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小镇宜居

小镇宜居

去评论

 

 

初涉小镇,却是以定居的名义!

记得随丈夫刚步入小镇时,眼里全是涩涩的陌生感。初来乍到,内心只有一分唯美的情感,别无其它。在心里,甚至怀疑:自己能安下心来生活于此?后半生大把时光将流泻在这方土地?日子一天天堆积,慢慢了解到,夫家并不是地道的小镇街上的人,而是从附近一个小自然村“移民”到这的:他的父辈在小镇上买了一块地皮盖了现在的房子,但是,小村里的老宅依旧完好无损。为了多有一份收入,丈夫在省城谋了工作,城里也有小小的窝。在内心深处,我常以短期性留守村妇自居,与夫不见面的日子从两日到一个月不等。待家事缓淡或逢周末,及法定的节假日,我便携儿子再顺便带上些时令蔬菜奔赴城里,与丈夫来个全家大团圆。然而,城市的高楼、霓虹、喧嚣、拥挤、快节奏、还有与乡村之间的温差,都会让我始料不及;更要命的是,食一根葱、蒜,都要掏腰包,哪像在乡下自家菜园子里的随心所欲?!通常,我只等到鞋底下从乡下带来的泥土掉尽,也就大概三五日,我又带着儿子逃也似的溜出那个城市,等回到了小镇,再想方设法把从城市带来的汽油味稀释在泥土的芬芳里!

虽然定居小镇上,但我会经常光临小村里的旧宅。农事繁忙时,我会褪去从城里淘来自诩为时尚的衣物,随之换上齐膝的胶鞋,换上旧衣裤,套上帆布手套,走进小村附近自家的田地,置身于自家的田地,才真切感觉到,这世上还真正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也才可以任头发蓬松,任衣裤披风撂钾,任脸上沾满泥污,却没有人会笑话我邋遢,谁不知道这是劳动人民的本色呢?就着这身行头,从蜿蜒小道上路过时带回一身的粘草种,到家后带着孩子摘衣物上的草种,还是妙不可言的亲子游戏呢;当孩子气的天性焕发时,我会甩掉脚上的胶鞋,让稀泥从趾间弧形滑出,瞬间,脚趾痒酥酥的,这种景象,城里人恐怕只能通过汤圆里涌出的黑芝麻馅想像了。于是,常想:乡下的泥土都是静静的躺着的,只任农人撩弄抚摸,哪像城市里的泥土,会浮躁得纷乱飞扬。

居于小镇,我就会有这样的机会:在雨露芬芳的清晨,到老宅取一把专用的小刀,再拎上小提篮,走过窄窄的田埂,到自家地里采摘带有露水的瓜果蔬菜;在黄昏,到老宅门口观倦鸟归巢于旧居的屋檐下或门前的杂树间,闭眼聆听鸟儿们呢喃细语;站在门庭前,远望三两的邻里披着晚霞耕锄归来;有时,还能在邻里不惯家的老母鸡的野窝里拾到几枚土鸡蛋,却窃喜得不敢声张……在这些朴素的美好中,天色已晚,可意犹未尽,只好依依不舍地登着三轮车,顺带几铲泥土,到小镇上的住所种几盆盆景养眼怡情。回到小镇的家,兴许又还能在街道上观看到庐剧和一些民间小艺术团的演出,而不用付任何费用!常常以能自由穿梭在小镇上的住所、小村里的老宅及城里的小窝而自豪,这些属于自已的地盘,都是我脚步的驿站,可我更乐居于小镇。爱上一个人,时间可以短到一见钟情,爱上这个无枯藤老树,无小桥流水的皖中小镇,我用了整整七年的时间!

是啊,久居小镇,就会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鸟语,花香,鸡鸣,犬吠,阳光,明月,雨露,彩虹,这些大自然的纯与美,一样不缺,只要愿意走出家门,可以轻而易举地全身心的接受大自然的涤荡与洗礼;还有机会亲眼目睹乡村作坊里生产加工菜油、米面、米线、豆腐、凉皮等过程,花上不多的钱,可以将其带回家与家人享用;用自家种出的粮食、蔬菜喂养家禽,逢年过节,亲朋好友食用家禽的肉与蛋,都会赞不绝口。

一年又一年,等我将生活简单归纳为“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后,内心里很多的欲望便清空为零,从最初踏入小镇时莫名的恐慌,转变到既来之则安之,又到现在的既安之则爱之!女人,懂得随遇而安,何尝不是一种生存的智慧!

 

 



8 条评论

  1. 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人渴望慢生活~~~向往慢生活。
  2. 怎么着吧,我觉得你像陶渊明。:)其实,心安处即是吾乡!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