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伍松】——连载三十二

【伍松】——连载三十二

去评论
    和十几年前的H城不同,伍松的彩虹在博客的显示器里闪着光,又粗又大,还是双彩虹,挂在赤道南边苏拉威西的高原上空。   但十几年前的伍松自己就是一根又粗又大的彩虹,瑰丽却没人抓得住。   在三孝口的摄影工作室开张不久,丁一继续疯狂在工作室玩裸体自拍,拒绝商业拍摄工作,哪怕是拍美女甚至裸体美女也不干,理由是‘还在练手’,说要等‘练手’完了达到‘世界级大师’的水准就可以一下轰动全世界。于是,工作室的暗房和席梦思上全部是丁一骨感的黑白自拍照片。丁一本来瘦,但照片里的丁一显然要‘强壮’得多。泰迪看了一阵狂笑: ‘妈个比!你吊人怎么把自己拍的像施瓦辛格似得?!’ 丁一没理他,认为自己这种未来的大师泰迪怎么懂。 阿宝急了: ‘妈的!你这么拍下去,咱们快破产了!伍松骗来的美女这么多都闲置了多可惜!’ 在有关美女资源这个问题上,泰迪这时又和阿宝站在一边了: ‘对啊!尼玛你不拍美女裸体,美女就不脱,真你妈浪费美女资源!’ 阿宝语气一变: ‘丁一尼玛再不拍,我可不客气了!我不管你拍不拍裸照,我尼玛直接上。昨天来的飘柔之星骚一逼,一看那眼神就管上,都来第二回了,第三眼还不上,尼玛以后就没戏了!不能浪费了。我跟女人一般都在认识第三眼之前上掉,你假客气,别人就上了。这事,我从不客气。’   丁一听了也没啥大反应,轻描淡写、怪里怪气地说: ‘好吧好吧~你们先上俺再拍!有本事就在影棚里上,让俺看!俺给你们拍写真。’ 泰迪一听乐坏了,他一下又和丁一站一块了: ‘对对对!阿宝尼玛别客气,就当我们面上,我负责打灯,给你狗日拍一组玉蒲团!’ 阿宝眼一轮,认真起来: ‘真的?!我上,你们拍?只要女的愿意,我就敢上!就怕你们拍不好,竖着老二拍?对焦恐怕都对不上吧?!哈哈~     ‘飘柔之星’最后的确被阿宝上了。这个消息最早是伍松放出来的,伍松有一天神叨叨地眨着眼: ‘尼玛个靶子,阿宝把谁谁给上了!就在影棚里。’ ‘就在老子下楼买卫生纸的一会儿,阿宝把谁谁抵在影棚的墙上就上了!’ ‘尼玛狗日也不照,站着干,也就五分钟。老子下楼就五分钟,上来看到两个人在提裤子,谁谁屁股我都看到了。’ 泰迪不解: ‘不用套子女的也干啊?’ ‘套个鸡巴!骚劲上来了还管他鸡巴套子!’伍松似乎很有经验。 ‘卫生纸用了吗?’泰迪还是不死心。 伍松笑笑: ‘用个屌,自来水冲冲不就照了!’     伍松苦心经营的即将横扫三孝口的摄影工作室在一片淫秽声中慢慢失去战斗力,只有伍松本人这个大号的彩虹,仍旧高挂天空似乎永远不会坠落。   ‘大号彩虹’终于在一个洗头店开启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宏大旅程。   伍松常常光顾洗头店,洗头店也是那个时代的象征。财富大厦附近乃至全市的每一条街几乎全是洗头店,不知什么原因,后来洗头不流行了,又全部改为洗脚店。总之,时代的潮流总是捉摸不透。   伍松为什么喜欢光顾洗头店? 他在洗头的时候在想什么?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都要洗头? 洗头为什么不能在自己家里洗? 洗一次头要多少钱?洗头店真的很赚吗? 洗头店除了洗头还洗别的吗? 喜欢去洗头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为何泰迪阿宝也跟着伍松热衷于洗头?   这是丁一常常思考的问题,因为丁一害怕洗头店,不是害怕洗头。丁一总是自己洗头,洗头在丁一看来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洗澡的时候顺带就洗了。 ‘但这个城市为什么像发疯似的有这么多洗头店?’ 想到这,丁一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这个明摆着的简单事实根本就无法给出一个正确合理的解释。就像一个看似大智若愚的家伙会在一些小事情上斤斤计较,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丁一想:肯定是自己错了!洗头店一定是‘存在即合理’的存在主义哲学问题。而哲学,是艺术家不必深究的。   ‘彩虹先生’伍松在洗头店的身姿引起一个刚刚进来的傍观者注意,这个傍观者是个有着‘一表人才’仪态的白胖子,白胖子戴了副活像‘国家主席’的金丝边眼镜,因此,乍一看白胖子就像看到‘国家主席’一样。这位像‘国家主席’的白胖子喊出细细的一声,嗓音像女性发出的一样尖细: ‘伍松,是你吧!’ 伍松正在享受一个胖阿妹的手指在头上抓来抓去,眼闭的贴紧生怕洗头液流进眼里。这一喊连忙睁开眼: ‘是我!你是~~?嗷~!原来是王总啊!?你也来洗头啊!?’ ‘你怎么在这?’主席好奇。 ‘我公司就在上面啊!’彩虹志得意满地回答。 ‘财富大厦?’ ‘是啊!你现在哪里?’ ‘我也在附近。’ ‘王总最近在做什么?’彩虹先生看出主席先生一身贵气,因为像主席的人手里还提着部大哥大。 ‘搞点房地产开发。’主席摸样的人似乎不想嚣张,所以音调变得不那么尖细了。【待续】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