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一个人十本书

一个人十本书

去评论
我是个很懒的人,读书全凭兴趣,能读下去就读,从不勉强自己读那些看了就犯困的书,所以读的书通常五花八门,没什么套路。以下罗列的书都是给我印象深刻的,未必是最好的。 一、《不文集》,黄霑著。 对,就是那个写“沧海一声笑”的黄霑。他的歌词豪情万丈,写起段子来也是一把好手。“不文”从字面上来看基本就是不入流,不上台面,不文集就是一本段子集。这应该是我读的第一本港版书,搞笑归搞笑,但也非常震惊,这样的内容居然能正大光明出版?这等自由,这等百无禁忌,咱们都不要想。 《不文集》在香港再版六十余次,应该算是最有名的口袋书。编小说容易,编段子可不容易。从粗鄙段子中写出人生哲学,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必须既有才情,又有趣,并且通达。装是写不出这样的东西的。 二、《冰与火之歌》,乔治马丁著。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看着武侠小说长大,我反正算一个。这部大部头完全满足了我对武侠小说的全部幻想,不过这是个外国老头写的。背景类似于欧洲中世纪,但价值观基本现代的,而且马丁文字功夫了得,所以虽然有3000个有名有姓的人物,读起来还是顺畅无比。我喜欢人性复杂、逻辑严密、叙述起来冷静克制的故事,马丁都做到了。作为魔幻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冰与火之歌》难免要与《魔戒》作一番比较,后者虽然名气大许多,我还是认为那是写给孩子读的,而前者却必定是成人的童话。要说缺点,那就是马丁出书实在是太慢。目前已经出了五卷十五本,据说后面还有两卷。按照第五卷在第四卷六年以后才出的节奏。。。希望现年七十八岁的马丁老爷爷能长命百岁。 三、《读库》系列,张立宪主编 出版人大概都会羡慕张立宪,因为他能做自己喜欢的书。准确说《读库》是一本杂志,一年六期,不过做成一本书的模样,不管是形式,还是内容。刊载的文字通常语言朴实,意义深刻。“摆事实不讲道理”是张立宪对《读库》的定位,非学术、非虚构,追求细节和趣味,每篇都在讲普通人的故事或者看起来很普通的故事。通过这个系列也知道了很多其他的人,比如李娟,比如张火丁。《读库》系列外围出的一些东西,像张立宪鼓捣出的NOTEBOOK系列,在笔记本上印上各种插图,每一本是一个艺术家的专题,什么比亚兹莱插图,李可染人物画,祝大年工笔重彩,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各种其他出版物,甚至读库包装纸,都让人欢喜赞叹。只要你内心文艺,就没法不爱这调调。 四、《百年孤独》,马尔克斯著。选这书是因为看的时候不停地喊,哇靠,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写?震撼无以复加。当然,那时候全国人民看的都是没有中文授权的各种盗版。那时候足够年轻,也足够有耐心,现在再让我读七代人用同一个名字的小说,多半没法读下去。就在我写本篇文字的漫长过程中。。。马尔克斯过世了。铺天盖地的怀念文章,大部分都在写《百年孤独》。高手环伺,难免露怯,本打算罗嗦两句,想想还是算了。 五、《牡蛎男孩忧郁之死》,蒂姆波顿著。喜欢看电影的人应该知道他,擅长拍摄哥特风格、想象力一流的导演,电影作品包括《剪刀手爱德华》、《僵尸新娘》等。还有两部蝙蝠侠,就这个题材来说,我以为无人能出其右,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他的漫画书和电影风格差不多,用诡异已不能形容,得用妖异这个词。简直十分妖。这本书主角是很多个孩子,但每个孩子都不是正常人,牡蛎男孩,瞪眼女孩,木乃伊男孩,每个故事都夸张,黑暗,也很悲伤,但更多的是孤独和不被理解。本书主旨是“每个人都有悲惨的童年”,每个人在孩童时期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或许是父母没有那么仔细,或许其他人有意无意的伤害,总会觉得自己脆弱不堪,但又没有能倚靠的人。大多数人能安然走出阴影和自闭,然而另一些人却永远留在那个年纪。 六、《城记》,作者王军。这书看得比较艰难,不是因为规划方面专业内容比较多,而是因为它描写了半个世纪间北京城墙和牌楼等古建筑在拆和保之间论争,最终在无望中大部被拆除的经历,读起来很沉重。作者掌握了非常多的史料,呈现给读者的有争论各方的观点,比如,卢沟桥事变后,日寇于1938年成立的伪建设总署编制的城市规划方案中就提到:保存北平作为文化、观光城市。由于旧城不符合日本人生活要求,改造困难,且有损其作为观光都市的价值,采纳于郊区兴建新市区的方案。日本战败后,国民党政府在日伪规划基础上,继续强化了郊区重建这一基本构思。且不论其他,仅对于文化和历史的尊重这一条,就让人汗颜。当然,这样规划是不是就一定合适,直到今天还在有人讨论。但起码多了一种可能性。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刚刚开始对古建筑产生兴趣,到哪里都喜欢缠着当地人带我去看各个时期老建筑。不过这些古建筑大多保存不善,不是拆了就是修得新崭崭,好像假的。合肥当年也有城墙,可惜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拆除殆尽。现在本地50年以上的房子都少见。虽然总会有建筑在历史长河中湮没,但建国后古建筑消亡的速度如此之快,还是颇值得人思量。 七、《丁庄梦》,作者阎连科。我对阎连科的喜爱应该超过大多数中国作家,不过也可能因为读书太少。鉴于此书和其他很多书一样被禁,免不了有些惴惴,是不是一发出来就会有人找我谈话。。。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最爱》,应该很多人都了解,顾长卫导演,郭富城和国际章出演。阎连科写的东西大部分以乡村为背景,很多故事叙述得既残忍又荒诞,偏偏描述起来还那么随意、自然而冷静。但你完全明白那些乡村小人物骨子里就是那样:愚昧、悲情、对自己的生活完全不可控,虽然还是有些人是具备善良和美好的品质。他很多作品都有这样的气质,比如《乡村死亡报告》,每个村民都拿一段死人身躯找路过的司机要钱,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一直记得。八卦一下,据阎连科自己说,《丁》本是转业后拿来向北京作协拍马屁的,想写成主旋律作品,结果。。。 八、《野火集》,作者龙应台。女人关注民主和政治,总是让人青眼有加,更何况这书虽然写的是八十年代的台湾,但她提出的种种问题,也是当下中国社会正在经历或即将要面临的,读时候往往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同是写政治随笔的刘瑜,和龙应台的路数完全不同。龙应台很直白,也很尖锐,而刘瑜更注重从细节描述,给人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不能说是取巧,只能说是更符合当前的实际,她想让大家多进行思考而不是其他。还有一位女作家比较著名,崔卫平,学中文出身,语言表达和思维深度应该超过前面两位。话说回来,现在可以谈美国的民主,也可以谈台湾的民主,电影也没问题,不论是V字特攻队,还是雪国列车,只要讲的不是国内的事,基本都可以被容忍。 九、《断舍离》,作者山下英子。近一年来我读的书越发不文艺,大部分是技术类书籍,内容侧重解决实际问题。《断舍离》最早在《知日》这个介绍日本文化的系列读物里看到,主要讲的是整理物品以至达到修炼自己内心。和普通收纳术不同,这本书主要谈的是从人的需求出发,舍弃不需要的东西,只留最适合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从物品的可用性进行衡量。我理解是少而精,并且符合自己的内在。在物质过于泛滥的社会,稍不留心就会在家里、办公室积下大量物品,但有多少是真正需要并且适合你本人的?精神上也一样,太多执念和物欲的干扰,有多少人还能对自己最初坚持的,就是我们所称的“理想”继续保持清醒? 当然我读这书没这么多高大上的考虑,只是觉得对有些事有些过于纠结,是不是能通过一些手段改变一下。然后开始大量扔东西,或者送人。然后发现其实很多事都可以简单处理,生活简单化,考虑问题简单化,人会轻松许多。 十、《制度是如何形成的》,苏力著。朱苏力虽是法学教授,但写出来的东西平易近人,对于启蒙和普及法律思维有很大作用。这书是他2004年前后一些作品,包括给《读书》写的一些书评,读起来很流畅,且逻辑思维严密。作为把社会学和法学研究结合的开创者,他在文章里大量使用社会学研究方法,对一些社会热点作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评价。虽然前几年有些争议,而且他的观点也有些待商榷,考虑他研究波斯纳和是合肥老乡的份上,还是选择支持他。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