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建筑幸福学)窗户农场

(建筑幸福学)窗户农场

去评论
窗户农场是个低碳生活潮流中非常洋气的流行语,美国设计师研究的方向比较高大上,模块式的花盆系统可以在窗户边营造垂直花园,在缺少种植空间的高层公寓营造“垂直窗景”,以小型水泵带动的水培系统将营养液提升到最高处的花盆,然后通过重力由高向低层层渗透,为每层植物提供营养。如果说这个科技含量太高,台湾景观建筑设计师兼畅销书作家的林黛羚也有自己在“环保绿住宅”上的实作记录。她用阳台和外墙上的菜园和多肉植物完成物理降温,强调节能甚至零耗能,实现老房子不须吹冷气也能轻松过夏天。   但事实上,搜集越多的资料,越发现Window farm绝非西人首创,反倒是汉民族的民族天赋。说起中国人爱吃,更爱种菜。古有刘皇叔,为防曹操谋害时在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之计。汉代时的西域屯田,中原先进的园圃技艺在西域屯田方面也有运用和发展,“韭三畦,葱三畦,葵七畦”,培育菜蔬的条例堪称严格。最让人意外的是困扰世界航海史的坏血病,也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毫无困扰,为什么?因为郑和带着大家在海上发豆芽呢!   无论是大使馆、维和部队、还是援建基地,无论是卢旺达还是坦桑尼亚,无论是白俄罗斯的冰原还是伊拉克长满骆驼刺的沙漠,无论是天宫一号空间站还是冰原南极,中国农夫的尝试比比皆是。连好莱坞大片《地心引力》里,关于天宫号空间站的镜头都非常贴心的附赠了种满菜的场景。   查查资料,关于大使馆或者维和部队种菜的资料,多半谈到是迫于压力之举,为了在资源匮乏的地方解决实际生活问题,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新时代的“南泥湾”成了官兵们业余时间的“经营”,为以罐头为主的日常饮食增添了新花样。抗战时便传为美谈的“南泥湾”精神竟然绵延至今,垦荒、种菜、纺纱、反包围,这种骨子里对“自给自足”的追求,让中国人在天涯海角随时随刻努力地种着菜。   随便造访一个小区,尤其是年长者巨多的小区,你会毫不意外在一楼的院子里发现草皮被扒开,种着一畦一畦的青菜,没有院子的就在楼道拐角甚至楼顶上因地制宜摆上各色花盆或是泡沫盒,至于自家的阳台上种菜更是理所当然。中国人的生活智慧也充分体现在这种废物利用上,你可以看到几乎任何类型的容器都在种菜,塑料盆、水桶、木箱、铝皮箱、泡沫盒、陶土坛子、食品罐。哪怕是年轻人,厨房窗台上也可能养着几颗多买的蒜头和小葱。   在操作层面上说,窗户农场完全可用现成便宜材料来DIY,有网友用建材市场买的PVC管种菜,上面打好洞、两边堵上、留好滤水眼,可以方便的固定在阳台栏杆上,不影响美观,而且平添一份郁郁葱葱。花鸟市场就可以买到好用的生土、黑泥、腐殖土,初学者可选择易于种植的速生菜,比如青江菜和油麦菜全年皆可种植,生长期较快速,五、六周之后就可以吃上自己的成果了。苦瓜、葱、姜,等适应性强,且本身有股特殊味道,因此昆虫不喜接近,不需用农药、化肥也能生长得很好。   如果说花园文化是西式的,那么菜园文化便是汉文化的传承。问问长辈,看房子的时候,发现开发商附赠的大露台阳光充足,是不是总是有一种想种点什么菜的冲动?而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首先思考的绝非此地甚美,而是“这地方怎么荒着呢,种点啥好呢?”说到底都是吃货们的乡土情怀啊,怪不得网友有谐诗云: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吃。从吃到种,一脉相承,这大概是否就是我们的民族天赋?    


8 条评论

  1. 我目前已经在露台上开出了两块约四个平方的菜地,砖砌的,泥土来自巢湖,每次开车经过塘咀那,都要下去装上六七包土。自得其乐于耕种我觉得很好啊。那谁谁早说了,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开荒种菜春暖花开。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