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越南浮生

越南浮生

去评论

伊赤脚站在稻田里,弯腰一下一下的,仔细插着秧苗,刚刚升起的太阳,投在灰黄的水田里,投在水墨画般的高耸的远山上,水里的光和天上的光,亮晃晃的为她描 了道金边。伊头上带着笠,只有一束头发落在了外面,湿漉漉的,是汗水还是田里的水,分不清了。阿妈老远的喊了一嗓子,伊有些难的抬起腰,阳光照在伊脸上细细密密的汗水上,汗水从眼边那地方流了下来,在下巴上汇聚,被太阳凝成一颗光亮的明珠,“噗”的落在了水田里,没有踪影。 伊细细的腰肢,静默无语的眼睛,总带了丝与世间保持距离微笑的嘴角,伊,是对这最初的印象。 凤凰花下,那着了“ao dai”的短发女子,微微仰起头,仿佛要从那花上嗅出蜜的滋味。夜半的时光,女子风情的在酒店门外,寻着生意。又是夜半,却终究病倒在暗暗的屋,那好人,用着白花油,深深的摩挲,一道道红痧起。那好人积攒了很多时候,方够一夜的钱,只为了她能好好睡一觉。 安静、内敛,静默的双眼,却又承载了太多太多的语意。来,脚步轻轻,去,群角掠过。沉重与脆弱,疼痛与酸楚,都沉在骨子里,隐去。 大多时候,这仍是个静默的民族,大厅里只有滋滋的冷气作响。走出机场,午夜热烈的西贡呼啸而来。 一曲悠扬绵长的萨斯风,变作一曲华丽爵士乐。 法式建筑、缤纷色彩的房屋,眼神潋滟的西贡女郎,午夜仍喧闹的街道,白天的热气尚未散尽,陌生的花朵开在暗夜的墙头上。细密分叉小路串接起一个又一个郡,西贡人一定习惯有隐隐轰鸣的moto作伴才好安眠,不打烊的范五老。Nguyen Hue大道上贩烟的阿婆烟箱里的货来自世界各地,大厦边咖啡座里,满堂堂一杯接一杯的咖啡。湄公河不再汹涌,浮村日渐败落,河边呼啦啦建起码头和厂房,贴近西贡的地方,西贡女郎的高跟鞋一样敲打着明净的银行大堂。 除却静默,这里有生机,有色彩。 转眼车盘旋,云也越来越低,再几个转弯,一个童话小城便在山谷里散落开来,大叻到了。 大叻的色彩更像叮咚作响的音乐,大约是上天遗落了自己的积木盒子,打翻在这高山上,偏又留了一汪亮亮柔情的春香湖,叫人嫉妒为什么好东西都留在了这。原本,这世界上是没有大叻这个地方的,这个地方存在于世界上不过五十多年。原住的少数民族居民依然贫穷,但孩子们的眼睛最明亮,得到一颗糖的开心最甜美。上天不仅给了大叻色彩和湖水,还放了一位奇女子在这里盖奇怪的屋子,Crazy House,这群奇怪的屋子依然在建,这位奇怪的女士每天在自己的工作间里为自己的屋子再添置上疯狂的想法,老鹰屋、长颈鹿屋,你要是敢想象,有间屋子是骷髅脑袋,可以进去转转的。 这个美丽的小城,也是要容下些爱情的。比如那位越南的末代皇帝,他娶了位天主教徒,还打破传统在结婚的时候,就封了她皇后,南芳皇后。他在法国读书,想要在越南维新,却一生没有成功过,不过在法国人和日本人手里兜转了几圈。他娶了三位妻子,第三位是位法国人。终了,他和这位法国妻子隐居在法国,那位南芳皇后也在法国生活,但她的葬礼,这位没落的皇帝也没有参加。 这里,留下了他和这位订婚时的房子。 不同于西贡的繁忙,大叻人生活的很轻松,夜晚来的很晚,仿佛一个城市的人,都跑去那个中心市场逛逛玩玩。早上早早起来,湖边打球踢毽子的人也很多,早上五点多的光景,打扫卫生的、送法棍的都忙碌起来了。这个地方的人,要那么多时间做什么呢? 海拔下降、下降,沿着海岸线,那条传说中只有一条街道的地方就到了。《LP》这里有些失灵了,渭尼这条街道,正在向11公里长迈进,因为海岸线有这么长。所有的度假村都小小的,精致着,最多2层楼,小小的地盘上,度假小屋、餐厅、酒吧、BBQ、海滩、游泳池一应俱全。离开的时候倒也看到正在兴建的“高层”,约有五层吧,不久的将来,这里就要成胜地了。 渭尼真的很小,但风景真的很奇特,有美丽的海滩就算了,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片白色的沙漠,沙漠以外的土地,又是色彩丰富广阔的平原,真是偏爱。 夜晚,游泳池旁,开车来休假的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凑了两桌子,一群孩子跑来跑去,有安静的有不安静的,从海滩上烤了海鲜,从吧里要了啤酒,大孩子照看着小孩子,高兴了就连着衣服跳进了游泳池里。贫穷?经济危机?我只看到快乐的一大家子在海滨度假。 在一个不了解的国度,我们太容易拾到惊喜,舍不得把眼睛闭上,想要再多看看这美丽的地方,但并不意味着,什么都像想象那么美好。在越南,心情最沉重的地方就是那个有很多孩子的“鸡村”,不仅仅是贫穷,而是摆在眼前的强烈的贫富分化,这里并没有什么景色可看,熟悉旅游的人,心里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景点”,显然好处并没有落在老百姓的头上,孩子们得到的只是游客给的一些糖果,不过,让我高兴点的是我们的旅行社来的时候,给这里带了一大包白糖,看起来,是分给老百姓的。很想知道,这些孩子有没有学上,这些孩子能不能吃饱。一颗糖果,可以带来十分钟的快乐,却,看不见未来。 回到西贡,啜着喜欢的冰咖啡,常常想象,在八五年以前,我们还是敌对的国家,而在今天,我坐在西贡的街头,唯有和平,让世界祥和,让国家发展。我喜欢和平。 梦想可以照亮生活,梦想的实现却是发现真相与想象不同之处的过程。女学生们穿着蓝白校服而不是裙裾飘飘的国服;街上也看不到担着莲花的农人;摩托车轰鸣在精致的法国建筑之下,这里原来是一个充满咖啡香味的国度。 我记住了一个词,香颂。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