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桌上茶游思

桌上茶游思

去评论
  一个雨日,友静邀约喝茶,漫漫一个午时,从一个山头喝向另一个山头,只霍山黄芽。   茶师纤纤素手,取茶入荷,一道功夫绿茶制法的霍山黄芽,茶树叶片经过手工揉捻,收敛起来的模样倒有几分碧螺春的样子,细小的芽茶,在蟹眼之水冲泡下,舒朗展开,梗根根分明,嫩嫩的芽叶碧绿逼人。一盅入喉,好似那日攀爬大别山主峰白马尖,辛苦穿越过丛丛山林后,只一步,豁然开朗,高山远云皆在眼前的畅快。芽茶淡的云淡风轻,出味全在炒茶之人手上炒制功夫,三水之后仍存老火香。   又取了胡家河一级,嗜茶者,大多爱喝一级茶,话说明前茶精贵,喝个鲜醇,那量高些,价也适宜的一芽一叶,是饕客日日好口粮。茶师换过玲珑杯,洗杯投茶,一根根分明绿翠在热汤之下绽放。胡家河是霍山黄芽的重要产区之一,磨子潭水滋润着这片土地。六安往西去的高速,有一段经过磨子潭,还特特修了一个观景台,停车驻足,观山望水,山里的小气候变幻,时常看到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有回往磨子潭镇去,绕着水库走,遇见老者我想问路,望向我的眼神若山静似太古,好似一个奇怪的问题叨扰了他的清净。去了镇上,约一老者清谈,完全不着主题,只东家打渔西家孩子闹的琐碎,只听了老趣,呵呵一笑作罢。   静说,再取了乌米尖和野生茶来吧,又吩咐茶师取了“雪煎茶”的天山水。霍山大化坪的金鸡山、金山头;太阳的金竹坪;姚家畈的乌米尖,这“三金一乌”所产的黄芽品质是最好的,这取来的乌米尖黄芽,全身披着白毫,想着这乌米尖,算是山中之山了,重岩叠蟑,山高林密,泉多溪长,茶叶也是吸足了云雾之养分。在天山水的冲泡之下,一缕冰冽甘甜自舌底生, 好茶,似身体都浸在细雨微濛的山中。天山大别山,遥遥千万里的两山,在一杯中融汇了。   野生茶,茶树位置偏僻,不易采摘,无法养护,大都是茶园主采来作私房之茶,枝叶或大或小,条索肥壮,茶香浓郁,像野性十足的孩子。茶至此,人们也略略松开了先前的静饮。我们拿起杯底舒展开的叶,想象着这茶树之叶会长在什么样的山里,小小的叶片锯齿,细长藏香的茶梗,一片一片的,也是可研读的书。   雨打在大大的落地窗上,寒凉,坐在窗里的人,有茶,微暖。    


2 条评论

  1. Woman of Alien... Perfect get the job done you have got carried out, this web site is de facto neat with superb facts. Time is God's means of retaining anything from taking place directly....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