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小兔の新西兰旅行日志(一)

小兔の新西兰旅行日志(一)

去评论

 (兔爸手绘新西兰南岛自驾地图)

【妈妈的话】7月26日到8月17日,小兔的初中毕业旅行持续23天,上海四天,新西兰北岛三天,新西兰南岛自驾十六天。。。几乎每天小兔都有记录对她来说印象深刻,值得写下的事。现在整理下,一共近两万字,留存。慢慢再配图。

前言

  老妈博客里的准备攻略总给人我们已经玩完回来的错觉。   马上就好了,暑假去新西兰浪。这句话陪我度过了烦躁的备考阶段和高一预科,心里对这趟旅程早就有了千万种意淫。我会见到草泥马吗?它会喷我口水吗?我会看到霍比特人的小房子吗?高空跳伞我会吓尿吗?蹦极的时候有人推我吗?那边冷吗?热吗?吃得惯吗?睡得好吗?飞机会晚点吗?会水土不服吗?只要一想到这个话题,我就立马成了唠里唠叨老妈子和天真烂漫好奇小少女的混合体,狗都嫌啊。   刨去在上海两天的胡吃海喝,在新西兰实际上是十九天。套用五月天《放肆》的一句歌词,旅行永远是逆光,只有剪影的模样,会有什么改变什么体验,不要只猜想。  

 

【小兔说:上海第二天】赶飞机

在老鸿兴吃完晚饭,悠悠闲闲地向旅馆走。天上飘着毛毛雨,在这闷热的天气打在脸上很舒服。雨渐渐加重加大,为了避免大面积湿身,大家躲在街边店铺的檐下等着阵雨的结束。但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不到一分钟,就砸地噼啪直响,成流的水顺着屋檐刷刷地从眼前掉下。“一拐弯就是旅馆了对吧。”“嗯,不远。”“那我们两个跑过去再拿伞接他们吧。”“好。”我和老爸挤在一起,草率地商量着。   两个人就这样冲进了雨中。在雨中撒丫子狂奔,暴雨迎面打来全部糊在脸上,镜片完全模糊,一脚深一脚浅地跑在凹凸不平的人行道砖头上,被踩的炸开的水溅了一身。没关系,一转弯就到了。我这样安慰自己。很快,到了弯口,我伸出胳膊做出推门的准备,但透过朦胧的镜片,我好像没有看见什么。我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再看,黑压压的一片绿化带,心里一个闪电劈过。朝前望,倒是两三百处有个亮光的地方。两三百米啊,多么漫长。裤子已经湿透绑在腿上,已经顾不得跑在后面的老爸,只想能快点到达那个亮光的小地方。好像跑了一个世纪,终于,我推开了门。牛仔裤深了几个色调紧紧裹着,短袖也扒在身上,刘海成条的耷拉着,水顺着头发,脸不停的往下流。前台的店员递来一沓餐巾纸,我都不知道该擦哪里好。   好不容易,五个人都湿答答地站在了宾馆的大堂里。看着外面时不时劈过的闪电和路面上奔腾的积水,拖着大包小包赶地铁是不可能了,几个人决定坐的士去机场。但这种天气诡异到连许多司机都不愿接客,好不容易有位司机答应来接,又看着满地的行李发愁。一个大纸箱,两个手提包,三个箱子,四个双肩背包,五个活生生的人。看起来是两辆车都塞不下的节奏啊。就在这时,门外的风雨中跑来一位打伞的白衣男子,向我们招手,夺过行李一边塞进后备箱一边说:“能坐下,都上都上!”两个箱子一个纸箱就占满了桑塔纳的后备箱,还有一个大箱子在路边孤零零地呆着。司机湿透的短发根根立起,一把举起箱子钻进后座就是一顿硬挤乱塞。他跪在后座位上,小腿肌肉一鼓一鼓的发力。五个人完全惊呆地在雨中伫立着,一个黑箱子就被这样硬生生卡在了靠背和后窗之间。司机拍拍手,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上啊!都上!”车开出了几十米,我才反应过来,后座位上居然小腿贴小腿地装了四个人,再加上前面的一个人和大家腿上的袋子,所有东西居然都被塞进了这辆小车里!我的头枕在箱子边,肩膀被老妈和干爸紧紧夹住,车穿梭在大雨中,“师傅你真牛逼!”“没事没事应该的,呵呵呵。”      
【小兔说:新西兰第三天】各种意外
遇到暴雨,晚点是肯定的,拿着新航发的巨额餐卷,在航站楼里肆意挥霍。拖延了三个小时,飞机终于离开了陆地。飞上天已经是凌晨的事情了,在昏暗的灯光下,伴着四周不断传来的鼾声,很快就睡着了,再睁眼就已经快要着陆了。由于晚点,新加坡到奥克兰的飞机估计是赶不上了,“是在新加坡机场玩还是去市区?”干爸问老妈。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眼睛直盯着前面。懒懒撒撒地到了机场却意外被告知飞机还没起飞,五个人立刻不顾一切地一顿暴走小跑,最终有惊无险地稳稳坐在机舱里。睡醒了吃,吃完了看电影,看累了睡。赶上飞机这件意外惊喜让这长途的飞行变得格外愉悦,飞机上冰淇淋,土豆牛肉,花生轮流伺候,小日子滋润极了。   着陆后,等着提行李。在转盘前候了一个小时,看着各种箱子从眼前哗哗的转过,又被其他人的手拽走,就是不见我们的小黄和大黑。之后,我们穿着短袖,在温度为个位数的奥克兰被告知行李还滞留在新加坡,明天中午才能拿到。震惊,恐慌,不知所措。看着同飞机的乘客都从容的从箱子中翻出厚外套,再看看自己,有种裸奔的感觉。裹紧好不容易从包里拽出来的衬衫,走在寒风飕飕的夜里都有想哭的冲动。哆哆嗦嗦上了范叔叔的车,屁股刚挨到真皮座椅又是冷的一激灵。   一进孙阿姨家,五个人就被裹上各种鲜艳颜色的棉衣。在新西兰生活了十几年,生活习惯却没什么改变,走入这栋看起来洋气奢华的大房子,摆在桌上的是白花花的肉包子,窗台上晒着笼屉,碗里的小菜是酸豆角,自己做的花生糖,看的电视节目是浙江卫视。在孙阿姨家喝完茶已经是半夜了,到了旅馆立刻倒头就睡。      
【小兔说:新西兰第四天】一树山
一从床上坐起来,隔着玻璃看外面湛蓝的天空,心情说不出来的舒畅 。在孙老师家里吃完早饭,一行人五颜六色地出发了。   沿街都是矮矮的小楼房,没有了城市里的密集高层,这里的天更辽阔更唾手可及。早上的风吹在脸上还有些冷,但纯净的空气让人幸福地发晕。街道上没有霸道横行的电动车,路边跑步锻炼的人倒不在少数,短袖短裤,露着两条毛腿,有的手里还握着一条狗链,尾巴圆圆的小型萌犬,长毛飞舞的潇洒大狗,口水垂在脸边的兴奋老狗,都领着主人跑在道上。   一树山的景是安逸。棕色的粗树干,青绿的草地,蓝歪歪的天。七八月份是新西兰的冬季,不再是漫山遍野的葱翠欲滴,光秃秃的褐色枝条强有力地直指天空,坡上,平地上,以舒展自由的姿态妖娆存在。草地是一如既往的绿,在冬日阴雨地浇洗下还比盛夏曝晒下露出的枯黄多了一点滋润。很难看到什么泥土的颜色,一层笼一层的草已经全全覆盖上了土地,走在上面是软绵绵地反弹,但泥土的芬芳是毫无保留的四处弥散,每走一步,每踩一脚,都从地下挤出了一些精华灵气什么的。从四面八方,从小道弯路时不时窜出来三三两两的跑者,亮骚配色的Nike鞋点燃整座山的活力。   木质的围栏圈着肥羊,大大小小的羊屎牛屎离奇地散落在各个角落,让人不得不处处提防。车,一直开到最高处,站在石碑旁俯瞰一树山,俯视奥克兰,风格迥异的住宅,满眼的绿,像个小镇一样安静美好。微凉的风从不远处的海那里吹来,温暖的阳光洒在肩上,深吸一口,空气清新依旧,抬头仰望,天空蓝得照常。      
【小兔说:新西兰第五天】奥克兰西区的黑沙滩
黑沙滩的沙子,浸了海水后在阳光下闪着光。几白色海鸟凑在一起,在沙滩上占领着一小块地。不怕冷的欧洲人拿着冲浪板冲进浪里,怕冷的我们裹着羽绒服站在离海不远的高处。新西兰的西海岸海浪汹涌,远远的浪向岸边袭来。一片蓝的海水,凸起的白色浪花就十分明显,两拨从不同方向重来的浪聚在一起,白色的浪头在相遇的那一秒汇成一股,继续向前。有的发力过早,离岸还远的地方就在空中炸开,等被其他的浪推送到岸边已经衰弱的不值一提。有的表面平静,暗波汹涌,在宽阔的黑褐礁石边突然拔起老高,重重砸下去,撞上去,海水就顺势跳上了礁石,留在了坑坑洼洼的表面。一不注意,浪拍在身后的石头上,溅起的水泼了一身,在牛仔裤上留下星星点点地印迹。   远处的海滩上,两只狗在互相追逐,奔跑着癫狂地踩在浅水中。在栈道上吹着小风晃悠,大海中伫立着常年腐蚀后各具风骚的高石柱,上面挤满了成坨的信天翁,肉嘟嘟的身子被白色的羽毛盖着,不知道是胖还是懒,除了偶尔几只飞起来在周围小范围溜达,其他的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愣头愣脑地左顾右盼。看来海鸟界也有"生命在于静止"这句格言。      
【小兔说:新西兰第五天】 傲娇的饮食习惯
之前几次去东南亚玩耍都在饮食方面纠结万分,一开始对东南亚美食赞不绝口,流连忘返,从第三天就开始想念中华料理里纯正的酸,纯粹的辣,无比期盼一点咸菜,一口白米饭,一筷子土豆丝,一个牛蛙干锅,一碗紫菜虾米蛋汤。骨子里对中餐赤诚而热烈的爱塑造了我不可逆转的傲娇的饮食习惯。   即将开始十几天的南岛旅行,伺候好自己的胃是头等大事,提前两天就到洋人超市考察市场。一盒一盒的大肉整整齐齐地码在冷柜里,各类肥硕茁壮的蔬菜水果堆在货架上,洋酒一瓶挨着一瓶,酸奶一罐挤着一罐,冰淇淋一桶架着一桶。看着心里都踏实。新西兰的食材比起中国是顶好的,但缺少了平日地调料再怎么组合也做不出那熟悉的味道。为了精益求精,孙老师带我们来到了当地的华人超市。   奥克兰的华人数量不少,随之孕育而生的华人超市,华人餐馆遍地都是。踏着烂菜叶走进超市,亲切感瞬间袭来。左一排老干妈,右一排李锦记,一筐土鸡蛋边上几包旺旺雪饼,山西刀削面,四川担担面,龙须面,堆了一个架子。左挑右选,斟酌思量。蒸鱼豉油,胡椒,老干妈豆豉酱,刀削面,陈醋被装进了袋子。菜基本解决,米饭也含糊不得。没有米饭的日子是难熬的,米饭难吃的日子更加痛苦。定的住房都附有厨房,但都是为西餐准备的,出门在外不能委屈自己,一行人又进了孙老师的家扫荡,顺了一把八角,端了一个电饭锅,拿了一个炒菜锅,配了一把锅铲,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回到旅馆,开始收拾第二天去南岛地行李,看看满地都是些锅啊,铲啊,酱啊,面啊,不知道的人以为我们要去逃荒,明白的人都知道我们要在新西兰南岛打造一个合肥城。   孙老师一家来到新西兰十六年,依然混迹于各个华人餐厅,对意面牛排毫无感情。虽说是出国度假,但西餐终究无法战胜我傲娇地饮食习惯。浸了黑胡椒的高贵牛柳,混合各种香料的华丽冬阴功,都不能取代一碗简简单单的蛋炒饭。谁叫我就好这口呢。  

【小兔说:新西兰第六天】Akaroa

飞机一路摇摆,好不容易落在基督城机场。迫不及待地直奔超市,看着满满当当的货架想像晚饭,满满地装了一车,才愉悦地驶向Akaroa。   说是75公路,其实就是一条乡间小路。透过车窗,是开阔的青草地,远处是连绵的山脉。羊,牛,马,慵懒地散落在各处,近了,就看见肥硕颤动地身躯,远了,就是一个一个的小白点,在山坡上无声无息游荡。树,都被修剪成长方形,隔在小路和农家之间。树在疯长,从底到顶,每一处都生发出向上的粗壮枝桠,笔直,冲天。向路的那一面被统一削平,枯黄掺着暗红,和着灰白,映着四下的浅绿草,深绿山,背景是无云的淡蓝天。左一块右一块,这一截那一截,长长短短,漫山遍野。   山路蜿蜒。 透过层层的树叶遮挡,晶蓝的水面一闪一闪,彩色的屋顶围绕四周,飘着几艘纯白小游艇,水鸟盘旋,偶尔撞击水面,短短的主街道上寥无行人。车开进车库,食物塞进冰箱。坐在海边的木椅上,舒婷说山像一群光头和尚并肩拥坐四周,回过头看背后的群山,倒像是被扯成条的面包片随意叠加。最上面一层是落日染的血橘,中间是山原本的黛青,下层是黑色和星点的光亮。看着天边最后一抹云彩转成灰黑,夜,来了。   motel里的香气已经藏不住了,盯着桌上腾腾的牛肉蘑菇小苞菜,熟悉的味道飘在新西兰的Akaroa。  


7 条评论

  1. 好棒,手绘地图也很可爱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