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王法家法

王法家法

去评论

中世纪的西方,世俗政权和基督教会沆瀣一气,施行联合统治:教会所争取的,首先是独立于世俗权力之外,然后是凌驾于它们之上;世俗统治者也不甘受制于人,会动用影响力对教皇的选举进行控制。总之,教会与世俗政权的权力随着掌权者的能力大小而互为消长。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基督教掌管世人的灵魂,世俗政权规范人们的行为。二者之间的纠缠经历了漫长的磨合,恰恰构成了今日西方世界治国的两大法宝:法制与宗教。其他的诸如民主、人权等都是对此的注释与延伸。

古老中华文明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也造就了两样东西:王法与家法。

王法,就是国家的法令。它的职能是树立刚性社会秩序。

家法,是指调整家族或者家庭内部成员人身以及财产关系的一种规范。但从规范层次即道德、宗教、法律、风俗、艺术等的综合体意义上讲,家法作为一种家族自治的规范,其产生与王法是同源的。儒家文化之所以受到历代统治者推崇,就在于他用一套完整的理论来强化二者之间的关系,从而维护统治秩序。

传统中国社会,家法充当了宗教的作用。祠堂代替教堂寺庙,祖先的灵位代替了各路神位,宗族亲缘关系修补了阶级关系的裂缝。如果硬要老百姓再选一位偶像的话,也轮不上宗教,一定是“官”, 也叫官老爷或父母官。中国人在对“官”的理解上,把王法和家法高度交集。甚至到了今天这个时代,还有大学教授带着一众知识分子到政府大楼前跪求请愿。

传统的王法与家法如两条紧密缠绕的线,连接起几千年的中国社会发展。

但今天,中国社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这种冲击包含有形、无形的、物质的、精神的。如同硕大的铜钟受到到外部撞击,内部的激荡更加深远激烈。中国社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富裕,越来越民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与此同时,也越来越腐败,越来越混乱。

法制只是给国家这部机器正常运转设计的一套程序,如果视此为惟一,整个社会势必刚性有余,暴力不断。并且会随之催生另一套程序,即“潜规则程序”。况且社会的发展一日千里,旧有的权威不断面临新的挑战。庞大的国家在摸索中前行,错误和疏漏在所难免,也造成了人们传统思维中 “王法”权威性的弱减。

当下的社会需要润滑剂,不仅是修补“王法”的不足,重要的是使其运转更有效。这个润滑剂其实就是中国社会的现代“家法”。因为传统的“家法”早已形神具毁。这个润滑剂既不是强力胶,更不是迷魂酒。而是一个系统的、符合社会大众的普世价值观。但这个普世价值观绝不是照搬西方的一套,而是与中华传统文化有机融合。

几十年前大家只有一个信仰,它生成的权威既是王法也是家法,它产生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依附于强大的政府机器。但今天,各扇门窗均已打开,旧有的平衡被逐渐打破。问题是当传统“家法”和革命狂热褪去后,我们还没来得及创建另外一个精神家园供人们休憩,大众陷入精神迷茫在所难免。现有的体制与思维环境又缺乏制造“润滑剂”的有效途径,这大概是当下中国社会各种乱象背后最本质的原因。

新时代下,中国人该信仰什么,到底该如何引导塑造,若想实现民族复兴就必需解决这个问题?

看看我们的邻居韩国,据说4500万人口中,约1/3以上是基督教徒,另外,总人口中40%的人是名义上的佛教教徒。所有强盛的国家都有两个基本特征:发达的经济和完整的信仰。一个解决物质,另一个解决精神。

当下的中国,基督教确是来势凶猛。最厉害的不是上帝的仁慈,而是它拥有其他宗教不具备的高效的组织推广体系。依靠这个利器,我大胆断言,将来中国信奉基督的会呈几何倍增。一个基督徒朋友说:皈依了耶稣的国家才会强大,言下之意是一个国家的强盛一定是离不开上帝的恩准。可为何非洲和南美那些信奉耶稣的国家依然又穷又乱。

如果政策允许,佛教在中国最应该有所作为。但怪异的是这样一个大慈大智的宗教它的推广却是由心狠手辣的旅游部门、装神弄鬼的投机者以及低俗的影视作品来影响大众对佛学的认知。所以佛教自身一定要变革,不能一成不变的打坐淡定。

另外,将来如果真的需借助宗教来丰富中国人的精神家园的话,其实还有一个现行价值体系与宗教影响相互妥协融合的问题。

除了宗教,眼下,呼吁重新回归传统儒家传统的大有人在。问题是历史不可能开倒车,真的硬要倒车的话,估计连孔子他老人家也会从坟墓里站出来唾弃!

中国人到底该有什么样的信仰,“王法”的硬件不断完善的基础上,如何升级配套的“家法”?二百多年来似乎一直悬而未决,也一直没有停止探索。最终,这个“家法”既要在传统的文化土壤中扎根,又要从他人的花园里移植嫁接,还需要时间。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