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初秋的妄想》

《初秋的妄想》

去评论
       常常在初秋的时候,心里会莫名地快活起来。那是因为迎面吹来的,是新鲜的风。那时候叶子还不曾掉下来,所以没有伤感的理由。终于告别了闷和热,谁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呢,连空气里都飘浮着轻松的味道。孩子们开学了,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也可以假装从新开始,如果能骗得过自己。
       一直在想这样的季节。可以穿上衬衣,是长袖的那种,带袖扣的最好。然后披一件外套。人越大,就越容易受到伤害,只是反应不会有当年的那么单纯,或者强硬。所以要多穿衣服。时光让我们终于学会了忍让,在有些人看来那是退步,或者干脆是麻木。神经质的人生活是不会快乐的,总是妄想在半空中散步,完美,抑或惊人的颓废。我就是这样。
       刚编完一期周刊,我担心自己会像厌恶记者一样厌恶起编辑——这个职业了。实际上我现在的位置大约相当于一个经理人,要采访,要写稿,要编辑,要组版,要忽悠,要执行,要销售,要沟通,还要写字。倘若职业化了,可能是另外一种生活。现在是零乱的和奇怪的。我只是想找一点点激情,却偏偏在三楼楼梯的上口发现了一棵死去的树。它被人类遗弃了,因为它的枯死。这是一棵曾经多么好看的树,连死的样子都是那么的美。现在,它仍然扎根于那个精密的盆子。它的命是:离开人类。然后那个盆子里会重新住进新的树。
       转到办公室,老K发来短信。如你所知,我投资的那个店出了问题。在政府的一个股东处长被调职了。我们的桑拿开始天天有警察光顾。我希望如此,是打算换个行业来做,看到那些年轻的女孩子我就有一种虚情假意的负醉感。老K骂我傻B。在美菱大厦旋转餐厅喝茶时我们几乎翻了脸。他说我操你信不信我把你从14楼扔下去。我摔了一个杯子。那种很贵的茶叶溅了老K一身。我想用8斤重的水晶烟灰缸砸他的脸,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是秋天。还有,因为老K是熟人,我们基本上是好朋友。我开到160码奔向天鹅湖,必须得从市区过,所以警察追上了我。很奇怪,一个大胡子交警从我的包里搜出了一袋粉,更要命的是后备箱里还发现了一只手枪,不过没有子弹。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我就这样失去了人身自由,连手机都没有了。这样也好,没有人找得到我了,就连那个公益组织。后来听说华子组织了一百多个兄弟在益民街派出所门口静坐。日,黑社会就是没内涵。这样的事虽然糟糕,一个律师不就搞定了。你知道这年头很多事都可以通过游戏规则来搞定。我就是这样一个人,遵守玩法,合理不合情。我出来的当晚陈弈迅正在老明光体育场开个唱,我没同意做他的嘉宾。从现在起,我是一个有黑色背景的人了,就是因为华子。我不能影响弈迅,他年底要移民去加拿大的。再说了,那晚我答应请Leslie去喝茶的,一是我主演的垃圾连续剧在新加坡收视排行业到第二,二是帮他写的一首歌词还要改。
       回到秋天。我最喜欢的还是叶子。我所在的报社前面就是环城公园,喜欢死了她两旁的苍天大树。常常忙到脑部缺氧,就丢下手中所有的事,一个人晃到那里。只要两分钟,我的世界就会快活起来。
      如果没有深秋就好了。


8 条评论

  1. 那棵死树我也看到了,还发了下呆,哈哈,我们俩算不算广告人中的文学青年,还是文学青年中的广告人。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曾经中过文学那斯的毒

    比化骨绵掌还要厉害

    后来找到了解药

    现在想做文艺青年

    就是杀杀人跳跳舞什么的:)

  2. 神经质的人生活是不会快乐的,总是妄想在半空中散步,完美,抑或惊人的颓废。 真是这样么  ?可是希望你快乐。
  3. 果然是高手。好玩。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不是高手,我是垃圾

  4. 看得有点惊心动魄的,呵呵,和老K那段,我像看了场电影一样~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妄想症犯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