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叛徒王豁子

叛徒王豁子

去评论
A
    “一脚踩三省,鸡鸣听四县”,说的就是沙沟县。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沙沟县这几年的经济发展,一直居于全省之末。虽然县领导像走马灯似的换了好几茬,可一直没有想出什么发展之策、崛起之计。全县人民那个急呵,恨不得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可经济GDP就是上不去。
    这不,新县长李大嘴一上任,就召开全县经济动员大会,要求各单位都要成立招商引资小分队,北上南下,四处出击,一定要引进几个像模像样的项目,集全县之力,打个翻身仗。
B
    71岁的王豁子,坐着波音737,满面春风地从日本东京飞回来了。
    王豁子是沙沟县大王庄人,早年是抗美援朝战士,1951年5月在从汉江撤退时被美军俘获,先是关到了战俘营,后被送到台湾。据说,1977年他从国军退役后拿到了一笔巨款,先做水产生意,后办钢铁公司,如今在日本开起了两家炼钢厂,年产值上亿美元。这次回来,就是想在大陆寻找合作伙伴,投资办厂,为家乡经济建设做点贡献。
    很快,消息传到了李大嘴的耳朵里,他立即派车把王豁子接到县城,并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接风宴。王豁子端着酒杯说:“公司计划要在大陆兴建5个大型炼钢厂,为国内的经济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贫困县,是重点援建对象。哈哈,爱国不分先后嘛。”说着,他拿出了有关材料让大家看。
    李大嘴那个激动呀,恨不得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干爹,当时就把王豁子安排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住了下来,又派人派车为王家修了祖屋、圆了祖坟,并把当年在战场上救过王豁子命的志愿军老战士高树兴也接到宾馆,让他陪着叙旧。在一次晚宴上,李大嘴看着衣着光鲜的王豁子和满身灰衣土布的高老头之间的反差时,就乘着酒兴,有感而发:“我说老高呀,你现在饥一顿饱一顿的,还不如当年当战俘初美军送到台湾呢。”王豁子嘿嘿地笑了起来,而一身泥土的高树兴,猛然从座位上站起,瞪着眼珠子指着李大嘴说:“你这是胡说八道!没有我们当年卖命打仗,能有你的今天?要是在战场上,你肯定是叛徒!”……
C
    王豁子在县里办厂选址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县里为他配了一辆专车,牌照是公安局的;为他配了一个秘书,秘书24岁,是个女的。王豁子当年当兵走的时候,一身破烂,全县没有几个人能认得他。如今,电视上、报纸上经常有“台商情系家乡热土,斥巨资回故里办厂”之类的新闻,他成了全县家喻户晓的名人。有时,他还对县里的经济发展规划指指画画,俨然就是“二县长”。可李大嘴却把他供得像尊神似的,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有次,王豁子说国外的资金一时打不过来,要求县里先垫借一部分让他开支。李大嘴喷着满嘴的酒气说:“王先生,在沙沟县,我们将为你提供一流的服务,你所需要的,就是我们要努力做到的。”他不容分说,让县财政很快就为王豁子划了20万元的专项资金供他使用。有次,当李大嘴提出要和王豁子签订投资意向书时,王豁子打着酒呃说:“这个容易,协议书一签,我们就签订相应的投资合同,只是公司有人说,大陆方面在诚信上做得很不够,要求你们要先打入五千万的保证金,有我们指定的银行暂行托管。你是知道的,在国外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投资是要召开股东大会的。如果你们有困难也就算了,我最近打算到江浙去一趟,那里有愿意这样办的。”李大嘴一拍胸脯:“有什么困难?在县里还不是我说了算!”第二天,他就安排有关人员按照王豁子的要求去做。常务副县长查明亮提醒道:“是不是先到王豁子的公司考察考察再说?万一出了问题可不小事啊。”李大嘴一下子清醒了很多,他当天晚上就对王豁子说:“钱的事不成问题,只是我下面的那些人,没出过远门,想到日本贵公司参观学习一下。”王豁子听出了弦外之音,就说:“好办好办,我马上着手安排这件事。只是,在考察期间,你们至少要打进三千万,不然,可别怪我走人噢。家乡的经济之所以落后,与你们的胆子不大、魄力不够是有很大关系的。”说着,他拿10多份外省的邀请电函递到了李大嘴的手里。李大嘴眼看到嘴的肥肉要被别人吃掉,立即保证:“放心,钱的事不成问题。”他立即打电话让查明亮去办这件事,可查明亮让他谨慎一点时,李大嘴有些不耐烦地说:“人家怀着一腔热血来,就是想给家乡办点事,如果我们要当小脚女人,经济发展从何谈起?我们这里的经济之所以没有起色,与有些官员思想保守僵化有很大的关系!这一次,谁要是再甩不开手脚,不换脑筋就换人!”
D
    李大嘴出国考察的护照很快就办了下来,三千万投资保证金也将在他们到日本的第3天打进去。
    那天,李大嘴满面春风,带着有关人员从北京登上了飞往东京的飞机。
    他们先是考察了东京的风景名胜,又去了横滨、大阪,游了名古屋城、法隆寺,直到他们将要回国的当天上午,王豁子才安排他们去公司参观。
    一辆豪华中巴行驶在樱花盛开的原野上。李大嘴一边欣赏着异国风光,一边设想着沙沟县未来的发展蓝图。忽然,汽车嘎地一声停了下来,打断了李大嘴的思路。
    “怎么回事?”中巴车司机用日语向王豁子说着什么,王豁子的脸上现出了焦急的神情,转身对李大嘴说:“真是对不起,前面正在挖一条河,车子过不去。”
    “那就赶紧调头从其它路走呀。”
    “其它路都不通,如果绕道走,你们赶飞机就来不及了。”
    “这怎么办?”
    “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的问题,要是先考察后参观就好了。”王豁子有些无可奈何。
    李大嘴说:“这次的任务就是考察,我们不能连厂房也没有看到就走呀。”
    王豁子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就是站在路边的那个小山上,大家拿着望远镜看看厂区。”
    李大嘴和大家交流了一下,说:“也只好这样办了,不然回不去可不行。”
    他们一行人鱼贯而出,爬到山顶上手持望远镜,顺着王豁子手指的方向,只见河对岸的那片厂区一片繁忙的景象。
    李大嘴说:“不错不错,我们县要是能有这样大的工厂就好了。”
    王豁子说:“县长你放心,三五年的功夫,一座现代化的工厂就会出现在沙沟县的大地上。到那时,县里的经济GDP可就上去了。”
E
    李大嘴一行人到了第4天才回到沙沟县。王豁子这次没有跟回来,他说要在一个星期之后,带着资金和项目给全县人民一个惊喜。
    为了办好这个跨国炼钢厂,李大嘴不知道开了多少协调会,办了多少手续,终于把相关事项都定了下来,万事俱备,只等王豁子回来了。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王豁子还是没有踪影。这期间打过多次电话,王豁子说正忙着办有关手续呢,过几天就会飞到沙沟县。可等到半个月之后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固定电话竟然都停机了。李大嘴一下慌了,让人赶紧去查那笔保证金还在不在,可去查的人很快就报告说,钱早就被划走了。李大嘴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捅了大漏子,立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通过几天紧张的内查外调,很快就查明了王豁子的底细:这个家伙,原先在朝鲜战场上就是个软骨头,被俘后就叛变投敌,成了美军迫害志愿军战俘的帮凶。1982年从台军退役后,慢慢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久就输掉了所有的积蓄,靠东借西骗过日子。大陆开放后,就披着台商的外衣,跑到内地诈骗自己的骨肉同胞,恶行累累。所谓在日本办厂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李大嘴气得吐血,跺着脚骂道:“叛徒,这个叛徒!”


7 条评论

  1. 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有些领导就是喜欢交学费
  2. 本家写这类小说还是有自己不少经验和独特感受.对于小说,思考和批判永远走在写的前头:)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有道理
  3. 叛徒永远是叛徒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对,叛徒就是叛徒!
  4. 听韩大哥讲故事喽~~~~不过,大哥你本人可比照片帅多了~~~~~~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谢谢小妹,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
  5. 韩大哥,终于盼来了你的大作。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最近比较忙,一直在下面跑。想想这个月还没有新作,昨天一天就捣鼓这个东西,总算贴上去了,略显粗糙。
  6. 不像是小说,倒像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工作记录。文中的李大嘴还是单纯的只为地方经济或一心想出政绩,现实中有的李大嘴和王豁子称兄道弟互相利用,分不出你我。这样生动的文章应编辑成警示教材。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提示得好,下次就着手编几个有关这方面的警示教材
  7. 像那个李大嘴,被人骗自己也有责任。。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有很大的责任!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