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曾经沧海 除却巫山

曾经沧海 除却巫山

去评论

开篇写我的儿子华子睿,第二篇写给我的老婆,写写我们的平凡爱情。

 

 我和老婆同岁,有关于我和她之间的数字相关如下:我们相识21年,相恋20年(我认为),相恋10(她认为),结婚6年,生娃6年。很不幸,我们互为初恋。与现在的“年轻人”相比,我们很脸红。“非诚勿扰”上说,人最好经历三次恋爱(不知道哪位先知定的),可见我们很落伍。

         我们同来自皖北阜阳的一个小镇,两家相隔不过800米,但却称不上青梅竹马,确切的说在上初中前我不认识她。小镇有两所小学,规模上一大一小,教学上一好一差,她在大的好的,我在小的差的。我在小的差的小学里学习成绩算拔尖的,因为每次镇里搞抽考比赛什么的都有我,抽考时从来没见过我老婆,不然我认为的相恋年限还要提前。我在这方面算开窍比较早的,小学四年级时就特喜欢和我同桌小姑娘玩,还送过礼物:《小学生作文选刊》、郑渊洁写的《童话大王》等等,老婆现在有时喜欢拿这说事情,说她不是我的初恋。我解释那叫好感,不叫爱情。           小镇有两所中学,还是一大一小,一好一差,考初中我进步了,老婆好像冥冥中在等我,初一留级一年,正好和我同班。初一处在刚升级的兴奋中,天天疯玩;初二突然间发现老婆长这么好看,貌若天仙,于是乎,我的初恋来了。这是我认为我们相恋20年的原因。那时我在班里当班长,每周都要组织文艺骨干、文学青年出板报,我总会把老婆顺带拖着,增加接触的机会。现在想想挺龌龊的,算是擅用职权吧!            初中时小男孩都有了懵懂的认识,校园里碰到漂亮的小女生路过已经有人开始起哄吹口哨了。我那时是好学生,老婆从没享受过我如此的待遇,有时想想蛮遗憾的,这几乎是描写我们那个年代很多青春片的经典情节。9293年校园里开始流行四大天王、郑智化等港台的流行歌曲,我开始痴迷郑智化。老婆那时喜欢扎个麻花辫子,我喜欢的不行,真的像郑智化《麻花辫子》里唱到的:你那美丽的麻花辫,缠呀缠住我心田,叫我日夜的想念,那段天真的童年;你幸福的笑容像糖那么甜,不知美梦总难圆。那时还流行新年时同学间送贺卡,于是我和老婆有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每次我给她的贺卡上都有一句英文字母:yysxtdxrhmldmhbz,翻译成中文是:永远是像糖的笑容和美丽的麻花辫子。我保留了中学五年我们所有的贺卡,现在躺在我们家的书柜里。        从初二到高三,我给老婆写过很多纸条,甚至通过镇里的邮局寄过信,老婆从未回过信,让我很失望;老婆也从未向老师举报揭发,让我很感激。高中后半期班级里部分恋爱已经半公开化,老婆依然安之若素,对我及其他男生的爱意置若罔闻。其他竞争者最终都知难而退,我却从未放弃。不过这份爱倒也没怎么影响我们学习,我的成绩一直在中上,永远是和英语过不去;老婆成绩一直不温不火,一看到数学公式和化学分子式头就晕。       97年高考我总分463,离大专线差5分,150分英语我考了63分,被省团校高中专录取。父亲坚决让我复读,想让我来年上个好一点的学校,但英语这个拦路虎让我确实无法建立信心,父亲终没拗过我。老婆第一年落榜,选择了复读。             到合肥后我对老婆发起了猛烈攻势,信件如雪花般飞向她复读的学校。那时连传呼机都没普及,也不是每个宿舍都有电话,写信仍然是最主要的倾诉方式(不像现在沟通方式让人多的不知所措,估计没几个人能记得上次写信是何时何地)。老婆以1:5的比例给我回信,字里行间不提爱字,当然这丝毫不影响我的倾诉热情。记得那时只要是上大学英语,我总是在天马行空的写含蓄的情诗,大部分寄给老婆,小部分给同宿舍的兄弟追女朋友用,代价是食堂打饭时给我加个鸡腿。但我犯了个致命性错误:我没有考虑到老婆当时的主要任务是要考出来。于是,灾难来了。           老婆复读后改学了美术,由于专业课基础差高考结果依然不理想。来合肥上学后的第一个暑假,我托老婆的闺蜜送了一份超长情书,忐忑的等消息。等来的结果是老婆退回了我之前的所有信件,老婆在回信中态度很明确:感谢我的爱意,但我们不合适。犹如天雷在顶,我记得那个下午到深夜,在我家小院我的房间里,我关上房门,伴着卡片机声嘶力竭的吼唱郑智化所有的情歌,母亲战战兢兢小心的做事,生怕惊到受伤的儿子。        老同学们都替我们惋惜,包括当初我的那些竞争者、老婆的一众闺蜜。但既然断就要断的彻底,我当时无法接受不做情侣可以做朋友的理论(现在明白,其实真爱一个人就是不管何时何地何原因,只要她幸福就好),于是在02年三孝口书店偶遇前的三年里,我们绝对中断联系两年,没有书信、没有传呼、没有电话。现在有时和老婆忆苦思甜,我追问老婆当时拒绝我的原因,老婆说女人是感性动物,不感动是假的,但如果真的答应了,以我们当时那么小的年龄,说不定不是今天这个结果。我想想可能是的,但内心里并不认可。       原因是出现在我毕业前28天的一次恋爱,虽然短暂而不完整,但我坚持认为那是我生命中第二次恋爱。因为老婆的感情重击,我后来开始用转移爱好的方式泄压,除了给老于做主编的校报写稿,我玩起了从来不玩的篮球虽然经常做超级替补、早晚沿西山公园跑步虽然跑一圈经常歇三四次、和同寝室的兄弟爬墙头到二里街看夜场录像虽然回来时经常被堵在寝室楼门外,另外我把所有的大学英语课时间全部用来复习自学考试,相继考了安大、安师大两个大专,本科没指望了,还是因为英语这个拦路虎。但是,在内心深处,老婆的影子挥之不去。          毕业季,校园里感情泛滥,每个人都躁动不已,那个时候流行张宇的那首《月亮惹的祸》,歌词是“都是你的错,轻易爱上我,让我不知不觉满足被爱的虚荣;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我承认都是誓言惹的祸,偏偏似糖如蜜说来最动人,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以前的老乡会我基本没参加过,毕业前一月吃散伙饭的老乡聚会上我碰到了她,安静的坐在一角,温婉舒雅,举手投足间像极了老婆,我的心被电击了一下,继而不能自己。       毕业前的速食恋情情节雷同,她经不起我的疲劳轰炸,我们约了几次会,牵了几次小手,就面临毕业了。我坚决不愿意父亲托关系给我找的镇中学当老师的工作,选择留在了合肥。她是个乖乖女,在地方有点人脉的父亲安排她进了县城小镇的政府部门。我们彼此成家时互发了短信、添丁时互发了短信,中秋春节互发短信祝福,仅此而已。现在她依然生活在那个小镇,平和而幸福。我现在有时和老婆开玩笑,如果当时她能坚持,依我的性格,基本就不可能有和老婆再续前缘的后来了。所以,我不同意老婆的观点,真的,有些姻缘可能会在你的不坚持或一闪念中错过。          老婆在我毕业那年考到合肥,她学校在三孝口,我单位在城隍庙,相距不到两千米。我那时刚参加工作,整天忙的昏天暗地,我知道她在合肥,但不知道具体学校,只在把酒微醺后,她会在我心中一闪而过。           那时三孝口是合肥书店比较集中的地方,但现在只剩新华书店一家独撑,想来主要还是体制原因保留的。(而且,书的区域从三层变成两层、继而变成一层,向顶层发展是它的趋势,和整个社会的浮躁程度绝对相符。)我保持了在学校的习惯,逢休息日就去泡书。02227日,在三孝口书店一楼,我和老婆不期而遇,这让我从此坚定相信缘分的存在。她依然长发依依,人瘦俏的让我心疼,惊喜、紧张、百感交集,我们在三孝口早已经倒闭的大嫂水饺吃晚饭,又去早已经倒闭的光明影都看电影,院线排片很不给力,没有风花雪月的爱情片,看的是《哈利波特》第一部,我整晚上云山雾罩,心随着那把魔法扫帚飞来飞去、飞来飞去。后来老天极为配合的下了雨,我撑着外套把老婆送回了学校,10年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靠近她,我能感觉到她紧张的喘息。她没有问我,我没有问她,我们能够感应彼此的单身。老婆认为这是我们恋情的开始,整整和我差了10年。那天晚上,我彻夜难眠,我感觉我要做点什么。           那次见面后,整整七天我没去见老婆。当时电视上热播百年润发的广告,周润发温柔的给爱人洗长发,秀发如云、爱意流淌,广告词是:“如果人生的离合是一场戏,那么百年的缘分更是早有安排。青丝秀发,缘系百年”。三八女人节,我带了一束花、九封信、一瓶百年润发去了老婆的学校,傻傻的在女生寝室楼下等。九封信是从分开那天开始每天晚上写一封,每封信的第一字连在一起是“我会一生一世的爱你”,据老婆后来说,她在寝室的床上边看信边哭,感伤的不尽、感慨的不已、感动的不行。百年润发开始没舍得用,后来用的时候老婆说有股中药气,去屑效果不如海飞丝。那天,我们用脚丈量了合肥老城区,银河、包河、四牌楼、步行街、三孝口、西山公园,行程几十华里,居然不累,相信沙龙里的朋友当年恋爱时都有类似的奇异经历吧!             阳历五月初是老婆的生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在此感谢我多年好友沈国玉,当时我和他租住在靠火车站的教师新村,因为囊中羞涩,在老婆生日前一天我们骑车去裕丰花市批发了几百朵玫瑰,连夜把我的房间装扮成玫瑰的海洋,在墙上拼了一颗红心和老婆的名字。第二天我约老婆和她的一个闺蜜到胜利广场玩,(当时胜利广场刚竣工不久,中国结当时还是合肥一景,哦MGD),晚上到家里吃饭。沈国玉别出心裁,开门的同时在房间燃起了烟花。那天,在弥漫着的烟花呛人气味中、在爱情的甜蜜气息里老婆幸福的过了我们偶遇后的第一个生日。            我和老婆春天的故事在023月开启,像所有陷入热恋中的人一样,我们一天不通电话心神不宁,三天不见面茶饭不香,约会时专拣偏僻的小径走,专往黑色的暗夜里钻,不害怕、不胆怯,惟激动,惟期盼。当时最经常去的公园是西山和银河,估计把地都踩出茧子了。我们是喜欢在路上的人,闲暇时间总是在合肥周边“流窜活动”,先是市内所有的“馆”、“园”,印象最深的是瑶海公园里的赛猪比赛,一色小猪涂装不同的颜色编号赛跑,让我想起了这两天珠海航展的飞行表演队;继而市郊的三河、巢湖、万佛湖等等,印象最深的是三河的三轮车夫,说10块钱包游三河八景外送免费导游,结果是一座古桥上即可同观四景,半小时环镇周游完毕,堪称经典。那时合肥的私家车稀少的如熊猫朱鹮,市内交通主要是自行车,市外区间靠大巴,正因为不像现在出行那么方便,每个地方的景色人们才拼命吮吸。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也容易习以为常。             03年老婆从学校毕业,当时有三条路可以选:回老家托关系在学校对口的专业做老师、在合肥找一个不对口的工作打工、专升本继续深造。我强烈支持继续学习,原因很简单,我想我们以后在这座城市定居生活,学历好一点机会总多一点。老婆考到建工学院艺术系,我们顺其自然的在姚公庙租房,过起了同居生活。作为曾经的“蚁族”“合漂”,我99年毕业后在合肥换了无数个居住地,从开始的寄人篱下、到合租、到独租,从安大西门、科大机研所、清溪路、和平路,到葛大店、双岗、五河路、姚公庙,我在这个城市迁徙,比真正的合肥土著更了解合肥的犄角旮旯,姚公庙是我租房的最后一站。而老婆此时像个小妇人一样主持管理我俩的生活,做的家常菜日臻美味,渐渐青出于蓝了。           03、04年合肥房地产刚刚起步,我开始准备为我们的爱筑一个巢了。记得当时我在合肥地图上用圆规以四牌楼为圆心画了几个同心圆,寻找我们认为性价比最好离市中心最近的家。04年4月我们买房,是二环路边离市中心最近但价格最低的的地方:新站区瑶海公园附近,从看房到下定仅仅一天时间。那时候房市远没有后几年疯狂,人们有足够的时间挑选,售姐后来对我的高效率举动较为诧异,说我是她见过买房最有魄力的客户,她怎么能够理解我急切筑巢的心情啊?05年农历8月16号,我们乔迁新居成为“新”合肥人,那是我们在合肥搬家扔弃东西最多的一次,我想一切从新开始,迎接我们的崭新生活。           老婆现在比较遗憾我没有给她一次浪漫的求婚,我深深地想了一下,真的,我根本没有正式的求婚。在一起久了,就视为家人了,一切是那样的顺其自然。06年12月我们结婚了。

 

 

 

 

 

未完待续      



7 条评论

  1. 感动的不行了,每个人看了都会感动的
  2. 原帖由娄冠群于2012-11-14 13:58:45发表 同学发展的感情 果然 情比金坚
    说来也怪,前年参加初中同学聚会,我们班一共成了5对,比率不是一般的高
  3. 原帖由yujiyong于2012-11-15 15:31:55发表 很感动,很真实,真真切切的场面,一切就像在昨天,华总回忆录开始了。我们那个小院子的生活,其实还是有.
    老婆不让我爆料,我说还历史一个真相,否则再老点就记不清了。
  4. 很感动,很真实,真真切切的场面,一切就像在昨天,华总回忆录开始了。我们那个小院子的生活,其实还是有收获的。。。强烈围观。:lol :lol :lol
  5. 哈,感觉不是一般的好玩。
  6. 同学发展的感情 果然 情比金坚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