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馋之书——从《快活馋》说开去

馋之书——从《快活馋》说开去

去评论
    作为一枚吃货,食书始终是我收集的一个方向,在我的书架上,百多本食书,牢牢的占据了一方。   食书,可边游边写,可边做边食,上可高清远,下可土掉渣。我喜欢的食书作者有这样几位,汪曾祺、焦桐、欧阳应霁、池波正太郎,还有位比较奇特的英国厨子Jamie Oliver。最近又加上了高军和徐路,因为他俩写了本《快活馋》。   你看,他们都有一个特点,接地气!   我说说在豆瓣上关注了很久的风行水上——高军老师。   高军老师的语言,总有画面感,读着读着蜿蜒开来,在《花生米与鱼》中,他写道“他说:‘趁热把烧饼从中间剖开,到隔壁许老三卤菜店,称上个二两卤猪头肉往里面一塞。搞两杯白酒,味道不晓得有多好!’说着拿刀把烧饼从中间剖开,然后往旁边一指。他捧着两块腾腾冒白烟的烧饼,在许老三店里夹上了猪头肉,一边吃一边往家走。他用一只手拿着烧饼,一只手护在下面。烧饼上掉下的芝麻和猪头肉碎屑都被他接住,他不时停下来,把这些零碎又塞回口中。”活脱脱的一个场景,一个馋像白描就出来了。   大多爱吃的人,多少会两下子,这两下子还绝对是“闷骚”型的,不动声色,直抵心底的那种。高军老师在他日记里写过一小段煲心肺汤,“等把肺都清洗干净之后,拿一个小砂罐放上清水把肺放进去。水要淹没肺,里面放几粒白果。开小火如豆,慢慢炖。如果有小炖锅也行,炖一夜。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上桌,汤清如水。喝的时候在上面洒少许胡椒粒,如果没有白果放白木耳也很好。盐最后加,根据家里各人口味酌量就行了。”我记得有年,带着老妈一道,开车去肥东一个朋友姨妈开的土菜馆,特特的吃一小锅心肺汤,所以读到高老师这段的时候,太有子期遇伯牙之感了,谁鲜谁知道啊!   再说下去要被说掉书袋子了,只是想借高老师的文字馋馋你,饥肠辘辘下,体验下“快活馋”的火候。其实,高老师笔下的《快活馋》更像一幅铁线描,人、世、情组图,这些人物活在高老师笔下、脑海里、故事里,独自构成了一个世界。他们愁苦和快活,都隐藏在平淡日常的生活之下,寻吃、为满足机体需要而吃。食物构成了命运转折或凝结的点,或是开在淡泊里的一朵小花。又或者,觅食和捕食,都是浓厚的生活经验,唯有体验、亲历,你才能真正体会到食材是多么来之不易。   有幸和高老师吃过一次饭,是很会吃的老段组的局,是熟悉的馆子,老段皱着眉头想着客人里妹妹多,哪些新菜可以一试后厨火候,跟老板定下了菜单。高老师虽来得晚,老段也征求了下意见。第一次见到高老师,对他的作家身份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是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他同我们讲博物馆里修缮古画的故事,仿佛一张熟宣,刷刷的分了层,在房间里飘荡着,哪是真?哪里都是真。   说起写食,有一类我惧怕的,就是那种豆芽菜中间捣个洞,灌进肉浆那种精细。我喜欢汪曾祺老先生吃食的那个精细琢磨劲,他说“猪腰炖汤里放一点豆腐皮,可让汤色雪白。”、“绿豆糕,昆明吉庆祥和苏州采芝斋的最好,油重,而且加了玫瑰花。”、“白酒是元朝的时候才从阿拉伯传进来的。宋朝人喝的都是煮酒,而不是蒸馏酒。”猜想汪老先生,应该时常“望呆”、“防空”,吃喝的一点小心思是横贯中国,纵深历史的,放空时候的悠远,都让心神不知道跑到贵州还是穿回了宋朝。   作为一个爱吃的人,大抵一副不错的肠胃是很必要的,能和焦桐的食书投缘,先是他对台湾食物的深度透彻的了解,另外,是他能一天三顿早饭连着吃,以便横扫菜市场美食的霸气。另外,看到他每天去不同的校区上班,便有不同的早餐秘密地图便会心一笑,因为自己也有份私藏的合肥早餐地图,早晨去不同的地方工作时,这些秘密角落是清晨起床的动力。   关于英国厨子Jamie Oliver,怎么能让英国人上这样的榜单?这个只有炸鱼薯条的国度,这源于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Jamie Oliver的节目,一个瘦瘦的英国小伙正在花园里做烧烤,巨大的羊排真冒着小烟,调料居然是他在花园里随手拔一丛迷迭香,这种“野”生活,瞬间秒到了我。这之后,又有一个英国人Paul Hollywood,哦,他做面包,像和女人在恋爱。


10 条评论

  1. The Birch of the Shadow... I think there could become a couple of duplicates, but an exceedingly helpful record! I have tweeted this. Lots of thanks for sharing!...
  2. 好像我还在沙龙问过风行水上是who,写的确实好
  3. 做饭,应该是一门艺术。。
  4. 确实写得很好,作为一个爱吃其实非常不讲究的人,看到精细二字总是惭愧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