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记我人生中的两次高潮时刻

记我人生中的两次高潮时刻

去评论

从小到大,我端坐在课堂内外受教育写作业思考人生的时间,远远高于吃喝拉撒,基本和睡觉持平。随着岁数增长,还是发现“读万卷书”后必须要“行万里路”,才能把纸上谈兵的那一套套东西化零为整,注到身体里,成为自己的。比如我拥有的那两次人生的高潮时刻——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将奥运火炬举过头顶,并在一小段属于我的里程,一边高调狂放地奔跑,一边自由忘我地表达心情。

(一)他们都是大明星

雅典奥运会,2004年夏。

被宣布当选雅典奥运会安徽区唯一一名火炬手,也据传是安徽史上奥运火炬第一人,那时年少的我第一次进了首都北京城。

动员大会上,我拿到活动相关的一沓资料。中国区共有148名火炬手,分别由国际奥委会、北京市、中国奥委会、可口可乐公司和三星公司推荐和公开征集。火炬手涵盖不同民族,年龄最大的73岁,最小的14岁,既有各行各业的劳动模范、知名人士和著名运动员,也有普通百姓和体育爱好者。嗯,我属于“可口可乐公司公开征集”的“普通百姓”。我给自己定位的太精准了,因为随便一抬头,我就被数不清的明星晃到眼睛。

我掏出在家准备好的新本子,挨个请大腕们签名,并厚着脸皮要求合影。羽泉、白岩松、王义夫……他们都极爽快地答应了。随后我和一名新结识的大学生护跑手结伴来到某著名相声演员面前。“**老师,能给我们签个……”话音未落,只见他的保镖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把我身旁那个黝黑高大的护跑手一下子拎了起来,几乎是甩到了后座。我吓得不轻,没敢多看一眼**老师,就和被摔的护跑手几乎迅速跑开了老远。当然,从此那老师的节目我也敬而远之了。

会上,组织公布了148名火炬手的名单和号码,还有集结点。一共六个集结点,每个集结点的20多人将要坐上同一辆车,车子每行进400米,就放下一名火炬手,火炬手拿着标有属于自己号码的火炬原地等待,当大部队护送上一棒送来火种时,就可以点燃自己的火炬,原地起跑,继续传递了。扮演重要角色的大巴车还有个生动的名字,叫“播种车”,我们呢,也算传说中的种子选手了吧。我是整个中国区火炬传递的第29棒,第一集结点的最后一棒,即一号播种车里的最后一颗种子。

传递须知由奥组委派来的一个小伙子介绍。他是个瘦高瘦高的年轻白人,说一口不错的中文,他的介绍让我至今难忘:“第一,不要试图弄灭手上的火种,不要吹,也不要扑灭;第二,不要冲着上一棒选手的方向跑,即反向跑;第三,要往前方跑,不要不停原地打转,那样会很……会很……会很无聊!”见他憋出这么个词,我当场凌乱了,全场人也都笑到爆。直到后来,我看到很多国外用品的英文说明书后才明白,这些看似低级的解释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不要高估所有人的智商,把防范做到最好,须知做到最细,都是应该的。

6月8号,火炬传递那一天。第一集结点被安排在在天安门广场,清晨,“种子”们各自到达了,杨澜、白岩松、李小鹏、宋祖英、李素丽、刘欢、王义夫、王海滨……我有些眼花缭乱头重脚轻了,第一集结点的大明星最多,可能是组委会考虑到打开局面的人比较重要,传递的地点也比较热闹,所以明星来传,效果会比较好吧。机会这么难得,奥组委竟然不允许我们携带东西!暗自埋怨时,一位护跑手突然机器猫一般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照相机,咔咔咔,为我留下了好些珍贵的记忆。

我们按号码排队等车,我作为这个集结点的最后一棒,自然站在队尾。突然一个话筒伸到我面前,抬起头,只见一个壮实的大胡子男人微笑看着我,啊,他身后还有大摄像机!他开口说英文了,说他来自CNN,我能否接受采访,谈谈现在的心情之类的。我大学学的就是英语,正愁平常没有用武之地,想都没细想,我甩开腮帮子就跟他瞎聊起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有机会见这样的场面,还是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我虽然紧张,但有信心顺利完成任务……”我说出的大概也就是这些没什么创造性的话了,只是回想起来,很好奇自己那时怎么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那可是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啊,我应该大概可能也许没有给祖国丢人吧?!

一号车来了。我喜欢的明星们和我这只尾巴,一起上了车。我和27棒选手王丽娟坐在一起,聊起来才知道,她是北京大学大一学生,由奥运会赞助商可口可乐资助上学,所以也是属于“可口可乐公司公开征集”的“普通百姓”。哦,原来这支队伍里不只是明星,还有我的同类。

车开动了。我胡思乱想了没一小会,眼前就开始出现大批大批的围观市民,在道路两旁拿着各种气球啊棒子啊标语啊帽子啊,挥来挥去,对着车上的我们不停尖叫和跳跃。要近距离见到奥运火炬了,他们看起来比我们还兴奋。

这种氛围下,不回应就对不起他们的热情了。我把肉脸紧贴在玻璃上,冲着人群咧嘴大笑,还一边挥着手,一边说Hi,但考虑到他们听不到车里我们的声音,只好笑得再夸张一点。才十分钟我的脸蛋就僵掉了。扭头使劲揉一会,再继续。

车开始播种了。第一棒下车,全车自发鼓掌欢送;缓缓行进几百米后,第二棒也下了车,全车人再次自发鼓掌欢送……几颗种子一播,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是最后一棒,但下车时所有种子都给撒出去了,车里可只剩我和司机了啊,司机还得开车,到时谁给我鼓掌?谁给我欢送?

一着急,我还真就说了出来:“你们都下车了,到时候谁给我这最后一棒鼓掌啊?!”车里突然安静,接着是一场爆笑,所有眼神齐刷刷向我看来。初生小牛犊哪经得起这样被盯,我羞得只好冲大家摊了一摊手。很快,轮到11棒火炬手白岩松下车,记得他都已经下了一步台阶,又突然回头,冲我的方向喊了句:“29号,我提前欢送你吧,也给你鼓个掌!”车厢里又嗡的一片笑,接着大家掌声欢送白岩松。我就当也是提前对我的欢送好了,于是双手合十大叫道,“谢谢啦!”

(二)安徽奥运火炬第一人

车队在喧闹中龟速前行,我的思绪也从眼前陌生的都市和定格的笑脸中抽丝剥离,回到我被宣布成为火炬手的那个瞬间。我只是一名大二学生,大病初愈那天,在校园里偶然发现了张贴海报,已是报名截止那天,我还是备齐一切材料踩着下班的点报上了名。后来,我只是稍加精心地准备了一篇排比式演讲,只是绕着操场练了几天2000米,只是刚好会一点“带球过人”的项目,就在可口可乐公司的社会公开征集中,突出重围,脱颖而出了。虽说都是种种机遇的巧合叠加,但当我决定冲着它去时,就决定不糊弄自己了,否则就是浪费大家时间。

现在想来,正是一次又一次B型血“想到就做”的冲动性格,和天秤座的完美主义理想主义特质,才让我这个80后女屌丝一次又一次实现人生逆袭。成为火炬手,面试安徽电视台成功,做记者、做主播、主持一场场大型晚会……任何事,如果你信口就说做不到,那只能说明,你不够想。有成绩之前,首先要有艰苦;艰苦之前,首先要勇敢;勇敢之前,首先要有方向感。还要胆大心细。而每一次迈步,正也好斜也罢,都是积累。

最后一颗种子被种在了建国门立交桥。

桥上没有人群,我一个人手持火炬,在原地静静等待着大部队的到来。那天有37度高温,土里土气的我都不知道擦点防晒霜或是化个淡妆,真是叫赤面上阵。还好,大部队,很快来啦!

车队,前前后后各种大型车,我的左右是身穿工作服的摩托车手。中间位置的几个护跑手们看起来已经跑了很久,因为脸都晒红了,还有油光光的汗水在耳边不断下滑。容不得我多看多想,一位工作人员就小跑到我身边,替我打开手中火炬上的气阀,“哧——”的一声响,火炬开始喷气,我被带到上一棒选手面前,对接火种。燃了!燃了!圣火在我手里了!这一刻,世界仿佛也在我手里!不是吗?雅典采来的那颗火种在我的头顶燃烧,全世界的这段距离在我的脚下,我在完成一个多重要、多闪耀的任务!

我开始跑上正轨,大叫起来:“哦!耶!大家好!我爱你们!I love you all!”那一刻我脑子有些空白,不知该说什么,但那也是愉快的留白,我本不该想太多啊,高兴就好!

我的正前方几米处就是一辆转播车,上面好多好多的记者,举着长枪短跑,一路和我相对静止,对准着我。那该是世界各大通讯社的人,带来的是全世界注视的目光。想到这里,我突然想稍稍调整脚步,让形象更优雅好看一些。步调慢下来,一抬头,我竟然这就看到了我的下一棒选手。什么?400米跑完了吗?这才几秒钟呢?怎么一点也不觉得累?太快了吧!可惜此时我内心台词再多再丰富,我也只得乖乖举起火炬,把火种交给下一个接力者。

就这么结束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但迟迟没有散去。我被带到火炬手们留影的地方,在那儿,我看到王丽娟,我们心照不宣地咧嘴笑着,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了对方。一位新华社记者在我对面举起相机,抓住了这个瞬间,第二天,我面部张牙舞爪的夸张样子,就占据了《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的大版面。

当天的最后一棒,分量厚重,要交给一个够顶天立地的人才行。在仲夏傍晚的颐和园,姚明的身影出现在游船上。所有的火炬手都在颐和园的终点处等待火种圆满到达的那一刻,奥运圣火在中国人民手中燃过,我们的使命完成了。

这是我终生难忘的经历,无论我将再到哪个世界的角落,经历什么,和谁打交道,这,都永远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高潮,在心中存照。第一次到首都北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明星,喜欢的明星,还不手抖,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第一次完成一个世界级的任务,还那么开心。

(三)80米的祝福

2008年,北京奥运会来到了我们身边。我又一次参选火炬手,以一名安徽电视台编导的身份,当选了。

和全国很多很多的中国同胞共襄盛举,我的传递点被分在绩溪。

五月是徽州最美的季节之一。这块宝地属于老徽州,和我的家乡安庆一起,构筑了古皖文化的根基。这里宗祠众多,牌坊林立,文风昌盛,名人辈出,胡适,胡雪岩,你懂的。因而也是令我们家乡人骄傲的地方。

这次的传递我可有经验了,四年前的400米我眼睛没眨几下呢就跑完了,这回我要慢点,慢点,再慢点,多享受一会儿举世瞩目的感觉。我还慷慨地把这个经验分享给了每一个来问我感受的人。

我更想分享的,还有一份爱和祝福。2008年的5月12日,奥运火炬到达之前,汶川地震突然发生,毁灭了我们同胞的家园、至亲,甚至性命。火炬传递照常如期举行,我有些意外但也是情理之中,但在眼下的时期,谁的心情轻松得起来?那段时间,很多中国人都在佩戴绿丝带,表达对灾区同胞的关怀。这个心意我有,绿丝带我也有,一直系在手腕上,到传递那天,我依然系着。

还是播种车,撒下我时,志愿者看到了丝带,说“上面”规定不能带任何东西,要取下来。

不为难志愿者了。我迅速动起了脑筋。我想,2004年一个火炬手朋友,趁人不备时将国旗塞在衣服里,传递那一段她突然拿出来披在了身上,国旗飘飘威武好看,还被世界媒体称道了好一阵。我想到2008年火炬经过的地方,不少人都是系上了绿丝带的,并无不妥。我只是想表达心意,传递正能量,这也是火炬传递精神,所谓“不能带东西”只是防人之举罢了。若是不让戴丝带,我的传递该是一段缺憾了。

坚定想法后,我镇定地把绿丝带掖到了护腕里。车队来时,我摘下了护腕。

最后,你能想象,我传递火炬时的场景。

不过,由于地点特殊,每个火炬手的传递距离被缩成了80米。听起来短的可怜,我几乎原地弹跳着前行,也很快就到了。

这次我却很知足。我送了80米的祝福。

传递结束,我把火炬装在精美的盒子,高杵背包中,上了黄山。身为安徽人,这竟然是我第一次登黄山。火炬手身份给了我太多第一次,但也有第二次,我第二次接受了外媒的采访。

攀爬时,我遇见了几个年轻的韩国人,正举着摄像机和话筒海采游客。有路人把我指给他们看,他们瞪着眼睛迅速围了过来。“Oh,@#¥%……&*!”翻译说,他们来自韩国KBS电视台,能在这里看到当天传递的火炬,很惊喜,能说一说你传递时的感受吗?

好啊。我说,在我的美丽的家乡传递奥运圣火,是件很幸福的事。我说,这是我的第二次,我同时拥有了橄榄木和祥云火炬,它们都是我一生难忘的记忆。我说,我送了一段祝福,给灾区的同胞,不管能否看到,他们会一切都越来越好。

这下,我真的了无遗憾了。



4 条评论

  1. 见证一些重要时刻。人生的收获。
  2. 这种经历肯定终生难忘! 北京奥运会别人好不容易送了我两张票,工作忙没能去,便宜了北京的我一个哥们,现在后悔死了! 于是世博会跑去看了三次趟。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