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的格桑花故事:那些花儿

我的格桑花故事:那些花儿

去评论
  在我渐渐老去的时候,回望我的青春,希望我还能记得                  
  如果用这句话填空,你会填什么?洪波说,她希望记得的日子是2004年8月。我呢?我估计会填2004年7月和8月。
  洪波姐和格桑花的缘份,结于可可西里。我和格桑花的缘份,结于洪波和可可西里。
  洪波说,格桑花快10周年了,要征集100个故事,其中30个孩子,30个捐助人,30个志愿者。我算综合类的,是志愿者,也是捐助人。要写点什么,踌躇了几天,不知道怎么写。拉拉杂杂,写下以下文字,算是个回忆,也是个交待。但几易其稿,洪波总不满意,觉得没尽力没显出水平。看来,领导对我日益增长的要求与我江郎才尽日益干涸的水平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
缘份源于可可西里
  2003年,洪波作为中国第一批深入中国最大的无人区可可西里的志愿者,走进青藏高原、三江源。我那时,是一个刚上班不久的小记者。采访过洪波后,对那里心驰神往。后来在洪波的引荐下,终于也走进可可西里腹地,成为一名志愿者。
  在可可西里的近一个月时间,是我人生最难忘的一段。以至于在那以后的日子里,经常被提起和被想起。
  从可可西里回来之后,一直琢磨着想为那儿做些事情,回报那片土地。也做了一些事情,其中,有宣传保护藏羚羊、联系西部的保护区人员到中东部来,等等。当然,这些事,都是洪波牵头组织,我打打杂,做个小跟班。
  从2004年的下半年开始,洪波开始谋划“格桑花助学”的事,打算帮助西部的孩子,说干就干,实地调查、走访、拉人入伙、写倡议书、做规划、建网站、做宣传,等等。
  当时,洪波是很朴素的愿望,就是想为西部的孩子做点事,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从东部找捐助人,从西部找孩子,利用网络这个平台进行对接。网络捐助,在当时还比较少见,一切都是边摸索边干。
  当时,最长远的理想是捐助100名孩子,没想到时至今日,受益的孩子已经近22万人次了。
  我搜了一下洪波姐回忆的格桑花发展史,有几处提到了当年筹备时的情况:
  “(2005年)二月十九日论坛要准时开通,选择“爱要久”这天。过了年都很忙,一拖拉下来不知道要到哪天,我逼自己也逼朋友,到处抓壮丁给我改倡议书,甚至重新写。那时晨曦、柱子、宫礼、荒漠、刘祎律师都被我抓过,大家一起熬夜干。
  我和于锋在家里建格桑花西部助学网,还有晨曦,小马,宫礼等一帮朋友,他们帮我修改我们网站的宗旨,功能,分类啥的。”
  所以,有了当年这段经历,在前不久和洪波一起见到江南、棒子、杨帆、胡侃等人的时候,我还敢自诩格桑花的“骨灰级元老”,哈哈。
十年的共同成长和感悟
  2005年2月19日,格桑花西部助学网正式上线。选在2月19日这一天作为格桑花的生日,取其谐音“爱要久”,寓意这份爱要持久。
  刚才,又上网看了一下记录。我在论坛上参与的第一个主题,是在2005年3月6日19:00。  发表的第一个主题贴,是在2006年12月17日16:00:00,题目是《  “格桑花”有望感动中国--本报推荐的洪波获得央视“感动中国”最终提名》。在此之前,因为所在媒体的缘故,写过几篇格桑花和洪波的新闻。后来,和央视有些联系,合作推荐“感动中国”候选人,天时地利人和,就推荐了洪波。
  洪波和组委会有过沟通。洪波说,对她个人来说,“感动中国”的名头太大,但从组织扩大影响、长远发展的角度考虑,这也是个宣传机会,她希望把这个机会给格桑花志愿者团队。虽然最后只获得了最终提名,但也扩大了格桑花的影响。格桑花通过这次机会,组织进行了转型,有了长远的发展规划,完成了注册,获得了合法身份,同时促进了职业化、规范化的发展,格桑花开始有了专职工作人员,西部也有了专门的办公室,和东部志愿者队伍一起为完成组织使命而协力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年,洪波在合肥陆续举办了几场活动。一次是在2006年的冬天,在老牧(他也是最早的捐助人之一)的牧云人书吧――说到这儿,又想起来,老牧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多了――那天,有很多人参加活动,洪波,老胡胡海临,戴玮,后来成为人大代表的屈代表,后来成为编委的樊编委,后来成为著名作家的常总编,等等。后来还有一次,格桑花的一位西部老师来了,在包河浮庄,常总编太累了,吃着吃着,睡着了……对此印象深刻。
  后来,在公开、私人场合,如果有合适的机会,都会不遗余力地推广格桑花。某年,《南方周末》俩哥们来合肥办事,初次见面,也想方设法把他们变为捐助人;老胡来了朋友、客户,像刘炳海、还有内蒙的朋友,后来也发展成了捐助人。印象深的一次,在某著名酒吧,喝得要死,还拉着酒吧老板介绍格桑花。
  前后捐助了几个孩子,他们会寄来贺卡,有的还写信。但我很少回,很少联系。不是因为我觉得无所谓。而是因为,我相信格桑花的管理能力,更相信孩子朴实的自觉。同时,也真心希望他们都够不受打扰、没有负担地健康成长,不让他们产生被施舍的感觉。他们能自由地拥有读书的快乐,就足够了。
  他们就是生成在高原上的自由的格桑花,他们本来就拥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绽放的权力。我们所做的,仅仅是和他们一起让他们绽放的权利更好地运用。
  每次回忆起这些,都感觉特别亲切。所有格桑花的人,无论从事是什么行业、在哪儿,只要与格桑花有关,都让人觉得纯朴、可爱、可敬,都让人觉得我们是一家人,是亲人。
让这些花儿开得更美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直接为格桑花工作的时间少了很多。每次看到洪波、戴玮、胡侃、杨帆等等友人为格桑花忙忙碌碌,总觉得愧疚、自责。格桑花有那么多的事,自己未能直接出力,未能帮上忙。
  只好“利用工作之便”,“假公济私”,在日常的工作中,在外出采访时,在朋友圈、工作圈中,尽可能多地传递来自格桑花的消息, 尽可能多地宣传格桑花,让更多的人了解格桑花,走近格桑花,爱上格桑花,甚至成为格桑花大家庭的一员。
  很多媒体朋友,都知道我和格桑花、洪波的关系,所以,当他们有公益组织的选题时,会通过我来建立联系。有时候,我也会给他们提供一些格桑花的新闻素材。很多媒体人在接触格桑花后,被格桑花所吸引,后来成了捐助人。
  前几天,还和洪波、戴玮、吕波等人参加了一次“头脑风暴”,大家聚在一起为格桑花在合肥的发展出谋划策。同伴们的激情、专业、敬业,又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热情,那种充实。
  格桑花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有阳光,有风暴。到如今,总共为西部儿童教育募集各类物资和资金7千余万元,近22万名青少年得到帮助,格桑花的捐助人也已经超过20万人次。虽然中间有过不少坎坷和波折,但幸运的是,都挺过来了。因为格桑花人,有良好的心态,有向善的行动,有做事的能力,有爱,所以,天佑自助者。这些坎坷和波折,不仅成为了格桑花的宝贵经历,更是成为我们每个人成长中的宝贵财富。
  格桑花是藏族人心目中代表着爱与吉祥的幸福之花,也是生命之花,希望之花,信念之花,爱心之花。格桑花,将社会上点点滴滴的爱汇聚到一起,用科学、有序的管理,便捷、无障碍的通道,把爱之小溪,引向西部高原,润泽那些幼苗,让孩子们可以更少负担、更多开心地成长。
  “格桑花”募集的不仅仅是善款,更多的是爱心,是向善的人心。把良知、信任、互助这些人类最美好的品质汇聚在一起,给那些孩子一些小小的温暖。相信这些遍布青藏高原的孩子,会把格桑花这些美好的品质,传递下去,让爱继续,让更多的人受益。还有比这更让我们觉得满足的吗?
  就像洪波所说的:我始终觉得格桑花给予我们的其实比我们付出的更多。我们虽然在帮助孩子,更多的时候我们自己也是受益者,只是看我们自己怎么去体会那个“益”。
  因为,在最深的层次,没有施与者,也没有受施者,只有宇宙重新排列组合。
  而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让这个排列组合,更完美一些。
  这些花儿开得美了,我们的世界就更漂亮了。


9 条评论

  1. Whispering Misty... So sorry you may pass up the workshop!...
  2. 敬佩!问候宫老师。我是梦园莫名。当初同事李老师谈到过格桑花,没想到背后存在的大爱故事!问候各位老师!
  3. 宫礼兄,在沙龙文选里看到你写的《当庄周遇上我的想象》一文,非常喜欢,正好我想做个以庄子为题材的舞台剧,想征求你的高见!可否告知你的联系方式!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