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禁忌与习俗

禁忌与习俗

去评论
少年时,我特别看不惯父亲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禁忌。比如说,吃鱼的时候,一定不能说“把鱼翻过来”,要说“把鱼抬过来”,理由是“渔家特别忌讳这些,在船上说‘翻’是很不吉利的”。可是,我们不仅不是渔家,认识的人中间,连一个渔民也没有,为什么还要遵行这个奇怪的禁忌呢?鱼吃完一面的时候往往大家就开始紧张,存了较量的意思。一片短暂的沉默中,我抢着开口:“翻过来翻过来”!于是父亲就有点懊恼,唏嘘几声。又比如,春节早起,要吃茶叶蛋,为的是茶叶蛋表示“元宝”,是非常吉利的。可是又不能吃两个(大约是源于不雅的联想?)所以要么吃一个饿着,要么吃三个撑到。再比如,吃梨子的时候不可以两个人分食,为的是“不分离(梨)”,可我又想,不要说两个人,就连自己,也终将有灵肉分离的一天,甚至魂灵也要灰飞烟灭,又何必跟一个水果较劲?于是少年时我经常出言不逊,父亲就唉声叹气,或者暴跳如雷。 还有些习俗,也莫名其妙。比如除夕夜嗑一地的瓜子皮不能扫,理由是“瓜子皮是财气,扫掉不吉利”,又譬如除夕时候要把家中的每盏灯都大开,再把中门大开。中门大开为的是在年节交替的时候,要烧香拜祖先,祖先的魂灵循着香火来了,要从门中进来。开灯为的什么,不知道,大约是要趁一团喜气,亮堂堂,预示来年红红火火罢。 父亲大学毕业,一辈子教师,但有时候讲究形式到了拘泥的程度。春夏秋冬的各式野菜蔬果定要一一尝到。若是反对,说某回买的时鲜小菜又贵又不好吃,就微微不满起来,说“一年就这么一回!”冬天闲了,形式就更多,屋檐下的坛子里腌满咸菜,咸鱼腊肉香肠风鸡,拼图一样,一个也不能少。冬天被冷雨淋了,也要龇牙咧嘴地及时把年货挪到阳光合适的地方。除夕夜一成不变是炖鸡汤煮五香茶叶蛋,年夜饭中“鸡、鱼、肉、蛋”四样是一定要凑齐的。“鱼”表示“年年有余”,一般就是普通的鲫鱼甚至带有土腥气的鲤鱼,后来些年,被我偷换概念,改成过海鲜。如果哪年不烧鸡了,弄一个带着鸡蛋的菜凑一下也行。饭毕发压岁钱,带着几分感概的神色仓促地拍着我的肩膀说:“长命百岁啊!”初一第一句话要吉利。等我上了大学,离家,回家的第一顿饭必定是大骨头汤下面条,走之前必定要包饺子,因为“送行的饺子接风的面”。有时候他也特别尊重本乡风俗——他多年来离开自己的家乡在外——“三六九,往外走”,所以远行的时候又要特别看看阴历,最好是赶在三六九这一天出门。如果真的赶不上,他又作豪迈状安慰自己,说这些都是无稽之谈,现代人不必相信这些,然后带着几分惴惴看着我离开。 这种风格混搭,莫名其妙的生活禁忌和习俗,我离开家之后,没人张罗,自感轻松,渐渐逐件抛却了。结婚之后,先生也是怕麻烦的人,两个人过得不中不西,不南不北,到了年节,甚么形式也没有,寡淡干净。渐渐地竟然开始觉得有点无聊,年岁见长,又一点点捡拾起过去的禁忌和习俗,比如,梨子要一个人囫囵吃了,如果和人分食就有点不安,安慰自己说“反正大家到最后都是要分开的,不要紧的吧”?万圣节的时候,应景买个魔鬼发箍戴一戴。除夕的时候,也煮上一二十粒五香茶蛋,卤点小菜,今年甚而动了立一棵圣诞树的念头。有时候自己兴兴头头地捣鼓着什么事儿,先生一瓢冷水泼过来,不免也要暴跳如雷。 后来有一天,是个除夕夜。孤岛冷清,亦无节日气氛。晚上开了厨房小灯煮牛肉,站在氤氲的八角大料和酱油气味中,看着蒸汽热闹闹地从锅里冒出来,把厨房顶上都飘满了,我忽然觉得温暖和喜庆,又有点妥帖的满足。忽然想到这可能就是父亲讲究形式的原因: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一岁走到一个节点就做些事情,好像结绳记事一般,不枉过了这一段时光。而各种禁忌也只是对某段记忆和历史的尊重,玩闹一样的敬畏何尝不是对自我存在的期许和肯定,何必认真又无趣地戳破它的无稽? 哎,当时太年轻。 (神啊,我竟然这么久没写过东西了,罪过罪过!)


1 条评论

  1. Souls in the Waves... Very good Early morning, I just stopped in to visit your internet site and considered I would say I appreciated myself....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