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巴黎星空下

巴黎星空下

去评论
  前一阵安徽经济生活频道用了一段曲子做背景音乐,《巴黎星空下》。声音悠扬。上次看李安的少年派,又听到了这首曲子。再上次听这首曲子是在三年前,电影频道佳片有约播出朱丽叶•比诺什专访,背景音乐用的这首曲子,手风琴演奏。偶尔听到少年时常听的曲子,不免有些激动。那时候听的还是卡带,早已不知所终,连乐队名称都忘了。找了一下,颇费一番功夫,终于找到了——法国皮埃尔•波特乐队。   90年代初新世纪音乐逐步引进,那时候正是Kenny•G、理查德•克莱德曼等等大行其道的年代。CD还非常少,一盘盒带定价9.8,我当时居然有深圳彩虹音像出版社的全套Kenny•G盒带,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实在有点奢侈。我还记得那时候为了听某首曲子不停用录音机和walkman倒带的情景。理查德•克莱德曼年代稍许早一点,大概从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流行,很多曲目是电视、广播必备背景音乐,特别是一些诗歌朗诵之类。很多歌曲让人留下美好回忆,不过没过多久这些歌曲就放到滥俗,很快就没多少人记起了。   那个年代轻音乐队流行程度稍次于Kenny•G,法国的保罗•莫里哀乐队和德国的詹姆斯•拉斯特乐队名气大一些,好像是哪年的青歌赛上,保罗•莫里哀乐队还被用作考试题目。皮埃尔•波特乐队相对冷门一些,但还是有不少曲目点播率很高,像《百万束玫瑰》、《夜色恋人》等。口琴是法国轻音乐队经常使用的乐器之一,今天听到手风琴演奏的《巴黎星空下》,感觉还是用口琴更加入耳一点。   那时流行的一些轻音乐作品还有排箫,曾被用到滥俗的乐器之一,和钢琴有得一拼。我很庆幸某些钟意的乐器,像小号和黑管什么的,始终不很大众,因此不会到烂大街的地步。不过也有一弊,那就是我想回忆某些曾经很喜欢的乐曲,总是很难找到。特别是盒带都淘汰得差不多的地步,想找一些CD版本的,几乎没什么指望。即便现在网络发达,仍然有很多杳无音信。 到90年代中后期,班德瑞、雅尼开始流行,再到后来的神秘园、爱尔兰画眉之类,不过那时我已经不大听新世纪。那些曲目都很优美,但总是听了就忘了。很快都会被时间湮没,除了现在偶尔听到,或者想到,再找出来听一听,回忆一下从前。 近年来关注的轻音乐更多是带有本土元素的作品。有一类被划入新世纪音乐的的值得推荐一下,就是台湾风潮出的诸多作品,那也是我常发现惊喜的系列,有点意思。比如说范宗沛的《水色》,还有《我的海洋》等等。不知道以后是不是也会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忘记。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