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老盖新闻评述9.12——年轻人做公务员是浪费、教师获奖一百万

老盖新闻评述9.12——年轻人做公务员是浪费、教师获奖一百万

去评论
一、年轻人做公务员是浪费?   昨日,2013年诺贝尔奖北京论坛继续举行,2006年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在谈及中国企业在技术方面缺乏创新能力这一话题时一语惊人,称“很多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年轻人,都挤着想去做公务员,这是一种严重的浪费。我们希望看到聪明的年轻人对妈妈说:妈,我去西部、去南部、去北部开公司去了!” 不知道国内众多忙着备战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大学生们在听到菲尔普斯先生这番高论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想大多数人的反应可能会是:淡谈一笑之后,抱起公务员考试辅导教材,继续投入到火热公考大军中去了。 菲尔普斯先生的话错了吗?当然没有错。谁都知道,“一入侯门深似海”,一旦跨进公务员队伍,享受上养尊处优的生活之后,不只是年轻人,任何人的创造力都会打上不小的折扣,没有人愿意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我加压,这是人性的弱点使然,再加上我们自古以来的社会治理模式一直主张中庸之道,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夹着尾巴做人,似乎才是进入公务员队伍之后的最佳选择。而这种职业模式,显然对于整个社会的创造力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浪费。因此,菲尔普斯先生这番话,显然是击中了当今中国社会问题中的一大时弊。 然而,作为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更是作为一名西方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经济学家,菲尔普斯先生可能对中国式的教育缺乏一些感同身受,他其实并不了解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古训,如今这一定律仍然深深影响着一代甚至几代年轻人,尤其是就业形势越来越紧迫的今天,能够跨入公务员队伍的门槛,对于十年寒窗苦读的莘莘学子而言,无异于鲤鱼跃龙门般的一跳,自此人生可以高枕无忧,过上人上人的体面生活——这才是国家公务员这一职业最吸引人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高考早已摘掉了“中国第一考”的桂冠,而让位于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原因所在。 因此,当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一番宏论遇上中国式的现实,我们发现碎了一地的,恰恰是菲尔普斯先生那套水土不服的“年轻人不适合做公务员”论。但是,如果任由这种畸形的择业模式发展下去的话,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发现,当政府自身再也无法养活那套臃肿的官僚机构的时候,企业也会因创新能力的匮乏而失去前进的动力,这种双输局面的形成也许是我们大多数人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如果现在政府不能自我反省、年轻人不能自我加压,那么最终大家都会落入这样一种囚徒困境而无法自拔。 二、教师获奖一百万 9月10日,浙江大学教师节典礼上,该校两位教授因长年坚持在本科生教学一线、并受到全校师生的广泛认可,每人获得了“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100万元的奖励。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可能心里都会泛起一连串的问号:什么时候老师坚持一线教学反倒成了需要表彰的先进事迹了?难道现在的大学老师们都已经不再把一线教学当成己任了吗?一百万元的巨奖,能够把那些心思没有放在一线教学上的老师们拉回到教师的本职工作中来吗? 看似荒诞的问题,实际上已经切切实实地发生在国内不少高校里:许多高校老师,或者忙于申请课题挣外快,或者忙于发表论文评职称,对于做一线教学这种既出不了名也挣不了钱的“苦差事”,则是能推则推,推不掉则就站上去几十分钟敷衍了事,反正大学生们最欢迎这种老师:课可以不上,考试都能通过,学分一分不少,这样的老师谁不欢迎? 几年前北大鼓励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走进本科生的课堂,成了新闻引发热论,现在,老师坚持一线教学在浙大成了先进事迹,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彰显出当今“高校老师功利化”这一流行病正处于一种加速传染的阶段,如此下去,我们是不是应当有更进一步的担心,担心几年以后,我们给高校老师们的奖励门槛更低了,那些能够给本科生们上上课的老师们,都应当隆重获奖,因为大部分的老师们,已经不再站上课堂? 这可真不是耸人听闻,现在老师们的带课费用已经不算太低了,坚持能给大学生上上课,本身就已经可以领到不菲的带课津贴,但是对于一些老师们来说,这些带课津贴已经低微得难入他们的法眼了,是的,比起来动辄数十万元的课题经费,比起来令人目炫的高职头衔,一节课几十元的津贴确实有些寒碜,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恰恰是站上讲台为学生们讲课的这几十分钟,才是老师这一职业价值的最高体现。 大家都读过韩愈的《师说》,先贤们给老师的定义是“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然而一千年后的中国高校里,竟然要用大把的银子来鼓励老师们回归讲台,不能不说是当今高校教育失败的一个缩影。 韩老夫子若地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一把火把自己的这一纸千古名篇烧个精光呢?


2 条评论

  1. 认真工作都成了奇迹,这个鸟世道。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