。而这起发生在大兴的拖欠700万农民工工资的事件,也让皇城根下的人社部尴尬不已。问题真真切切地摆在那里,解决之道却遥不可及。

二、目前治理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惯常做法及缺陷

在网上搜索“农民工欠薪”五个大字,可以得到数百万计的结果,从中可以看到,各地为了治理这一社会顽疾可谓费尽心思,应对之策五花八门。我大致划分了一下,应用最为广泛的手段包括以下几种

1、行政手段:绿色通道、联合执法

2、法律手段:法律援助、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3、经济手段:先行垫付、罚款、资质降级

客观来说,这些措施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缓解现实中愈演愈烈的农民工欠薪现象,但是很难说哪一个措施能够真正抓住要害,一击中的,从根本上解决这一乱象。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这一问题本身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历史性等等,但是不可否认,上述措施本身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导致治理农民工欠薪总是面临这样那样的挚肘。现行治理措施的缺陷:

1、运动式治理:这是目前我国在社会治理领域里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就象每年底都要曝出的农民工欠薪问题,难道这个问题都是年底才出现吗?当然不是。欠薪少则几月,多则几年,只不过平时大家视而不见,或者处理起来拖拖拉拉,只是到了年关才重视一把,搞一次集中整治,治理好了,那是年终的一大成绩,可以与奖金升迁挂钩,治理不好,就以“历史包袱”作为借口一推了之,明年再说。所以这些欠薪单位也都已经学油了,大家都已经形成了共识:那就是只要挺过年关,那么就可以重新获得一片蓝天。这样的治理,怎么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

2、事后治理:刚才我们提到的那些个手段,有哪个是从源头抓起,从事先介入的?都是事情出来以后,各单位才积极行动起来,为“受害农民工维权”,请问:如果能够在事先建立一套防范机制,将事情扼杀在萌芽之中,当农民工不再成为“受害农民工”的时候,才是事情最终得以解决的时候。

3、短期行为:在“维稳”的重压之下,各地出台的许多举措,根本不是出于解决问题的初衷,而是以一种极其短视眼光在处理问题,比如强制要求开发商直接向农民工支付工资,比如从政府资金中拨出专款支付农民工工资,比如对发生欠薪现象的单位实行巨额罚款,这些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非对错的应对策略,恰恰反映了我们在处理农民工欠薪问题时,心态是失衡的,只注重治理两节期间稳定这个“表”,不关注农民工欠薪内部原因这个“里”。

正是由于在治理这一问题时的短视和粗放,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一些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所谓越治越乱,久治不理。比如:施工单位教唆农民工围攻开发商,从而获取不正常利益;比如政府部门动用公共资金处理农民工欠薪,从而导致纳税人权益受损;还有的由于对开发单位实施一刀切,导致企业不堪重负,逃离开发区。这些情况在各地时有发生,早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了。

三、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根源及解决之道

我的理解,农民工欠薪问题欠治不绝,问题出在两个方面:

1、劳资关系不顺畅

劳动合同法颁布已经有几年了,可是这部号称史上最严历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法的法律在现实中却面临诸多窘迫:由于大幅加大企业用工责任,导致企业用工负担过重,所以有些小微企业干脆采取回避法律义务的方式来削减用工成本,比如签订黑白合同;比如注册空壳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等等。为什么号称企业主人的劳动者在企业中根本得不到主人的地位,甚至地位还不如仆人?这反映出我国的企业在公司治理结构上的一个普遍矛盾,那就是劳动者与企业之间并非利益共同体,而是存在着根本的对立。这种对立态势得不到缓解,那么欠薪作为矛盾的必然衍生物,也是不可避免的。

2、法律手段缺失

现实中有这样一个悖论:当政府强力介入的时候,必然会以牺牲法律上的公允为代价,因为政府过分信赖行政手段,行政手段追求效率和结果,而法律手段追求的是公平与程序,二者在价值取向上是不一致的。举一个例子:在建筑领域里,许多强势的政府,一旦发生农民工讨薪的集体事件,就天然地认为是开发商在克扣农民工工资,所以政府一般都会强制命令开发商直接向农民工支付工资,否则就以将其赶出当地相威胁。这样的举措往往还被当作经验和政绩到处宣扬,殊不知,这一做法显然过于草率:现实中许多情况是开发商已经把钱给了建筑商,而建筑商并将钱挪用在了材料商或者别的项目上,然后教唆农民工围攻政府或者围攻开发商,一旦开发商在无奈之下将钱直接支付给农民工,则建筑商会以未经其同意为由拒绝承认,最终开发商赔了信誉又赔钱。所以,农民工欠薪问题上,如果政府强势介入,就必须要在法律框架内解决,否则只会事半功倍,甚至增加新的纠纷。可是,如果在法律框架内解决,诉讼就不可避免,而漫长的诉讼本身对农民工朋友就是不堪忍受之重,所以,如何在综合运用行政与法律手段,妥善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是考量一个政府执政能力的一块试金石。

最后简单说说我建议的解决之道。

其实农民工欠薪问题是一个综合性问题,必须要综合治理,从源头治理。

如何从源头上解决农民工欠薪的万恶之源?刚才我们说了,两个问题是欠薪的源头,那么根治这个源头,也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

首先,调整劳资关系,提高农民工在劳资关系中的话语权。没有平等的谈判地位,就不可能有公平的劳动合同,目前在中国的企业中,劳方永远处于弱势地位,所以受伤的永远是劳方。而农民工作为劳动者大军中最弱势的一个环节,必然会受到最深的伤害。我想这是农民工问题的根源。赋予他们话语权的一个方式是,将工会实权化。我国现在的工会是个聋子的耳朵,基本上是个摆设,那么如何将工会真正变成工人的靠山,这不是一个工会法解决的问题,它必须要从更高法律层面上来对待。

其次,通过司法改革,使这类涉及弱势群体基本权利的法律事件有一个更加快捷更加有效的解决方式。比如速裁法庭,比如举证责任的倒置,比如集团诉讼,等等,将受害农民工从上访、围攻的旧式思维中拉出来,走到一个正常的法律解决的途径之中。毕竟,法律手段才是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终极手段,而行政手段,只能是一种补充手段和辅助手段而已。这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让我们的农民工朋友,我们的政府官员,重拾对法律的依赖与信任。

 



10 条评论

  1. 太感动了!!!:'( :handshake :'(
  2. 难为您天天接触黑暗面,却道德情操高尚,我想最初你吸引我的,是你无欲则刚的气质
  3. 谢谢!弱势群体维权,同样需要媒体的大力协助!:handshake
  4. 让人心痛,也无奈,甚至倦怠、犬儒了。向关注弱势群体的律师群体致敬。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