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伍松】——连载三十七

【伍松】——连载三十七

去评论
有一天阿宝不在,‘孬逼’——沈智旗在‘财富大厦’伍松的办公室给泰迪、丁一、韦曲和老余等等一干‘食客们’上“烂男人为什么广受女性欢迎?”的‘科普课’:   “如果你不是一个烂人,上谁都不行!大凡能在外被上的,无论她是像好女人还是烂女人,都只认烂男人,注意,烂不烂跟钱多少无关。钱多的也可以很烂,钱少的也可以很烂。男人一副贼贱的摸样才能让女人想干,贱,是一种安全感。如果你一幅董存瑞或者焦裕禄的嘴脸就完了,女人可不想跟你陪葬,不想让自己走向‘刑场上的婚礼’。你们那点谦谦君子和儒雅顶多让女人回去自摸、淌骚水,但要真干,还是让烂人干的放心,反正不就过个逼瘾吗?其实也不是过逼瘾,贱男特别会说让女人幻想‘被宠爱了’和获得‘自信’的套话,让他干,是一种合理的感恩和回报。她们不是不知道贱男们都会把他们那点逼逼屌屌的事到处乱讲一通,她知道,她就要让你们知道,让你们这些懦夫去哭、去死、去后悔吧!在外面敢跟贱男们干的大都是无脑的女勇士、女歹徒,歹徒总会欺辱老实人。女人天生要被追逐而非被吸引,这种喜欢被追逐的本质决定:好菜都让猪给拱了!撑死了胆儿大的!苍蝇总是尝第一口鲜!那些试图靠写诗画画写文章弹吉他算算术吸引女人的最后只有天天打飞机度日。丁一、老余,你说你们是不是天天打飞机?对吧?我一看你们就长了张打飞机的脸,一本假正经的,假正经是不管事的。国外也是一个屌样!国外女人也是一个逼样!假如不得不走向‘刑场上的婚礼’,很多女人跟外面烂货干,然后找一个特别老实可靠的男人做丈夫,国外也这样。   你们看,我天天把自己搞得像个烂人一样,就是为了赢得姑娘们的放心,注意,不是芳心,是放心,烂人才让坏女人放心!什么?好女人不喜欢烂人?好女人哪个在外面乱搞?乱搞的还能算好女人?想搞好女人?你他妈别痴心妄想了!哪个女人想跟一个好人搞婚外情啊?你是好人吗?好!你做一辈子好人吧。泰迪说什么?什么?我是烂人?我就是一个烂人?不不不!我只是装得像个烂人,其实我是个贱人。烂人是不知道自己烂的,贱人知道自己烂,哈哈!我是又贱又烂,要不我怎么对得起爹妈给起的名字呐?再提醒一下刚才提问的那谁:在外面乱搞的你就给她脑门卡个章:烂女人。甭管她装得多像好女人!你想天天在外面炮声隆隆,记住!首先自己先要成为一个烂人或者贱人,然后。记住:找烂女人!不是烂的,你干不到,要么就是你自己还不够烂!我在欧洲生了一个加强营了,你们以为个个都是爱情的结晶吗?屌毛灰!我干的基本上都是一夜情和多夜情。伍松你别笑!你狗日跟老子一个屌样,什么?你的都是爱情?爱情个鸡巴!你妈逼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讲的。   怎么?你们饿了!午饭还是吃老鳖吗?‘小有天大酒店’不是被伍松吃倒掉了吗?去富豪大酒店?算了吧!大家正兴头上,我这还没说完呐,泰迪你打个电话叫外卖送盒饭吧!我们加个班,边吃盒饭边聊。我连一个实例还没列举呐,我要以我自己的实际案例来充分论证:一个好人是如何变成一个烂人和贱人的。就说我自己,我拿自己开刀,我剖析我自己给大家看,我要把我的手指头和我的鸡巴头都翻出来给大家看看”沈智旗咽了咽口水,决定在盒饭送来之前把自己的堕落史无私奉献出来,以便拯救那些无可救药的自以为好人的‘怂货和懦夫’们。   “实话告诉你们,以前我也是一个老实人、好人、一个纯真的小男孩。我在大二的时候爱上了班里的班花,班花长得像港台女星那个谁?钟楚红,不,像刘嘉玲,不,张曼玉,但比张曼玉漂亮多了!奶子不大,屁股大,大的一逼,圆滚滚的都膨起来了,当时在我看来是绝代佳人啊!我天天晚上想她屁股,然后就硬了,再然后就射了!每次看到她都脸红啊。后来我总是有意无意跟在她后面走,看她的屁股一上一下地搓动。这么看哪行啊?走着走着就硬了,没法走路了。后来我有了个办法,每次跟在她后面就故意背个大书包,鸡巴一旦硬了就用大书包挡住裤裆,谁也看不出来。然后鸡巴就在裤裆里跟大书包摩擦,就像在跟她摩擦一样。有一次尼玛老子没控制住,竟然射了一裤裆。尼玛幸亏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我当时一声惨叫,停下来一闭眼。妈的等老子睁开眼发现‘张曼玉’正回头诧异地看着我,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东张西望,想装作不在意,但心慌意乱装得不像。   好在小树林没其他人,也没人知道我射了,‘张曼玉’肯定也不知道,但她露出诡异的一笑。尼玛这一笑吓坏我了!好像看出了我的一切阴谋诡计。再后来你们猜怎么着了?丁一,你猜猜?猜猜!什么?不对!泰迪你猜猜?什么?不对!这样吧,你们都猜不到!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后来,她边走过来边笑着说,你怎么老跟在我后面?然后一句话不说把我拉到小树林的一边,一伸手就掏出我的鸡巴,然后狂舔我的鸡巴!哈哈~尼玛!我操!她先把我刚刚射了一裤裆的精液都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把我的鸡巴舔得干干净净,连蛋包子、鸡巴毛都添了一遍,添得我都站不住。我操!这是我的初恋啊!初恋本来不该纯真美好的吗?怎么这么阴风骚雨啊?怎么还没开始约会、拉手,就直接用上了生殖器?   从小到大除了我老妈还没有女人碰过我的鸡巴!我当时在小树林里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要不是扶着树,早就掉到小水沟去了。再后来?再后来你们猜怎么着?不想猜了?不猜就不猜吧。再后来,她一直说我鸡巴又大又长,仔细端详发出惊叹!尼玛好像她见过很多鸡巴一样。妈的爹妈给我起个生殖器的名字,你们喊老子生殖器,老子这名字真没白起,‘初恋’就直接让她把生殖器给掏出来了。但是、但是、但是再再后来呐?你妈我惨了!我发现她舔过的鸡巴不止我一个,何止不是我一个?系里长得漂亮点的、胆儿稍微大点的都让她舔过了,甚至别的系几个小家伙也被她舔了。这还不算,比她大的她也舔,还有一个体育老师、一个诗人老师等等都被舔了,后来我快疯了!我的初恋是个什么鸡巴初恋?再后来,尼玛她正式成了体育老师的女朋友。再再后来,她连看到我都装作没看见,就像没舔过我鸡巴一样。我估计吧,她最后选了一个鸡巴最大的当男朋友。体育老师身高快一米九了,尼玛鸡巴肯定大的一逼!   从此!注意,哥们!从——此——,我沉沦了!我先是哭,在夜里,在寝室的被子里偷偷哭,哭红了眼。第二天见到她,我再也硬不起来了!哪怕她那圆鼓鼓的屁股仍然在眼前搓来搓去,哪怕她的腰肢还是那么扭来扭去~~~~。”说到这,沈智旗突然停下来,垂着头,眼神呆滞地紧紧盯着泰迪的裤裆,盯着泰迪似乎勃起突出的裤裆久久不愿离去。泰迪被盯得有点不自在,不由寒气顿生夹了夹腿。就在泰迪很不自在地夹腿时刻,伍松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你好哪位?嗷!王总啊!我在加班,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呐,别墅的设计方案已经拿出来了,全套美国图纸,我拿了四套方案~’伍松接到电话表情就变得非常正式,带着微笑,似乎王总就在电话里看着他,还用上了平日不用的男中音。   ‘哎!沈智旗继续,别管伍松。’韦曲、老余、丁一有点急,想继续听沈智旗的‘爱情故事’,想知道他是如何从一个纯情少男变身成超级大贱男、大烂人的。   “后来,我开始写诗、写古体诗、写现代诗、写词、写沁园春、写卜算子、写水调歌头~写了很多水调歌头!”沈智旗没管伍松在接这么重要的电话。这边伍松在面对电话里的王总展现优美的男中音和迷人的微笑,同时这边沈智旗面对泰迪这一拨人又开始喋喋不休说起来。【待续】


1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