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摩天大楼

摩天大楼

去评论

 

驻足在这座向往已久的摩天大楼前,在历尽走近它的昨天,我终于有了走进它的今天。仰头望去,迫近蓝天的楼顶已不知耸入哪片云朵里,水泥钢筋精雕出的作品对在日光下显得光芒熠熠。一瞬间,双眼被这灼热的光芒刺痛,但立刻又恢复了神采,我对自己说,这只是光线太过耀眼。没错,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力量,引领着我,哦,不,是引领着我们突然就走到了这里。不得不承认,仿佛这世上所有忙碌的身影,似乎都为了这里,只是无人得知,这里收纳着怎样的光景。

 “你知道,隔着玻璃幕墙,可以看到怎样的风景?”羽站在我的身后,对着我发问。他是我的引领者,带领我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位置。

“车水马龙,还有路人的匆忙的神情。”我用手擦了擦玻璃,这世界越发的清晰,被我一览无遗。

羽淡笑而过,“来,我带你认识这里。”

我看着他的眼神,一瞬间的怔住,看看周边的世界,仿佛陷入了空洞一个无法填补空洞,视觉里全是漠然的神情,嗅觉里全是浑浊的气息,而听觉里只有高跟鞋的声音。这失色的世界,令我惊慌。“来呀。”羽的声音将我从中拉了回来。我定了定神,原是幻觉作祟,哪里有我所想的空洞,这多姿的世界,在我面前演绎的妖娆动人,魅惑着我急于融入。骄傲的情绪又回到了我的体内,我相信这里的选择没错,我爱听这清脆的高跟鞋声,我爱呼吸这片混杂着香水味的空气,当然,还有那些高傲的神情,或许这才配的上这“摩天”的称谓和世人的憧憬。

羽向我介绍每一个人,偌大的摩天大楼里塞满了形色匆匆的人们,男人们,女人们。男人的身材那样提拔,却因着匆忙而卑躬前行。女人脚上的鞋跟那么吃力,却仍旧费力的凑出那动人的声响。在这芸芸众生中,我记住的有云霓,花子、还有晓晨。云霓是个冷漠的人,淡定的眼神中透出的令人惊艳的美,这是我初始对她的定义,可是简单的握手却触及了手心的温热,还有些许坚定的力量,我想,她该是善感之人,只是为何粉饰至此呢。花子是个单纯的姑娘,我可以看到她的眼神中映射出的自己,她的眼神里有我,亦有所有人,她不是无视别人的人,这是我们的交点。羽和晓晨是好友,晓晨是不多语的男子,本是有城府的嫌疑,我却在眼神中找到了无垠的痕迹,或许他天性就是这般淡定的身影,留下毫无欲望的足迹。再来说说羽,羽是这几个人中较为年长者,似乎来了摩天大楼许久,又似乎和我一样时而忍不住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不禁疑惑,这里,不是该留住每个人的心吗?我看得出,羽特意给我介绍了他们,他们该是一个同类的群体,着微妙的亲密感,只是表达的不那么彻底,故意留了一丝猜忌,不过却被我轻易看破。该是同类的原因,那是心灵相吸的原理。

我记住的还有慎言。她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她与我迎面而来,在狭仄的走道上,气场十足,对每个人都是高傲的嘴脸。可转向我的一瞬,她却对我有了轻蔑的笑脸,她似乎在说,他们都疯了,你也想吗?“她是疯子,不过这里有很多这样的女人”羽又一次打破我“她是在摩天大楼里待的最久的女人”。我望着羽,那么,到底谁是呢,你们,还是他们,更或是我呢?这处处滋生的幻觉,这纸醉金迷的空间这幻想与现实的碰撞孰真孰假,我无从得知。当我又一次站在玻璃幕墙前俯视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这些顾虑打消了,墙外的人们力图奋力冲破这层脆弱而又坚实的玻璃之时,而我却做到了在高处闻着咖啡的香浓凝望这场角斗,这不就是是胜利者的姿态吗?

这里的日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摩天大楼里的我渐渐被舒适感包围着,从未觉着有过什么不妥,我安然的享受着这份荣耀感,只是没有发现这荣耀的背后藏纳着一份孤独。我又遇见过慎言次,她所在的位置在很高的楼层,在摩天大楼里高一层的人可以随意践踏下层,但是低一层的人却不可以轻易涉足上层。我只是在再某个午休的时间,冒险偷偷跃过每一层,只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想看看高一层的世界有什么不同。于是,我看见她。那个狭窄的房间内,房门虚掩着,望见她蜷缩在角落的身体,萎缩,萎缩的很渺小,站起来却又佯装的很强大。她的内心藏匿着她自己都不知的恶毒与不安,我看得见,因着我的目光清澈,因着我的视线还未因来得及因着四周的墙壁而变得短浅。那一刻,我突然很怜悯她。

羽对我说过,待的越久的人,上升的楼层也会越来越高,自己的空间会越来越大,能掌握的自由也越来越多她的房间虽然狭小,比她更可悲的我们,还这样站在门外,和别人共享着同一片空间来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迟早有人会因少吸了那一口氧气而窒息,会因少了一点空间而坠落谷底”。

“那么,如何才能往高处攀岩呢?”

“脚步要够快,哪怕根基不稳,只要你够快”。

“那么,你们呢,是因为脚步不够快,才跟我存在于同一个空间吗?”

也曾疾步前行,可在血腥面前驻了足,见过被人推搡后坠落的场景,你前行的脚步便胆怯了起来,迟迟不敢落地

“那么那些行走于高层的人们呢?”

疾速的每一步都要踩踏在别人的心尖上

 “原来要成为元凶,才能成为胜者。”

云霓嘴角微微上扬,似是随意的默许她太过清高,不愿沾染俗世散落的污渍

花子则坚定的点了点头,她太过单纯,驾驭不了自己的高跟鞋,更无法落脚那被人推搡的空间。

晓晨扶了扶镜框,又低下头去。他太过憨实,弱者注定出局这样的斗争。

不过,现在看来,我们留在这里似乎只是为了等你。”羽笑着调侃而过。他历经了纷争,留下的只是无奈。

而我呢?顺行、逆行、还是驻足。这些日子以来,我的脚步也随着人群越发的快了,这正是我想要融入的初衷,可为何却感到脚心的疼痛呢?我试图放慢步伐,可脚上那双高跟鞋却停止不了前进的欲望,是真的像羽所说的那样,自由的空间会随着楼层的上升而越发的增大吗?那高不可攀的空间值得我们费尽心思的去探索吗?当上升一层的空间,我舍弃的是什么,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玻璃幕墙窗外的世界已不那么清晰,我才发现,来到这里我的视觉越发的浑浊起来, 看不清世界,又像看得清这里。

在摩天大楼里众人脚步蠢蠢欲动的同时,窗外的人群从未停止过对这栋大楼的臆想,于是更多的人群涌入了这里,抢占那原本就近于窒息的空间。为了生存,我们迫于往更高一层,攀爬。我惊奇的发现我也随着人群开始奔跑,驰骋起来,高一层,再高一层,还能高一层,我已经无法控制脚下的高跟鞋,是在何时,我竟娴熟的驾驭了它?我在这飞扬的空间沉浮起来,脚下踏过一具一具躯体,去探入那更高一层的境地。但是,但是,羽、云霓,花子、晓晨他们在哪里?我惊慌的转身,在人群中用力的找寻他们的身影却无果。此时的我,站在这里的我,该转向回头的路还是继续在这天梯上前行?这是两难的境地,向下看满是坠落的灵魂,向上全是奋进的躯体。

我还是选择了回头。下一层,再下一层,我看到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挣扎的身影, 我奋力冲破人群的阻隔,向他们奔去。可是晓晨,我看到那个淳朴的男孩,沦陷众人在鞋跟下,最后被不知名的人狠狠踹入了那深邃的谷底吗,而我亲眼见证了这样的场景——一个素净灵魂的陨落那一瞬间我惊呆了,任凭周身人群的碰撞,再也迈不开脚步。这时羽,云霓,花子已经冲破人群来到我的身旁。羽拉着我继续向上冲,可我再也动不了了,体内的血液不断的凝固,躯体固化在地面上,如同雕塑般,死死僵硬地

“为什么不逃脱这里?”我向羽吼道,花子的脸上布满了泪水,而云霓这个不动声色的女子,眼角也湿润了。

“你看窗外的荒芜和窗内的奢华,选择回头将是坠入尘世的痛楚选择前进或许是升入云间的圣境,你是如何走到这里,甘愿这般回去?“

“这四周华丽的场景,都是为我们精心布置的陷阱。它让我们一层向另一层攀爬,一群向另一群袭击,我惧怕这兽化的过程,我再也不要这样的过程。”

我挣脱了羽的手,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向后随意的丢去,我从玻璃的反射中看到最率真的自己。从现在开始,我不要脚心的疼痛,我要稳步走好每一步。我的脚步再次飞扬起来,这一次没有鞋跟的束缚,脚步变得轻盈的多。摩天大楼的出口已映入我的眼前,那是我在摩天大楼的终点,也是另一个世界的起点。就在我一只脚迈出大楼的时候,我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就准备这样离开摩天大楼吗?“

女子的声音在我头顶旋绕。我知道那是慎言,自初见,我就感到彼此的莫名的关联,我可以的在人群中嗅出她半兽的气息。闭上眼睛,我可以想象的到,此时的她一定站在那近于云端的玻璃窗前,轻蔑的观望着我。

 “那么多人都仰视我,你凭什么不仰视我?”

“是个子太矮的原因吗?”

“什么?”

“那么喜欢别人仰视的目光,是因为个子太矮的原因吗?生怕一不小心,就别人俯视了。”

“那又如何,现在我不是在高处与你对话吗?”

“你的鞋跟太高了,很容易跌倒。“

我可以感知的到,正逐渐接近楼体的边缘,似乎为了更进一步的向我炫耀她在高处的悠然自得。然后我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越来越多的人群蔓延上来,占领了她的境地,顺势窗边的她推向窗外。瞬时,一具躯体在空气中幻化成碎片漂浮在苍穹中,我听到她最后的声音,她说,“让我告诉你,隔着玻璃幕墙,我看到怎样的风景。那种悬空的感觉,凌驾于世人之上,从此,人们对高层有了欲望。我,宁愿在高层华丽的死去也不愿在底层卑微的存续。“我的眼角湿润了,这被自己禁锢的女子,终究脱离了这藩篱,重生于这世间的某一处,而被人群湮没的羽、云霓还有花子,我们将再无重见的可能。

从一场幻觉中苏醒过来,又一次站在这座摩天大楼前。

世界如往常般平静一切安好,这里仍旧是世人梦想的境地,没有破碎的玻璃片,没有拥挤的身影。我已经听得见大楼里清脆的高跟鞋声,那里的空气中一定还弥漫着诱人的香气。我感到周身围绕着艳羡的眼神,他们一定在想,我是如何,才走进了这里。

 来,我带你认识这里。”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竟是羽。

你是?”

“我们见过吗?“

“哦,不,没有。

“你知道这里的制高点在哪里吗

“不知道,从来没人知道

我抬头望去,摩天大楼那样高,那样高,高到哪里呢?我想,就在云端里吧。

 这一刻,我还是走进了摩天大楼里



8 条评论

  1. :lol 哲理,傍徨;现实,...创意的好文笔:handshake
  2. 我仔细一个一个字的看了,但是没有看明白,我太愚钝了。我知道这个写的肯定很深奥,但是就是没参透。
  3. 原帖由yujiyong于2012-07-29 16:42:25发表 很少看见你写这么长的文字了。。存着,晚上细看。
    ……你要发动第二波清除令还有更好的出来……
  4. 很少看见你写这么长的文字了。。存着,晚上细看。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