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一个人和一座馆

一个人和一座馆

去评论

一个在大跃进年代出生的男人,上过山,下过乡,出过国,做过外贸,开过风光无限的全省第一家民营广告公司,最终在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中,关掉了广告公司,倾其所有,在董铺水库旁边,建起了错落有致的私人博物馆群落,收集天下宝藏珍玩,悠然自得地当起了馆主。

这个男人姓宣,身材不高却很壮实,眼睛不大却目光坚定,话语不多却充满睿智。他有一位比他高半个头的太太,太太的名字与博物馆的名字谐音。

七月,一个有雨的下午,我来到远离喧嚣的源泉博物馆,聆听宣馆长的一场演讲。走进博物馆大门,面前的石板路积起了可以沒过脚踝的雨水,像一汪小小的湖泊。我忽然觉得这里是水泊梁山,会有一叶扁舟从远处划来,接我进山。

绕过“湖泊”,穿过一道古拙的石门,走进敞亮的议事堂,但见高朋满座,少长咸集,活动即将开始。议事堂的建筑是古朴典雅的木质结构,桌椅是古色古香的中式家具,在这样的空间里,让人有一种古今交融的新奇感受。

宣馆长的演讲并不长,大约一个小时。他先是回顾了自己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语言云淡风轻,故事引人入胜。随后,他转入正题——自己怎样由一个成功的商人变身为一个收藏家,一个博物馆馆主。这也是我等凡夫俗子最感兴趣的。记得去年在建川博物馆,馆主曾告诉我:他今生死也要死在建博物馆的路上。究竟博物馆有怎样的魅力,会让人如痴如狂,散尽万贯家财却乐在其中?

“收藏:一辈子的快乐。”宣馆长如是说。在他的口中,出现比较频繁的字眼是开心、满足、兴趣、公益。他快乐的根源,都是精神层面的。开广告公司日进斗金时,没有给他带来这种快乐,而现在,虽然钱财几乎在博物馆上耗尽,但他非常快乐。当他在园子里踱步,欣赏从皖南整体迁来的老房子时;当他把玩费尽千辛万苦淘来的古董时,当他看到人们在馆里认真地参观、感悟时;当他通过身体力行,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文化的价值时,他都感到由衷的喜悦。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收藏是太平盛世的产物,是社会稳定的折射。听了老宣的一席话,我又懂得了收藏首先是爱好,是乐趣,是成就感的来源,更是历史和文化的象征符号。

为了搞博物馆,宣馆长夫妻一路走来,风风雨雨,甘苦自知。到今天,博物馆所在的土地依然是租用的,博物馆所有精美的建筑依然是违章建筑,尽管已经有很多社会名流来过这里,并且赞叹不绝。为了维持博物馆的日常开支,夫妻俩做起了与古建和文物相关的生意,规模不大,但是足以收支平衡。这就够了。

在一座徽派老宅子里吃过饭,听罢四水归堂的清越滴水声,我们告辞离开,宣馆长夫妻把我们送到博物馆门外。

曲终人散,在雨水浸湿的暮色中,博物馆群落重归枯寂。



20 条评论

  1. 前年的时候去过一次,当时有些部分还在修建,估计这个时候去更理想了。有思想的人做好玩的事情。
  2. 吃过一次饭,夫娼妇随,当时老婆看老公就是一黑马:lol 印象中还有一个馆里的讲解员,能喝酒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