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致少年A(一。青春为何)

致少年A(一。青春为何)

去评论
[十九岁] 19岁仿佛是一道禁锢的船闸。托斯托耶夫斯基《附魔者》描绘的革命虚无主义者、波德莱尔和贝克特在内的极其躁动不安的现代诗人、画家和艺术家,那些爆裂的人们复兴着激进创造自我的真实方法,你的内心浸染着不安的狂躁,激越着关于“无限可能”的幻觉。(写于19岁)   [等着死] 我想象你奔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我想象你目睹天桥之下人来人往,你对这城市束手无策,你对自己束手无策,在安逸的城市,你安静地等死。这不是最好的时候,这不是最好的时候。在等死的时候,唯有,唯有爱情,让你目露凶光。可即便爱情,都改变不了任何事。   [等着活] 如同所有的年轻人,没有一种有益的娱乐能够挽救你。你喝酒,试图忘记世界的长宽高,以及圈禁的边界。你喝酒,试图让自己高兴一点,但很快发现酒精效率太低,醒后依然茫然。你白天浑浑噩噩,晚上通宵达旦,你不需要斗志这种东西,你只想糊弄自己,并且尽快老去。   [痛苦艺术家] 咀嚼无能,假装是痛苦,有三个胃袋,装满失去。用一点盐,腌一下自己的伤口,疼痛难忍,是致幻的欣快。反刍,反刍,这是你每日躬亲的高潮。你和世界的关系,是时运不济,或者世道不公。你还写诗,一万首烂诗,你是痛苦艺术家。   [困兽犹斗] 你被锁在十年前的生活之中。海报,贴了十年,窗帘,挂了十年,一张十四年前的奖状依然贴在墙上,你的喜好和汗迹,浸透了床单。你的虚荣浮华之下,是停滞的时间。你从未真正长大过。   [一场又一场掩埋] 你的世界一团糟,你觉得自己是悲剧的主角,世人若不同情你宽容你,他们都是道德败坏。纠结不是你的墓志铭,是拖人陪葬的理由,在自我厌恶中,一场又一场空欢喜。世界这么乱,我们甚至无法抓紧时间相爱。生活终将沦为未尽的救赎,一场又一场掩埋。   [黑暗之光] 你曾听过很多都市传奇,它们更多围绕一种悲剧展开,一个有梦的少年,巨大的城市,吞没了他。铁灰色的金属暗流,耀花双眼的霓虹闪光,以其庞大和沉重,吞没了他。这是惧怕远行的时代,承诺、信任、婚姻、合同、法律文书,都被毫不留情地碾碎。唯一残留的,是总被高估的,希望。微薄的,最后的黑暗之光。   [阿修罗] 南方的夏天有不依不饶的躁热,咸渍的汗水弥漫过大江大河。少女们脚踝纤细、颈项雪白、耳廓柔软,她们是勃发的生命与情欲,是终将衰老和枯萎的阿修罗。夏天的感冒和忧郁症都难好,日头明晃晃地赖在天上:全是爱,都得死。   [时光深水井] 你花掉一整幅的青春,你总想模仿着另一个人,你在春日的青丫下困意重重,你说不出口的疼痛难忍。你的梦境不是白马是时光机,你总想让自己变得有趣,你绞痛着胃汁去寻找正确的字节,你焦虑的贫乏的苍白的想象力,你竭力挤出最后的情怀,来写下这一句。   [喋喋不休的兽] 那些所谓的岁月静好,濒雪小城,两情相悦。星河缱绻,跌跌撞撞的时间。忙于否决的自己,急于甘心的不甘。沉进泥土里,研习生活为何。成为个别人,成为所有人,成为个别人,交替的旋转梯,暂时悟道。巨大的无,呼呼响着的空洞,有一头兽正喋喋不休地诉说。我与我的功课,除我之外的他人,无法代做。   [我在哪里等我] 少年不灭,永恒的兽。这一秒钟,想和谁诉说。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听不清你唱完一首歌。活着,活着,本不需要描摹。生活,生活,抄袭来的快乐。手中沙走太急,不经意的你我。流转的因果,一场又一场淹没。花了太多时间研磨,我在哪里等我。我在哪里等我。   [青春期的溃败] 十年后,我们逃离了青春期,逃离了与世界交火的前线。成长是一场浩劫,一次终归平静的退败,一口排尽肺气的叹息。少年,时光是你的勋章。   [耳闻如斯] “回思此前种种,十分后怕。简单说来:我曾被青春占据。而后来,它终于放过了我。”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