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我们是可耻的人》

《我们是可耻的人》

去评论
       床边有两个烟缸。一个是泛着蓝光的水晶,存一点点水,专门用来谋杀点燃的烟头。那浸出来的黄水像淡妆后的宣纸,好看,不好闻,其实是毒药。另一个是洁白的瓷,用来练弹指神功。我的烟灰不可以像半窗灵鼠斋中《流水短长》里所说的养花,钾肥,甚至腌肉。它们只是被倒掉,不停地被倒掉,和垃圾一起,回到地里。
       那一天是自己的生日,像一张A4纸被碎纸机PASS。这三十年,我忘掉了太多的人事,包括自己的生日。年年如此,早早的想起,匆匆地忘记。总是过了很久才想起来,却不知道当天在做些什么。老是被一枝叫做遗忘的箭射中胸膛,痛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这样子,觉得很对不起妈妈。但今年不同,据说是两个阴历七月,所以七月生的人会有两个生日。第一个忘掉了,第二个,就会记在心里面。
      那 晚八点,把JY周刊所有的版面结束掉,突然间觉得很没意思。本想约一大帮人到KTV Hai,想一想这样的夜晚自己一个人能过。准确地说,如果一定要醉,自己一个人也行。所以选择回家。这样失眠才有机会找上我。冰冷的酒,亲切的烟,熟的音乐,和一个庸常的人。
       我们日常所接触的的一切,比如笔记本、笑容、Coffee、泪水,都只是一层厚厚抑或薄薄的皮,深深浅浅地包裹着它们。日子流水,不露声色,灾难来了就用造化来解释。没有人愿意直面这一切的核:闪着白光的骨。
       我羡慕烟灰,烧就烧掉了,销声匿迹,一阵风过,不留痕迹。人不一样,就连活着都要分醉与清醒。所以哲人都懂得如何区别生活与理想,在做梦的时候说话,并且留给我们。庄子是这样,叔本华是这样,Friedrich Nietzsche 也是这样。我们却很傻。
       那么清醒,一直到午夜。饿的睡不着,就喝啤酒。冰箱里的太冰,就拿箱子里的,更冰。24点过去了,这一天没有了。那么简单。可是睡不着。三十年了,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别人眼里所看到的风光和磨难,现在都成了风,说走就走。你可以回头,却看不见它们。眼睛一直睁着,荧光灯,电视机,墙上的光影,渐渐陌生而淡定的气息。
       《夜宴》公演了,时尚中国改版了,波罗的海三国要争取联合国秘书长人选了,叙利亚拿美国人动手了,《天国的嫁衣》又在播了。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电视机,这个发着光彩的怪物。它比胡说八道的报刊还要离奇,除了肮脏、虚伪、矫情和离奇的八卦之外,它还多了一点点真的泪水,比如超女中FANS的眼泪。我实在痛恨这个扭曲人类文明的东西,却离不开它。这很不奇怪,就像我痛恨药水,每天都在喝它。穿肠,消化,像一个生锈的水管,不管是什么,不管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只管流吧,这一生就这样。
       天台山国清寺住持大师给我寄来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有这样一句:“是人所得福德,宁为不多。”所以大和尚是不容易的,大和尚都是罪人,他们的一生都在想太多的东西。想到有一天想不动了,什么都不想了,就选择圆寂。这样的人是可爱的,他们或许不干净,但他们不肮脏。突然间又想起四年前,芜湖天主教的主教Mr. X在奥林匹克体育公园时问我的另一句话:你,有仁爱吗。
       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学会,只学会了勇气,在一些人看来那是无耻。坦率地说,我没有。或者一点点,可能一点点,仅此而已。我只是不想害人,但确是一个现实的人,就连拜佛——我只拜那个站在最上面的如来,连观音姐姐都不怎么给面子。人世间哪有大欢喜。你不能怪理想,更不能怪现实。事实上你什么都不能怪,所以这个世上才会有自虐。才会有粉,和红楼。
      我们,我们要是蚂蚁就好了。忙忙碌碌,碌碌而终。思想这个坏东西比香烟还毒。人,本来就是个动物吗。
      和一只动物相比,我们是可耻的人。


6 条评论

  1. 人,是个矛盾组成的复杂体,有时候紧张得连呼吸都不能自由,不是被这块石头压着,就是被那块......也只有灵魂暂出窍的那一瞬才能找到自己吧~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吼吼

  2. 你果然是很爱思考的人 ..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30%的疑似老年痴呆症+10%的更年期+60%的妄想症

    而已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