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童年草木志

童年草木志

去评论

这是小马泡

   

这是蛇莓

 

 微博上,朋友金色木槿发了一张植物的图片,问植物的名称。一看,就觉得亲切无比,这不是我儿时在田野里玩耍时到处可见的蛇果子嘛。一颗颗晶亮若红宝石,散落在池塘边田埂旁的草地中。虽然大人警告说,这是蛇吃的果子,但是还是一颗颗摘来,偶尔会大着胆子尝几颗,几乎没有什么味道。总是隐秘地担心会中毒而死,几天后,安然无事,就放心大胆地摘来玩了。虽然不好吃,可是女孩子过玩家家的绝好材料,一颗颗摘来搁在拾来的蚌壳里,别有一番味道。蛇果子学名蛇莓,属蔷薇科,百度了一下,貌似还有一些药用功效,现在老家的田野里还能见得到。

忽然就想到了另外一种植物,长得极像Q版的西瓜,比乒乓球还要小好几号。绿色的皮,长着和西瓜一样的纹路。渐渐成熟时,皮会泛黄,发出香瓜一般的香味。这是我儿时最最爱的了,没有成熟时,咬开会有一种苦味,一般都是玩家家时用瓦片什么的切开,做来客人时招待的水果。而成熟时,我会用针尖一个个地刺一个小眼,让汁水流出来,再晒干。里面的籽儿晒干后,几个串成一串,摇一摇发出极好听的响声。我问金色木槿这个叫啥,她回忆说好像是叫小马泡,去百度一搜,果然是。不知道为啥叫小马泡,我只管它叫小西瓜。小西瓜好像在我慢慢长大后,田间地头的草丛中就再也难以觅见身影了,不知道是否是农药以及除草剂的使用造成了灭绝。我还记得那时农村还没有包产到户,一个夏天的夜晚,爸爸妈妈忙着抢收水稻,我们几个小孩由堂姑姑带着睡觉,我的裤兜里就揣了几个小西瓜,在床上玩了一会睡着了,小西瓜全部被我压碎了。只要回忆起小西瓜,我就能回忆起这个片段,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小西瓜陪伴着童年的我的最后一个夏天吗?

还有一种植物,果实极像豆荚,饱满成熟后,摘了满满一兜,轻轻地剥开,将里面的豆粒去掉,齐整地掐头去尾,可以当成口哨吹。童年时在田野里玩耍,常常吹得嘴巴都酸痛酸痛的。这种植物现在回家,地头河畔的草地里还能觅得到,可惜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当然还有野蔷薇。我经常和女儿笑说我小时候的事情,上小学,学校离家五分钟的路程,我通常提前两个小时,往往还迟到。我从来不从村前的马路上学,村后的池塘、树林,小径上各样花草等等,是小孩子难以抵抗的诱惑。在早春,野蔷薇发出嫩茎,这是我最爱的零食。上学放学的路上,掐来一大把,一根一根地撕去皮,晶莹剔透的茎杆,咬一口,微甜,有一种早春的气息。有些长在河畔的泥璧上,疯长着的嫩茎,令嘴馋的小孩子眼馋不已,会奋不顾身地冒着掉进河里的危险去摘了来。慢慢地嫩茎老了,发出花骨朵来,开出一簇簇粉红的小花,引来一阵阵蜜蜂嗡嗡声。掐一大把花儿,将屋后的竹子上的枝叶拔去,将蔷薇花一枝枝插进,然后惊呼,哇,竹子开花了!一直到现在,还经常在睡梦中重游那一段上小学的路程,那一片片菜园地、小树林、河边的老柳树、夏天挂满了桑葚的桑树、一丛丛芦苇,一只翠鸟立在芦苇叶竿上,歪着头,忽然瞬地飞走。这一切的一切我一遍遍地在睡梦中重温,怀着甜蜜以及忧伤。

伴随着童年回忆的植物很多很多,有吃的嘴巴发紫的桑葚、学着做芦笛的一丛丛芦苇、芦苇荡里一杆杆的灯芯草、还有秋天果实成熟后炸裂开来里面有着一粒粒白色果粒,被拿来做弹弓的弹药而夏天枝叶上则爬满了洋辣子的那棵老树,还有池塘里的菱角,有荷叶被摘来顶在头上,下雨时看着水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发呆,荷花开时被它的美丽所震撼,还有好多好多无名的小花小草们,它们是我童年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有了它们,童年的回忆才会那么丰满而乐趣无穷。



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