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行当

行当

去评论

那天晚上,从巢湖打车回合肥。搭讪中师傅询问我的职业,我照例让对方去猜。银行职员、公务员、老板。。。。。。如今穿西装的太多,难怪现在有钱人都改穿休闲服了。我看他猜得太辛苦,就回答说:做保险的。师傅哦了一声:做保险的!好像口碑不太好吧。我说是的,据说有一年深圳搞行业口碑调查,做保险的排在三陪后面,师傅哈哈大笑。我反问:你说现在什么行业口碑好呢?师傅开始罗列:公务员?医生?教师?警察?老板等等,随后都被一一否定。

我们还能找到一个干干净净的行业吗?似乎很难。无论是以行业标准,还是以基本的社会道德标准来衡量。但我们无需责怪一个行业,行业自身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行业背后所依附的社会运转体系。当这个体系没有为民众打造有序公正的基本通路时,旁门左道便会纵横交错应运而生,没有哪个行业会独善其身。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及标准,比如从工作环境、待遇、稳定性、发展空间等方面来比较,有些行业会让绝大多数人艳羡。例如烟草、电力、电信等。再就是做官,如果也算一个行业的话。似乎这些都是政府垄断的行业。我就很奇怪,按照以往的说法,既然工作无高低贵贱之分,既然都是为人民服务,既然他们并没有多干什么,可凭什么他们享受如此高的福利?

记得一次和戴玮老师搭档给一家烟草公司做培训,我负责主持,那是我无数次培训经历中最难忘的一次。那一天,从一开始我就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力,因为我所有的激情与技巧抛出去后就如同撞在一堵墙上,又厚又硬又冷的墙。台下那帮大爷根本就是真身护体百毒不侵。上课时他们的表现让我震惊到心凉,聊天、玩手机、打电话,大半人都在毫无顾忌的抽烟,真是仙境渺渺。烟雾缭绕中,无声的弥漫着一种侧目而视又居高临下的冷漠与高傲,是行业造就出来的群体气质。

我一直搞不清楚普通人现在该怎样才能进入这些行业。以往,读书可以让寒门子弟进入社会精英阶层,但现在这条路好像也变得越来越艰难。当一个社会体系没有为普通大众建造有序公正的基本通道时,就意味着这个社会肯定有“利益集团”把守,他们是社会财富的既得者及垄断者,包括有形的资源和无形的权力。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即便再辛苦,也没有一条“上升”通路,如果想“上升”则需要另一套“潜交易”体系来完成。

试问,谁还会去踏踏实实干活!但不干又不行,得养家糊口啊,那就马马虎虎应付吧。于是我们制造出来的绝大部分产品也是应付出来的,或者干脆不择手段的走捷径。于是各行各业本应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全部被踩在脚下,相互作假相互欺骗,大家算是扯平了,社会陷入另外一种诡异的平衡。

但,没有支点的平衡随时都会坍塌,没有尺度的社会谁也甭想有尊严。



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