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废纸堆》之青春の碎片

《废纸堆》之青春の碎片

去评论
铅灰色天空下,鼓手勇黯然离去,这是技艺说话时刻,新鼓手小麻新血液进驻这支乐队。 在No-Turn,女鼓手兔子,(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叫了兔子),坐在夜晚空寂的台阶上,说,山东老家几年没有回去了。 河边那间吧里,一只敲碎的啤酒瓶,拼刺着青春的血与仇。 也是那条河,记住有个呜咽夜晚,记住悄悄停下夏风的脚步,摩托的轰鸣碾碎水银样的梦想。 一群年轻人一起说,我们总该干点什么?用着最俗气手段,诠释着又高又飘的电影梦。 同样是电影梦,纯粹的无目的,简直就是热血无处挥洒,一起攒《生于70年代》,黑暗里、地板上的访谈。迷惘和明确,做什么和不做什么。 有一个男孩,很坚定的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时空分界线~~~~~~~~~~~~~~~~~~~~~~~~~~~~~~~~~~ 午后光景里,和J絮絮叨叨着生活,J问我,你那时候有过艰难的感觉吗? 一直生活在那些岁月延续的日子里,被问起,那时候生活的内在,像是沉寂的河水被粗鲁搅起,艰难,我想,更多的是生涩的脚步吧。河底淤泥就这样轻易搅起,浑浊着自己的眼睛和记忆。 比起现在,那个时候,有热情,有恣意,没有方向,内心充满迷惘的角落更大。喜欢与黑夜作伴,喜欢“混”,明明青涩却要摆出老道的样子。马路上,是可以“捡”到朋友的地方,多少人在那个时空里来了又去,多少人只是留下一个符号和心里淡淡的一个记忆。 艰难,青春词典里应该有这样一个词吗?好像不能和人说这个词,好像一代已经拥有了太多,包括生存的压力。J今天明晰的提出艰难这样一个形容词,这个词像是放大了很多倍,渗透着多少青春岁月里看不见的血和流不出的泪。 喜欢的作家苏童的臆想世界里的永远去不到的香椿树街、城北地带,近乎活生生的在自己周围复刻,生活至此,人不过是在个巴掌大的圈子里兜转。原来以为青春期的自我成长是艰难的,青春里和人的沟通原来也是场艰难。 很想大声的回答J,是很艰难。却是一去再不复返的光阴。 都以为青春很美好,那都是记忆在作祟,多少叫人踟躇的步伐,多少叫人难熬的答案,湮没在那场美好之下。   PS:以为找不回来的小博客,轻点下居然进去了,可以搬过来的,就拿过来放着,做本《废纸堆》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