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世上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伟大’这两个字】——关于马尔克斯

【世上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伟大’这两个字】——关于马尔克斯

去评论
马尔克斯去世了,网络上热闹起来,有人在围脖上说:‘马尔克斯一死,突然冒出很多人就像跟马尔克斯很熟悉似得’。就像廖凡获奖以后的情况一样,很多人上去装的跟他很熟。其实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早就在八十年代和萨特、海明威、艾略特、约瑟夫海勒一起风行全国,因此大家熟悉马尔克斯不算装。【百年孤独】是八十年代文艺青年的‘圣经’,我当时以为作者就跟海明威一样早就死了。显然,我不熟悉他。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个作家中的‘成功人士’。   马尔克斯一死,连总统都说他是‘最伟大的哥伦比亚人’!全国降旗默哀。于是我想看看哥伦比亚这个国家现在如何?因为大凡出现牛逼人物的国家都会越来越牛逼。莎士比亚的英国、歌德的德国、萨特的法国。不幸的是,哥伦比亚至今仍是一个穷国、一个盛产毒贩子的国家、一个不牛逼的国家。我还有一本他的【我不是来演讲的】小书,其精明和智慧令人难忘。我知道他是一个人道主义者,一个批判社会、捍卫自由灵魂的战士。但同时发现他曾上过作家富豪榜榜首,跟很多大独裁者私交不错,常常是总统、政要的座上客,给他们祝寿演讲,而他也移民墨西哥。那么我在想:伟大的标准是什么?影响世界的力量还是其他什么?因此我宁愿驻足停下,不要跟着他人的语调去轻言‘伟大’。   马尔克斯曾在诺贝尔获奖典礼上做了那个著名的发言【拉丁美洲的孤独】,他在这个发言里以诗一样的语言告诫西方:拉丁美洲和哥伦比亚不能照搬欧洲,应该走一条拉丁美洲特色的独立自主的社会变革之路。他承认欧洲是目标,同时不愿被他人摆布,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达到目标。   而我对他这次发言的观点并不欣赏!他是一个文学天才,但又是一个政治上的傻瓜,同时是一个绝顶聪明的自我营销者。但马尔克斯没有像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一样改变法国、没有像康德、黑格尔、歌德一样改变德国,没有像莎士比亚、培根、亚当-斯密一样去改变英国,总之,哥伦比亚没有因为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奖得到任何好处,哥伦比亚的人民也没有因马尔克斯的伟大变得更加智慧和富有。 所有的 ‘伟大和牛逼’都是主观的、因人而异的,我希望对一切‘伟大和牛逼’都同时保持‘敬意和怀疑’,以便不失客观。这么说吧,假如要说牛逼必须有个标准,那么我选择相信证实而非证伪。可以说,只有自己喜欢的‘牛逼’而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牛逼’。比如我喜欢古巴的雪茄牛逼,不喜欢卡斯特罗的牛逼;我喜欢哥伦比亚美女的牛逼,但不认为哥伦比亚的人均GDP牛逼;我喜欢争取独立自由的牛逼,不喜欢奉承权贵的牛逼~总之,‘牛逼‘像一块奶油蛋糕,是个好东西,但也最容易变成坏东西。’另外,马尔克斯的主导价值观虽然和西方一致,比如他反对独裁,但却没有像加缪那样和独裁者划清界限,他视演讲为畏途,但没有像萨特一样拒绝官方的绶带。他认为富足宁静的欧洲是拉美的目标,他只是不喜欢超级大国拉美的干预。当然这是对的,也是西方左翼知识分子的主流价值观,而在西方,知识分子基本由左翼构成。左翼是什么?左翼就是抗争强权和争取自由的那群人,左翼的目标是实现公平。马尔克斯是左翼,可惜哥伦比亚的贫富悬殊近七十年没有改变。   也许马尔克斯没有那么伟大。作为一个牛逼的作家足矣,而一个牛逼的作家一定会让整个世界得到好处!我们不能对他要求更多。【参加凌琪兄组织的‘马尔克斯’座谈会上的发言】


22 条评论

  1. 最后一句话,相当的认同,我们所喜欢的崇拜的仰视的。。。往往也只是一个凡人,一样生老病死,一样为爱情,金钱,亲情折腰,因为距离,我们会臆想会夸大会感动会期望,事实上,真的,要求,不要太高。。。
  2. 立意总是不同,读来令人思索。
  3. 上初中的时候看过百年孤独,完全看不懂,没看完就放弃了。去年火起来后,又看了一遍,懂个几分吧,也许再过个十年二十年,会看懂的更多些。
  4. 马尔克斯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可惜了。。
  5. 网页文字现在不能复制,点右键不能复制,这个功能有问题!希望班长改一下。
  6. 呵呵~鲍老师好!欢迎讨论。‘伟大和牛逼’都是主观的、因人而异的,我希望对一切‘伟大和牛逼’都同时保持‘敬意和怀疑’,以便不失客观。这么说吧,假如要说牛逼必须有个标准,那么我选择相信证实而非证伪。可以说,只有自己喜欢的‘牛逼’而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牛逼’。比如我喜欢古巴的雪茄牛逼,不喜欢卡斯特罗的牛逼;我喜欢哥伦比亚美女的牛逼,但不认为哥伦比亚的人均GDP牛逼;我喜欢争取独立自由的牛逼,不喜欢奉承权贵的牛逼~总之,‘牛逼‘像一块奶油蛋糕,是个好东西,但也最容易变成坏东西。’另外,马尔克斯的主导价值观是和西方一致的,他认为富足宁静的欧洲是拉美的目标,他只是不喜欢超级大国拉美的干预。当然这是对的,也是西方左翼知识分子的主流价值观,而在西方,知识分子基本由左翼构成。左翼是什么?左翼就是抗争强权和争取自由的那群人。
    • 鲍进 说道:
      谢兄可以就伟大和牛逼写一篇。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他心目中的伟大形象。我有很多身陷囹圄的客户,面对不公依然抗争不止,在我看来就很伟大,逆境中、平凡世界里,更能凸显精神的力量,这就是伟大。只不过,被广泛宣传的伟大,容易招人怀疑;而平凡的伟大,还是属于平凡行列。
  7. 怪事啊。回帖有字数限制?
  8. 4、我没读过《百年孤独》,但是我知道《百年孤独》真的很早很早。记忆中,大学刚毕业那阵,我一中文系的哥们就找过我,要我帮他找《百年孤独》这本书,我这哥们真的不是文青,《百年孤独》实际上真的不是文青读的。三十年过去,我这哥们从政了,如今在遥远的南方,我祝他顺利。感谢《百年孤独》再次热起,让我想起当年和我一起读书、偷校外菜地黄瓜西红柿还有一起打架的好哥们,比爱情更实在的友情。 5、准备补课。不然,真的不好意思装。
  9. 3、我没读过《百年孤独》,但是我略知生产百年孤独的那块土地。所以,我不赞成谢兄有关拉美的观点,我不认为拉美不牛逼,牛逼不等于幸福、不等于完美,要说拉美,那恰恰是牛逼到绝对的独一无二的文艺青年及左派青年合体的圣地。所以才有格瓦拉、有卡斯特罗,有与欧洲主导价值观不一样的马尔克斯,我不认为这是“政治傻瓜”或“营销”的需要,这是真性情。
  10. 怎么不能发出了?分段测试一下。 昨天有事,不能去参加凌琪兄组织的聊天会。很遗憾。这里说两句。 1、我老实承认,我没读过《百年孤独》。 2、我没读过《百年孤独》,但是我知道这部作品的影响,特别是对于网络上中国文青的影响,依然老实说,我没读过《百年孤独》,但我居然读过很多中国文青的模仿文字、犹如计算机编程一样的模仿文。我这毛病,不难理解。读中国文青的模仿文字时,大都是很短很短的碎片,简单、美观、轻松;读《百年孤独》,除非把这本书撕成很多页,否则真累。成年后,我有很恶劣的心态,拒绝思想。所以我佩服真正读完《百年孤独》的人,犹如我准备佩服若干年后会读完《尤利西斯》的我自己。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