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徽商最大的“安居工程”

徽商最大的“安居工程”

去评论

    昨天,上海一位高官的消息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而这时我正静静地在杭州的胡雪岩故居游玩。这两件牛头不对马嘴的事,却意外地在脑子打起了转。

    路过杭州,本打算坐4点20的火车回上海,但在看公交站牌时却突然改变了想法。从我上车的地方到火车站是三站,而再走三站就是胡雪岩故居。这位被很多安徽人视为骄傲的晚清第一徽商,我也是最近看了台湾曾仕强教授的CEMBA视听教材才真正有所了解,说来很是惭愧甚至遗憾。现在既然这么近了,不妨就走近看一看。

   胡雪岩故居离西湖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位于上城区的大井巷。车到站时,我没有问路,远远就能看到熟悉的青顶飞檐,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不用说,这就是胡雪岩的老宅了。
   胡雪岩故居占地10.8亩,内有13楼、芝园。和占地369亩的黄山鲍家花园相比,这处如今身处闹市的古宅谈不上恢宏与气派。建筑群共有四进,是古代传统的布局,从总体上来说,它与其他地方的古代达官显贵的宅子似乎也看不出太大的区别。正门很窄(应该叫石库门),也没有石狮之类的摆设,门槛也不高。完全没有合肥的李鸿章故居的威严与开阔之气。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这处主人为晚清第一富商、御封一品的显贵的宅子与其他豪宅有什么区别。

 
   但与其他豪宅相比,它的不同之处是要细看才能发觉的。


   这是门内侧墙角的的一处铜缸,像这样的铜缸在宅子中有十多处,大小与我在故宫见到的差不了多少,经导游介绍,每口缸都是用一顿的黄铜做成。在清代,黄铜是用来铸铜钱的,因此属于国家控制的贵重“战略”物资。而胡雪岩居然有办法拿它来做“水缸”,即使在当时的其他达官看来,可能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消防”意识与胆量。而耗费黄铜的地方还不止于此,十三楼几乎所有门窗上使用的“铰链”与插销,用的也是这种黄铜,而且做工都极为考究。导游介绍说,这里使用的黄铜共有40吨之多。我不知道,这些材料在现在算来,该是价值多少,又有多少富翁能够奢侈得起。
   

    这是门上的一处浮雕。在宅子内,每扇门、窗户或屏风上都有类似的不尽相同的木雕。据说这种浮雕很多使用的是高浮雕、半圆雕的手法,在雕刻工艺上并不多见。使用的木材多是是红木、紫檀、甚至楠木,还有很多木料名字我这个外行从没听说过的。还有一间叫楠木厅,梁柱、窗棂和雕饰,都是用楠木制成。导游跟我这样类比:清朝的红木如果论斤卖的话,一斤的价格也已经上千元了,而一扇窗户的红木大概有上百斤。而楠木是比红木更贵重。我查了下资料:胡宅内设33间厅堂房室,所陈置的近千件桌、椅、台、凳等家具,几乎全部是用上等的红酸枝制成。正厅的“百狮楼”,是在在紫檀木栏杆上雕有100个狮子而得名。


   这是芝园内西北角的一口水井。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井口,是一整块大理石凿刻而成。据说在杭州,用大理石砌井的,这也是唯一一处。芝园的人工湖里的水当时就是从这口井中取的,如今,这口井依然水源旺盛。


   这时整个院落的最高处御风楼。在当时,这里是杭州最高处,在这里可以俯瞰西湖等胜景。登此处犹如乘风归去之感,故名。其下方的假山是清一色的太湖石。假山下面是国内最大的人工溶洞,高约15迷,内套4洞。内有郑板桥、董其昌等名家的题刻壁画。遗憾的是我去迟了,5点半这里即停止游览,没有能到洞内一饱眼福。


   这处园林,相传当年胡雪岩当年请人花了3年多时间才得以建成,耗费白银10万两(另有说法是300万两,足以抵上当时一个省一年的财政)。而更能看出胡雪岩当年奢华的是它的内院。他仿照金陵十二钗,给自己的12个小妾造的安居工程更是称得上奢侈,而其背后的生活更是奢靡……
  



4 条评论

  1. 前两天在SINA上看见此高官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的新闻消息,居然发现在页面下面的相关新闻里有一条“上海通报社保基金案 XXX强调反腐不放松”,两条新闻时间差距不到一个月,呵呵,有意思啊!
  2. 又出去玩了,真幸福……………………
  3. 插一句: 两三年前我看上海那位高官在上海电视新闻里的表现就判断他一定会出问题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直觉这么好,人才!诚恳建议你去去检察院反贪局工作呀。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