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老盖新闻评述-7.11中国足球再受重视、李天一律师声明

老盖新闻评述-7.11中国足球再受重视、李天一律师声明

去评论
一、中国足球再受重视 6.15合肥惨案之后,中国足协高层的心态可以用诚惶诚恐来形容,一方面,不断爆出的丑闻让高层应接不瑕、疲于应付,另一方面,国家领导人“象重视奥运一样重视足球”的表态,又让一干足协官僚隐约看到了仕途光明的一面。因此有人戏言:6.15合肥惨案,对于卡马乔和中国足球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卡马乔可以借机获得天价违约金而不必再在中国球迷的唾骂声中度日如年,而中国足协由于刚刚更换了领导层,所以新的领导可以在高层的扶持下获得更多的资源,成绩出现回光返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这不,最新的新闻已经出来了:国家税务总局于7月10召集中国足协以及中超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座谈,研究讨论如何在税收层面上扶持中国足球未来发展问题。我们不知道卡马乔同志的天价税款问题会不会在这次会议上得到解决,但是中国各职业足球俱乐部将会得到某种程度的税收优惠,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积极乐观的球迷们已经开始为中国足球即将变天而感到欢欣鼓舞了,作为一个苦苦追随中国足球二十余年的资深球迷,我却有了一种更深层次的忧虑。在当下中国社会,各行各业都有这么一个规律,那就是:一件事情领导只要给予足够重视,那就一定是能出成绩的,然而,中国足球除外。 翻看中国足球过去几十年的折腾史,我们一直在经历一种轮回,那就是:惨败-重视-复苏-再惨败-再重视-再复苏,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惨败已经太多,我们不再赘述,复苏的记忆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吧?从94年的足球职业化,到02年世界杯出线,再到近期的恒大崛起,都是中国足球里程碑式的大事件,而每一起复苏事件的背后,都不乏国家高层关注的目光,然而,关注之后呢? 所以说,中国足球其实从来不缺乏关注,更不缺乏重视,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人们失望? 我之所以对本次高层的再次关注抱怀疑态度,一方面是由于既往的教训太过深刻,让人不敢对中国足球抱有丝毫信心,另一方面,这次关注的举动本身,也让人难以看到任何的希望。 以本次国家税务总局的关注为例,我们首先应该质疑的是:税收是每一个公民每一个组织对国家的应尽义务,为什么当我们重视足球的时候,就可以在税收政策上对其予以优惠呢?反过来说,如果对足球行业予以税收优惠,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对其它球类,比如篮球、排球,对其它行业,比如律师行业、媒体行业,予以同样的优惠呢?难道就是因为领导人不够重视这些行业吗? 说到底,这种“领导重视、国家扶持”的所谓振兴足球的做法,根本不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已经完全市场化了的足球市场所应享有的,作为各个体育行业中最先市场化也是最具国际化的足球行业来说,拯救它的最好方式,不是集举国之力予以重视和关照,而是应当尽量减少行政干预,让其在市场的大潮中接受洗礼,彻底市场化,唯此,才能找到现代足球的生存之道。 这几天还有一个最新消息,说中国足协又要剥离体育总局了,这是第几次的剥离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只想说的是:如果中国足协这次真的剥离成功,将是中国各个行业协会中,唯一与主管部门剥离的行业协会,果真能够实现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二、李天一律师声明 上月底,李天一等五人涉嫌强奸案的辩护律师宣布请辞,而日前该案的新律师也浮出水面,新的辩护律师于昨日凌晨通过新浪博客发布一篇声明,声讨一些媒体对李氏父子的侵权行为,并高调宣布将对李天一进行无罪辩护。由于这一声明暗合了之前辩护律师的请辞理由“不愿意违心进行无罪辩护”,所以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几乎在同一时间针对这一律师声明展开口诛笔伐。 作为同行,本人无意猜测新的辩护律师是否存在一味迎合当事人要求的这种情形,在这里,仅结合本案,谈一谈在涉嫌名人的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中,律师应当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应该说这起案件发生之后,媒体进行的狂轰滥炸确实给李双江一家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使其一家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其中一些信息的披露肯定已经侵犯了未成年人权利,也已经逾越了媒体职业道德的底限。 但是我想,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这些泥沙俱下的信息里虽然大部分是指责与谩骂,但是仍然有清醒的声音,要求对李双江和其儿子分别对待,要求对名人之后公开公正审判,这些声音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些正面的、负面的信息掺杂在一起,代表了社会公众对这起事件的一个总体认识,这个总体认识是没有错误的,那就是:这是一起严重的刑事犯罪,应当受到严厉的惩处。 而作为李双江儿子的辩护律师,当然无法回避这样一些纷至沓来的声音,律师职业的基本操守要求他们,必须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即使这个当事人是人人唾弃的对象,律师也应当从中寻找到对他们从轻处理的理由。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双江儿子的辩护律师,以接受案件之初,就以这样一种高调的方式宣布了自己的立场,在刑法意义上,是没有错的。 但是律师职业不仅要求理智与冷静,同时也对律师的掌控能力有很高的要求,也就是说,要求律师寻找到一条最合适的方式为当事人合法利益进行辩护,这一要求是非常高的,已经超越了对律师业务能力的要求,而是要求其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以避免事态朝着不必要的方向恶化,在涉及名人的案件中,这一能力尤其重要。 不能不说,李双江儿子的辩护律师,在这一能力上有所欠缺。当他们象堂吉诃德般骑着瘦马舞动短剑向舆论的巨大风车勇敢冲去的时候,这种行为的失败已经注定。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失败本可避免,可怕的是当事人合法利益也被一并葬送,可怕的是这种失败不仅将自身名誉作为赌注压上桌面,而且将律师职业的声誉也一并押上。 近年来由于在一系列大案要案中表现不能尽如人意,中国律师的职业形象也一再遭受质疑,虽然这个职业一直以“戴着荆棘的王冠”而自诩,并以维护法律的正义为最终诉求,但是如果不能深刻检讨自身欠缺,那么社会公众非议的积累最终会毁掉这个职业,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想,每一个中国律师,都应当在这一起起案件中深思我们这个职业最终将要走向何方。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