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红都归来言两句

红都归来言两句

去评论

 

  重庆归来,头发里的麻辣味还没有散掉。赶紧言两句吧,否则,再摇摆的节奏,转瞬之间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更何况只是一星半点的胡思乱想呢。

    

洪崖洞的灯笼还是红的,百姓火锅店的火锅汤料还是红的,除此这外,不是靓丽的新楼,就被判极刑等待执行的老街旧宅,几年前那印象深刻的满布朝天门的棒棒军,据说也因影响市容而被消失,除了更多的火锅店和麻将馆,红潮退后的红都,和别的城市没有任何区别了,这个城市已经无极变速,了无痕迹的切换到了正常的生活频道,谁还记得它刚刚经历了一场癫狂的红色流感呢。

 

我住在渝中区白象宾馆,门前的小花园旁有一块巴掌大的场里,整天都是跳广场操的人。晚上吃完火锅,和同事一起去解放碑打望幺妹。但凡有一个几十平米的地方,就有人群跳舞,中老年妇女是主力,也有不少中青年男子,整座城市,千旋万律,翩翩起舞,只是革命剧场变成了百老汇,再也听不到一丝红色的韵味了。

 

据说在攀枝花等不少川西城市,人们甚至将架子鼓也搬上街头,现代的后现代的,唱戏的摇滚的无奇不有。再看看我们合肥,我家楼下“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已经唱了大半年了,大有不到地老天荒不换曲子的架势。都说少数民族能歌善舞,只是穷开心,其实,富裕起来的人们也要唱也要跳,健身只是最表象的功能,谁不需要抒发和宣泄?只是中国人从来没有一个时期像今天这样,如此强烈地需要抒发和宣泄自己,至于唱什么歌,扭什么秧歌,无所谓,反正“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

 

在单位半年也未必能参与一场类似开会那样的组织生活或者政治活动,但是,必须承认,来到重庆,我还是心怀一丝锦衣卫初出大内,调查图谋不轨的封疆大吏黑材料那样的隐秘的兴奋感。毛主席不是说吗,“要关心国家大事,”。领袖说的是对的,生活中尽是屁大的小事,而且屁大的事儿都有政府管着,小屁民们不去胸怀世界,同情亚非拉人民,还能不疲劳致死吗?

 

所以,一点也不奇怪,在重庆的几天,我总是想着勃起来王丽君,还有一天在想莫言。想得头疼欲裂,也想得趣味盎然。对于莫言的东西,年轻时伴着生理冲动胡乱翻过几页,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怀疑这是西方坏人冲着莫言这两个字干的无厘头缺德事儿,对于勃起来王丽君的事儿,我是认真调查了一番的。

 

知道这是一个敏感问题,所以在做口头暗访时,总是佯以天气、火锅、幺妹等词汇起头,然后自然切入。问卷调查对象包括两位开旅游车的师傅,还有几个旅游团队里的人,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岁不等。不出我的所料,勃起来王丽君口碑不错。外老无所依的,多少有了点养老金;病无所医的,多少有了些医疗保险;居无定所的,也住上了不错的保障房。如今呢,他们的口气中有淡淡的惋惜甚至不无惆怅,随着治安岗亭的撤离,抢钱包一类的治安事件案发率又有回头的趋势了。

 

据说西方一个地方,上学龄前孩子的智力测试,就是同时给他一块金币一块巧克力,只有选择金币的孩子,才被认为心智成熟,够格去接受启蒙教育了。毕竟,从巧克力的感官享受到金币的社会内涵,有一个价值判断上质的飞跃。

 

不顾人力物力财力,几百米就弄一个治安岗亭,两个美女警花就一辆沃尔沃(不确定或是别的牌子)豪华警车,逮到个小流氓就往里整,建开发区移栽碗口粗的银杏树搞市容市貌,就是建保障房也是毫无预算约束拼了命往奢华里整。治安好了,幺妹更亮眼了,城市更美丽了,品尝这样的巧克力,老百姓能不高兴吗?还有更大的“五个宜居”巧克力在后面等着呢。

 

问题在于,金币在哪里?!

 

勃起来大谈“均富”,告诉地球人“廉洁是一种幸福”,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广场健身操推波助澜,增添继承先烈遗志的庄重感、仪式感、使命感、幸福感,酿造一大锅集体无意识乌托邦迷魂汤。他偷走了金币,再丢给老百姓几块巧克力,让老百姓彻底丧失了对金币的认识和判断。金币是就有天赋人权,以及作为人权延展的财产权、以及再延伸而来的参知政事等平等权知情权选举权监督权等等。

 

老百姓跳着红舞,唱着红歌,吃着火锅,嘴是麻的,脑袋是木的,他们不去计较巧克力的来源是否合法,程序是否正义。更不会想到,如果没有合法和正义的程序,刚刚尝到一点味道的巧克力也会随时被夺将了去。

 

解放碑商圈流金淌银,霓虹璀璨,北京上海没有,香港中环,东京银座,纽约曼哈顿只能自惭形秽吧。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社会发育的文明标签,不计成本,不计代价,不择手段,什么人间奇迹创造不出来呢。

 

 



10 条评论

  1. 估计每个城市到最后,除了通过吃啥能分辨出不同外,其他都一样了。。。
  2. 没有刹车的幸福列车,会毁掉所有人的幸福。每个人,都在车上。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