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屋外的父亲

屋外的父亲

去评论
9月是开学的季节,前几日看报道,清华的家长送学生去学校,为了省点钱,晚上便露宿在教学楼下或者操场上。看到此处,忍不住心一紧,因为几年前,父亲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那是2000年的9月,父亲送我去芜湖,上大学前,我没有出过所在的城市,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未知。过江念书,父亲自然当起了“搬运工”,将我的被褥等担起,随我一道去了芜湖。
那天很阴,旅途劳顿,加之晕车,到达芜湖后,我一言不发。在陌生的学校游荡了一圈,看着父亲给我办理所有的手续,我默默地跟随着。而他排着长队给我交学费的时候,我找了块石凳坐下,打量着我接下来四年要呆的地方,看着来来往往穿梭的人流,还是无力,丝毫没有新鲜感。父亲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安静地帮我做完这一切。
晚上,父亲对我说,要出去找个地方住住。我知道,他是断然不会找很贵的地方住的,而学校位于芜湖的市中心,要找个便宜的地方并不容易。父亲走了,寝室里人很多,许多室友的父母还在进进出出地给她们买东西、洗衣服。而我,礼貌性地和他们打了招呼,洗完衣服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很快地进入了睡眠。再等睁眼时,天已亮。
一会儿,父亲来了。见面第一句话便是,昨晚换的衣服呢,我来帮你洗。我说自己昨晚洗好了。父亲有点高兴,想来,还真惭愧,在上大学前,我基本上没有自己洗过衣服。
吃早饭时,父亲轻描淡写说起昨天晚上的经历。他离开了我的寝室,循着夜色,一路往八号码头的方向找去。父亲以前是水手,出船回来芜湖的时候,经常会在码头边的小招待所过夜。怎奈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我上大学那几个年头正是芜湖变化巨大的时候,他曾经熟悉的那些小招待所已经寻不着踪影。他遂在八号码头的候船大厅里椅子上睡觉起来,父亲还庆幸地告诉我,睡觉前,他把上衣口袋里的大钱藏进鞋底,剩下两张毛票就搁在上衣口袋里。可一觉醒来,发现上衣口袋的钱不见。芜湖还是个贼城,父亲的感慨让我鼻子一酸。
醒来后,父亲沿着北京路往学校赶,走到步行街口时,花钟显示才五点钟,想到我们寝室还没有开门,父亲便在长椅上又躺了一个小时。
我低头不语,父亲也没有再说什么。良久,父亲说,家里面的生意你妈一个人忙不过来,吃完饭我就回去了,你也别送了。我和父亲一样,都是异常感性的人,见不得这样的离别场景,与其两人都心酸,还不如留点想念,在心底挥别。
父亲后来再没有去过芜湖,都是我独自往来。不过每年开学时,看到我们楼下、操场上的父母,我总会想到那年父亲的脸,还有那些轻描淡写的言语里深深的父爱。


12 条评论

  1.     你爱如山,你可要好好地报答噢!
  2. 和你一起鼻子一酸.MM很孝顺.
  3. 很温暖啊,很孝顺的女儿。
  4. 坐地板。 孝为百事之先,一个有孝心的人,才能与人为善/
  5. 好象跟家里没什么离别场景,最远的一次去北京,然后就是去黄山,没啥感觉,家里也没人送我,倒也从没这么多的感慨,从某种角度上,我觉得我爸妈真是对我太不负责任了,他们养女儿就跟放羊一样.
  6. 坐个沉重的沙发!! 孝顺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