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6月27日,午后,一个兄弟离去

6月27日,午后,一个兄弟离去

去评论
胡椒树还在北边的山坡上,   沉睡在昨夜的胎里。 我们就轻轻地披衣起床,   扶起映着蓝光的锄。 南皂沟的水往东缓缓流淌。 你和我们四散在晨曦里。    去年的胡椒在枝头轰然炸开,   像黑色的孩子一跃而起。 我说,我想起了很多人,树,酒馆, 还有啜泣和陌生的责骂。 我的乡亲纷纷死去,你也不例外, 最终躲在麦子和豆子底下, 和活着捉迷藏。 我从暗夜的叹息里, 早就听出了他们对你的召唤, 那召唤, 在潮湿的木头上长出一层层的耳朵。 再也不会对着耳朵说些什么, 再也不会了。 江东的子弟,你策马跃过,   南皂沟的水往东缓缓流淌, 终于穿过了浓稠的血, 直奔骨髓。  


1 条评论

  1. Souls in the Waves... Excellent Early morning, I just stopped in to go to your internet site and believed I'd say I enjoyed myself....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