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迷失菩提

迷失菩提

去评论
在仓央嘉措大热的时候,曾买过曾缄译的仓央嘉措情诗全集,但一直没有读。昨夜在众书中翻找《了不起的盖茨比》,偏偏没有找到。然后,从一堆书的夹缝里拣出这本诗集。很薄,66首诗,没多久就读完了。 很多句子都是脍炙人口的。比如: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再比如,情到浓时起致辞,可能长作玉交枝。除非死后当分散,不遣身前有别离。 很俏皮的一首: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曾缄译的最后一首: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人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辛苦作相思。曾在文后点评:强作解脱语,愈解脱,愈缠绵,以此作结、悠然不尽。 仓央嘉措之后,七世达赖喇嘛转生理塘,藏人认为来自这首诗的暗寓: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布达拉宫里没有他的灵塔。在西藏,我曾经无数次听过他的传说,我去了布达拉宫,去了扎什伦布寺,看到他读书的地方,看到他要求还沙弥戒返俗之处。他是有名无实的雪域之王,是夜走拉萨的荡子宕桑汪波。这个卒年25岁的青年,给西藏留下了太多传说,诚如他诗中所说:此生虽短意缠绵。 仓央嘉措两岁学经,少年以转世灵童迎养入宫,以法王而兼人王,他情迷拉萨酒家当垆女,每夜从便门出与女私会,天明前潜归。一夜大雪,足印留于雪上,被执事僧发觉,事以败露。拉藏汗与桑结嘉措不合,以此事上奏康熙,欲废其尊位。仓央嘉措怡然要求还沙弥戒返俗。拉藏汗杀桑结嘉措后,要求拉萨各大寺上师议仓央嘉措之罪----然而上师们给出的结论是:迷失菩提。 后面的故事开始有了秘史的含义。拉藏汗再奏康熙,将仓央嘉措解送进京,行至哲蚌寺,僧侣冲散卫队,将仓央嘉措藏入寺中。结局是蒙古卫队与僧侣信众对峙,仓央嘉措慨然出寺。 《清史稿》这样记载仓央嘉措的结局:行至青海道死。 在秘史里,仓央嘉措应是逸去,在整个青藏高原弘法,又有说仓央嘉措最终在五台山出家,64岁卒。然而我更愿意相信,仓央嘉措确是死在了青海湖。 到此处,这只是一个不爱江山、不爱佛法爱美人的俗套故事。在西藏,我曾惊叹于信众们的虔诚,但为何他们会对一个不事戒持的少年念念不忘?为何上师们会对不守清规的活佛只给出四个字的审判:迷失菩提?哲蚌寺的僧人信众为何甘冒奇险劫下他?25岁的仓央嘉措卒于青海后,藏人深怜之,直到七世达赖转生理塘的消息传出后,正合仓央嘉措之诗----迎立之日,不期而会的藏人达十万之众。他的传说,至今仍环拉萨而不散,尽管布达拉宫里并没有他的灵骨。他存在于民间、存在于人心。 南怀瑾评价仓央嘉措,情歌六十六首,为藏中文学之名作,藏中青年男女,每当朝昏夕阳,高歌一曲,可化高山之积雪、回大地春光矣。这位迷失菩提的活佛,卫道者之所疾者,而言情者之所归命。 去年曾去过青海湖,仓央嘉措殒命之地,直至如今,在他的祭日里,仍有人往湖中投撒食物以祭奠。今年4月,我去了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站在阴影里,这座拥有无数秘密的大寺有种与时间无涉的质感,离天那么近,阳光那么刺目却那么寒冷。我想到300多年前,在西域苦寒之地,仓央嘉措在此处求还沙弥戒而还俗,这位精研佛法却不知政坛险恶的少年曾写下一首首芳菲流丽的情诗,流水落花、美人香草,使大雪中高吟一曲万里寒光融为暖气,歌曲流传经年世代,环拉萨数千里,家弦而户诵-----于是,千佛出世,不如一诗圣诞生。


2 条评论

  1. 对于情感的迷失,好象所有的人都会格外宽容一点。尤其对于一个帅气的王来说,一点私事如果不是被政敌揪出来,完全就是一桩美德。虽然对仓央嘉措无感,但是看到那些美丽的诗行,也常会觉得荡气回肠。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