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滨湖一座城之临湖筑城

滨湖一座城之临湖筑城

去评论

一个正在崛起中的省份,它的中心城市是如何完成自己的更进的,滨湖新区或可视为这种城市变迁的重要实践与标本。在当地管理者的语系中,它是环巢湖开发的重要前沿阵地;而在安徽全省的角度上,则希望它可以提供更多动力与创新源泉。

这是一场有趣的对流。交通工具将这里生产的电气产品、塑胶制品,以及传统工艺品“信乐烧”、“大津绘”等,源源不断地销往世界各地;同时又将数千万的人流从世界各地运往这里,在他们的惊奇与惬意中,收获着他们口袋里的钞票以及口中的赞美。濑田唐桥、浮御堂等构成这里的优美景点,而紫式部完成《源氏物语》的石山寺,或是德川家康大将井伊家的城堡,则让人们思考这里的历史。

日本琵琶湖现在的暗自得意与多年以前的窘迫不堪对比强烈,当地的学生曾在作文中屡屡表达着对琵琶湖的厌恶,它几乎就是垃圾以及臭味的别称。一系列强有力的治理措施最终将这一切推入历史,代之而起的是现代工业文明与时尚度假胜地。它所涵盖与连接的京都、奈良、大阪、名古屋等,早已成为日本重要的经济城市,并共同构成日本区域经济的重要一极。

琵琶湖的骄傲并不止于商品或美景,它所代表的人与自然、城市与湖泊的共生理念,已成为后工业时代的标杆之一。但无论是富士山下的琵琶湖或阿尔卑斯山下的日内瓦湖,都已成为治理巢湖的重要参照。合肥滨湖新区的起步或可视为推动这一变化的标志之一,虽然有着晚20多年的差距,但它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与愿景,那就是经济发达、生活宜居与城市文明。

如果将合肥滨湖新区放置在自己的纵向坐标下,则是这座城市一连贯动作之后的递进之举。拆除违建、路网建设、工业重塑以及政府内部的效能整饬等,目的在于革除城市发展的结构弊端与精神迷茫。滨湖新区几乎囊括了以上这些动作的全部,既要完成一系列的环境整治与城市建设,还要建立符合现代城市定位的经济基础,而最为艰难的是营造一套适应现代社会的城市文化。

合肥滨湖新区显然已初露峥嵘,在它不过五六年的短暂城建史中,它初步完成了水系的重新整理与疏导,它成功构建了居住、商贸、现代服务业、旅游等多项体系,它们被布置在一个整体而有效的规划中。 30多万人在这里定居,他们来自全省以及全国各地,他们大多有着年轻的面孔,热爱追赶潮流但不乏成长的压力,滨湖新区被他们视为开启广阔未来的重要基点。

无论如何,对于幸福生活的向往,仍然是每个时代的主题。翠绿沿岸的塘西河、动感流畅的天际线以及波浪起伏的建筑轮廓,重新塑造了这座城市的新气质。 2000年的城市沧桑,正拥抱着“气吞吴楚”的巢湖,而巢湖更连接着万里长江以及宽广无垠的大海。穿行在滨湖新区的街道上,我们常常感觉,一座城市的精华、气质以及未来,或许已在这里有所包括。

但这里的建设者则反复强调,这座新城的建设并未就此而止,它还有着更为广阔的空间与维度,更为细化的动作仍在继续,每一个局部的设计与治理,仍需要不断雕刻与打磨。它们虽然看起来不够显眼,但可能影响着城市居住者的体验,以及工作效率的提高等。从宏观的规划到中观的建设以及微观的治理与调适,仍使这些建设者们焦虑不已。

我们无意去定性或刻意地概括合肥所发生的波涛汹涌的城市变迁,正如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一样,它仍澎湃向前并可能达到我们未曾预料的高度。在这样一个不得忽略的背景以及时间坐标区域下,我们仍试图跳出固定的时间框架,寻求一种更为广泛而深入的对于合肥滨湖新区的关注和关怀。我们的采访由此而始,并试图从每一个人、每一条街道、每一座建筑与每一株树木中,寻找到答案。

没人知道它已存在了多久,却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1700多年前的烽火硝烟早已散去,包拯苦读香花墩与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故事仍在传颂,800平方千米巢湖,已在今人的规划中,成为等待开发的黄金未来。这座曾以“江淮首郡、吴楚要冲”著称的城市,似乎仍留有风云叱咤的精神色彩。有关未来的设想总是令人浮想联翩,悄悄发生的变化,正在不断刷新着这座城市。

那些历史的描述只存在文字与语言之间,更多的未来还需要我们去开创。我们在这座城市中共同呼吸、休闲、发愁、兴奋,希望与梦想,紧张和焦虑,使这座城市显得热气腾腾。我们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它正急速追赶着它长三角的兄弟们,追逐令我们充溢着向上的力量,跳动的激情以及不安与疲惫。

如果从卫星地图上寻找自己所在的城市,那些各具特色的城市风情似乎都已消失不见,交错式的线条组成的是一个个的几何图案。卫星地图视角下的城市,难以呈现那些忙碌的人流与车水马龙,那种安静的氛围似乎给了我们更为理智的空间。抛开那些复杂的经济指标与现实成就,一个张开怀抱的城市蓝图仍使人充满兴奋。

1952年,合肥正式成为安徽的省会,在一个甲子之后,滨湖新区则刚刚走过5年多的历程。我们对于合肥滨湖新区的采访,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一个正在崛起中的省份,它的中心城市是完成自己的更进的,滨湖新区或可视为这种城市变迁的重要实践与标本。在当地管理者的语系中,它是环巢湖开发的重要前沿阵地;而在安徽全省的角度上,则希望它可以提供更多动力与创新源泉。(合作 梁巍)

·未完待续·

(同步《安徽商报》22日08版)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