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一粒灰尘 (三)

一粒灰尘 (三)

去评论

    当时,在好朋友当中,也许没有其他人知道鹏结婚这一消息。说实话,不光是惊喜,还有些惊诧——一个一穷二白、几乎毫无积蓄的年轻小伙子,你说他怎么说结婚就就结婚了呢?!

    想来,此后知道鹏闪电结婚的人,应该也是一样地惊诧。

    鹏的婚礼在石家庄举行,这边没有朋友参加。鹏说,老家的朋友、哥们儿们,他一个也没邀请,一是太远;二是在妻子的娘家,不便。作为多年的死党,也没有埋怨他,仅有的只能是为这小子祝福。

    印象中,鹏向来是一个精明而不武断、从不盲从的人。他的所做所为,总有他的道理,他的规划,而且规划得十分周密,让人找不出破绽。

    后来聊到这次“冲动之举”,鹏反而感觉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而且有些幸运。与前任漂亮女友分手,#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让鹏的心情特别得糟糕,也很少与外地朋友联系。大家知道,鹏是在“疗伤”,不想把自己的悲伤强加给亲人与朋友,生怕别人也跟着悲伤。

    鹏的前任女友臧很漂亮,巧合的是,她也是河北人。大学的时候,鹏和臧并非同班同学,鹏学市场营销,臧学的则是艺术专业。圈里人都知道,杭州的浙江丝绸学院的艺术系是很有名的,里面还又专门培养模特的专业,既有杭州美女,也有全国各地的。在艺术系,臧不算最漂亮,但很有才气。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已经设计出精美的手绢、服装等,而且搭上了市场经济的快车,学费、衣食无忧。

    大学里的爱情,也许是最脆弱的一种。它是那么地经不起考验,尽管曾经海誓山盟,说要白头偕老,说要爱到海枯石烂。

    毕业找工作的时候,臧被好多家服装设计公司看中,其中包括香港一家知名的大公司。臧的离去,让鹏很痛,痛得无法呼吸。就在这时候,一个来自石家庄的女孩——朱,默默地走进了鹏的生活。

    朱的出现,让鹏甚感宽慰;她的温柔、善良,让鹏看到希望。她与鹏之间擦出的爱的火花,也因此成为鹏疗伤期间的一剂剂良药。很快,鹏也逐渐感觉,这良药非但不苦口,反而比蜜还甜,比花还香。

    于是,鹏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决定,他要和这样一个好女孩相伴一生。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当它拿走你一样东西,会还给你另一样东西;偷走你一份快乐,也会给你另外一份快乐。如此反复。鹏得人生也是如此。

    与朱相处一段时间后,鹏又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将要成为自己妻子的朱可能终生无法生育。尽管多次奔走于大医院之间,但几乎所有得医生都在讲述着同样一个事实:子宫闭合,怀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时候,鹏又面临一个新的选择。是继续这段突如其来得爱情,与无奈得现实相伴一生?还是了却它,重新寻觅一个可以繁衍后代的女人?

    不过,没多久,鹏买了张飞机票,与朱一同回到石家庄的“准老丈人”家中,把身份证往桌上一摔,毫无顾忌第说:我要和您女儿结婚!



6 条评论

  1. 这是我在此沙龙里发现的第二个写连载的成员啊,加油!
  2. 看来,你的朋友果然是一个又故事的人。但愿他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