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花灯到 吃元宵

花灯到 吃元宵

去评论
花灯到 吃元宵 元宵节到的时候,年也差不多过完了。孩子们的兴趣早就从吃转到了元宵的花灯上。 南方的元宵节特别热闹,早早的,一街的花灯就扎好了,争奇斗妍。天黑下来,急急吃了饭,就央求祖母带了上街去看花灯。荷花灯,仙桃灯,猪八戒,孙悟空,八仙过海走马灯,神乎其技。小孩子看世界觉得什么都大。街长,人高,花灯炫目。真个是海一样,从天到地,从南到北,莫不是亮闪闪,明如昼,随着人潮挨挨挤挤,灯火映红了脸,如醉如痴。元宵节还有舞龙灯,舞狮子。我人小个头矮,牵着祖母的手,只能看到大人的腿。人围成一个大圆圈,中心的锣鼓敲得“咚咚咚”的,急死人了!踮着脚看,忽然两旁的人流急分,一个大狮子跳到眼前,尾巴还是“啪啦啪啦”左右甩的!唬得一跳! 长大之后,自己也买了灯,手拎着到处逛。那时和父母住在学校里,元宵晚上,老师的孩子们你邀我,我邀你。年龄相近,个头相若的孩子们,人人手中拎了一盏灯,列队在黑夜中走,好像外国孩子在万圣节之夜巡游一般。我最喜欢的灯是高粱秆为架,玻璃纸为罩的。民间的画家在亮晶晶的玻璃纸上画上几瓣兰花,一丛碧草。好不容易盼到天黑,把灯座上的蜡烛点燃,用杆子挑了出去,莹莹一握,却光照四方。县城里没有什么奇异的灯买,最多不过是装电池的塑料灯——我从不买,价格高,且昏暗丑陋。小朋友们提灯游行,并没有什么攀比之意,多不过是看看彼此灯上的花样罢了。灯价不高,做父母的一般不会拂了孩子的心愿。记得有一年,我们列队邀请的小朋友中,有一个小孩子太小了,刚出家门,灯就在台阶上跌个粉碎,他当即大哭起来,我们也非常惋惜。他爸爸急中生智,拿来一个玻璃罐头瓶子,吊上铁丝,用墨笔涂了,说是新式的花灯,他也莫名其妙地接过来,喜笑颜开地跟着我们巡游去了。这玻璃灯坚强地照耀了很久,简直是可以媲美贾宝玉的玻璃绣球灯! 花灯巡游结束,回家吃一点年糕或者元宵,就要上床睡觉了。年糕没有什么说的,元宵乃是祖母或者母亲辛苦搓了半天的。糯米粉用水烫熟了,裹上花生、芝麻、豆沙馅儿,加上猪油白糖,搓成一粒一粒,下到沸水里,立刻就好了。吃不完的可以用油煎。小时候不喜欢吃元宵,觉得它蠢笨瓷实,还嫌父母为了讨好口彩,年年强迫我们吃这些东西。后来长大出国,竟然不辞辛苦,把儿时的年俗一一照搬过来。有一年春节,忽然想起元宵来。遍搜家中橱柜,只得了一点带壳的生花生,本来打算放弃。先生下班回来,见到这小半袋花生,不顾我的反对,把花生剥壳炒熟,又一一碾碎,弄了一晚,才得了几十个元宵,说是一定要让我尝尝家乡的味道。这元宵太珍贵!是离乡已久的游子心情。


1 条评论

  1. The Slave of the Husband... Seeking in advance to finding out excess from you afterward!......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