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广告公司的女人们

广告公司的女人们

去评论
在三十岁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算是个比较腼腆比较温柔甚至是斯文的人。在陌生的环境或者有陌生人瞧着我的时候,当众发言我肯定会脸红结巴,不爱出风头也异常讨厌出风头的人。脏话更那是绝对是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同时我也见不得周围的女人整天嘴上挂着脏话,要是看到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还口吐脏话,于我她就是王夫人眼中的晴雯,不掐出大观园是内心三观绝不能容忍的,基本上这个女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全方位坍塌了,扶都扶不起来。 从没想过这个不容置疑的标准在我三十岁之后也迎来了全面的坍塌,那一年我进了广告公司。 在广告公司,你会发现你的天性被自然的重新释放了,涉足广告行业就像手中捧着伊甸园的苹果,广告是不断激发诱惑你挖掘潜能,认清自己的一个残酷职业。好比等我入了广告行,才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从我的身上冒着热气爬起来,揭开了比较腼腆比较温柔甚至是斯文的画皮,斜睨着眼看着大家。她依然异常的讨厌爱出风头的人,但不知不觉中她也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我变的异常爱出风头,至少提案的时候,我再也不会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脸红和结巴。 广告公司的女人们,无论高矮胖瘦,我这里说的是一群真要拿命去拼工作的广告圈里的女人们,无论高矮胖瘦,一天二十四小时下来可以不吃饭不喝水,但是绝对无法离开一口纯正的国骂腔。我无法向你表示第一次听见女同事说脏话的错愕,以及某一天我忽然顺理成章的口吐脏字,好像那些字眼就是广告人血液中的东西,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问题是那个瞬间我丝毫并不为此感到羞耻和惭愧,没错,我庆幸自己终于成了一个别人眼中的泼妇,那预示着我脱胎换骨,也成为了个拿命拼工作的广告人。 广告是一个压力永远有点大、局势多数情况下不明朗、甲方貌似有些暧昧的复杂环境,广告公司的员工不是在变态中焦虑,就是在焦虑中变态。望着我桌前钉在墙上的那一叠工作单,那厚厚的工作单,每天上班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女战士,工作就像打地鼠,这边按下去了那边又起来,正常情况是好几个活齐头并进,除了一声叹息就是心底一抹悲凉,于我抽烟、喝酒骂脏话都是缓和压力的一种行之有效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说到王夫人那里,王夫人也会主动递上一壶酒一杆烟,陪着我聊半天,高压之外,谁都能理解。 要不说广告公司多妖孽,我们公司还真有一些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行为艺术者,穿的、戴的、说的、做的都特立独行,在单位附近凡是看见引人侧目的奇装异服者远远隔一条马路,我都知道没错他们就是我的同事们。为什么还有“们”呢,因为在我们单位附近的大街上通常都走着好些个特立独行的“怪”人。要说是四院开了分院有一些灭自己威风自甘堕落的意思,但广告公司那种气质,就是那种掩藏在云里雾里的奇特气质就是伴随着高压一步步走向妖魔化。 虽然如此,我还是捧起在公司被广告行摔粉碎的三观,吹了吹拍了拍,批判了曾经狭隘的女人不说脏话论,重塑了适于广告公司的三观:女人为什么不能说脏话呢?说脏话影响到别人的生活了么?遇到一个一边跟你抽烟一边跟你搞酒一边说脏话的女人该多带劲啊!爱重口味好猪大肠的人据说也很多,而且喜欢了就恋恋不忘,更何况广告公司的女人们,这些拿命拼工作的人怎么会介意旁人对她的看法呢?所以放在今天,我会认为女人的可爱不在于如何斯文怎样温柔能否腼腆,而是敢不敢做自己。 当然,我并没有拍着胸脯说全天下广告公司的女人各个说脏话。是的,那肯定不是实情。 且等吧,等到她们也和我们似的,每天上班就像打地鼠,她们由内而外的转变才慢慢开始。 等到有一天第一个脏字从她嘴里毫无预兆的爆出来的时候,请珍惜她的转变,广告又释放了一个女人的天性,让她懂得如何不顾旁人的评价做自己。


16 条评论

  1. 我等不才,只好被广告公司抛弃~~~
  2. 女人的教养和温柔,当然不能只从表面判断,脏话搞酒吸烟,算不得天性吧,只是放纵总是能给人带来快感,所以尽情感受快乐就好,无需太多理由:》
  3. 对照下,我除了抽烟——不知咋滴天生不感冒抽烟的女子,居然也会搞酒会脏话。当然,脏也只限习惯性的WKAO和偶尔的TMD。这样看来,我也忝列带劲之列了?
  4. 这个飘着有毫小冷的雨的午后,读这样一篇让你即使苦大仇深到腰部也不得不咧嘴傻笑的文字,真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