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快乐的小脚叔

快乐的小脚叔

去评论
    龙湾人有一个习惯,无论长幼一般都喜欢喊你的小名,不叫被他们称作大号的姓名。如果你的小名叫狗,人们就会喊你狗、狗哥、狗叔、狗爷、狗太爷什么的。小脚叔的大号叫起来挺不错的--王子玉,但因他的天生的特点,我从没听过一个人叫他的大号,常听到的是小脚哥、小脚叔、小脚爷之类。小脚叔只所以被称作小脚叔,就是因为他有一只马蹄状的左脚,严格的说,是他的左脚脚脖子以前的脚面脚趾都没有了,只剩下如马蹄状的一圆砣了。不仅如此,他的左手也只剩下母指和小指了,中间是空空的手掌;他的耳朵也不健全,左耳朵只剩下一撮肉疙瘩了。小脚叔只所以这样有点让人难过,就是那万恶的老鼠造成的,他刚生下十多天时母亲下地干活回来,就见一只小猫一样的老鼠正有滋有味地啃着小脚叔的头呢,小脚叔却甜甜的睡着。

    人有了短缺更是要学点本领的,十岁那年父亲就把他送到了邻村一个有名的木匠家里学手艺。小脚叔心特别灵,加上知道自己的短缺,木工活学得特别快也特别好,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成了龙湾远近闻名的小木匠了,而且以打的嫁妆精巧而受到十里八村人的赞叹。小脚叔是一个快乐人,没有因为自己的短缺而自悲,最喜欢的是扎风筝放风筝和学各种鸟儿的叫声。有一次,龙湾河滩上不停地落着各种美丽的鸟儿,人们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十四岁的小脚叔正用手卷成哨子学鸟叫呢。

    到了二十岁那一年,人们只见小脚叔不停地在给别人家该出嫁的闺女做嫁妆,却听不见他用手卷成哨子学鸟叫了。娘知道他的心事,就说:咱有短缺,咱不急,有了方巧的娘给你娶。小脚叔只点点头,没有说话,又继续给人家做嫁妆去了。

    六三年,“三自一包”后,人们又突然听到了十多年没听过的鸟叫声从河滩上传来。小脚叔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但不久,人们就发现了一个秘密,小脚叔总喜欢往他花妮婶子家去。花妮,说是小脚叔的婶子,其实比他还小两岁呢。六零年闹饥荒时花妮的丈夫死了,留下了一个三岁大的儿子,娘儿俩清清苦苦的过着。小脚叔总是挤时间帮他花妮婶干地里的农活,有时也就到花妮婶家去吃饭。花妮婶总也是热饭、热汤的等着。这样的光景大概只有一年左右,村里的长辈们就不愿意了,他们差着辈份呢!最后,花妮婶终于还是改嫁到离龙湾有五十多里地的外村去了。从此,小脚叔就提不起精神来,人也一下子老了十多岁。第二年,小脚叔的母亲也去世了,小脚叔就自己单过起来。一个男人单过就没了生气,衣服上的脑油能放出光来,但人们却吃惊地是小脚叔几乎每一个有月亮的夜里都在龙湾河滩上,用手卷成哨子学鸟叫,不过人们就再也听不出这调子是快乐、是悲伤,还是凄凉。他总是独独的想花妮的一举一动,尤其是花妮那会说话的眼神、一笑就有的酒窝、蒸馍样的两个圆奶子和用枣木梳子梳着的乌发,让他永远也忘不了。后来,他总是在秋天里背着一口袋粮食给花妮送去,每次都是天不亮就上路,半夜了才回来。

    自从花妮婶走了以后,也有几次别人给他介绍女人,他都笑笑拒绝了,咱一个有短缺的人谁跟咱。粉碎四人帮那年,已经四十多岁的小脚叔在村人的撮合下娶回了一个女人,这女人大概叫留福吧。但让人可笑的是,这个叫留福的女人心眼有点不够数,因为来的这一天小脚叔给他吃的东西多,且油荤比较大,半夜竟屙了一床。结果是第二天,小脚叔就逼着媒人把这个留福送回娘家去了。从此以后,小脚叔就再也不理女人的茬了。越来越老的小脚叔,名气也越来越大了,收了一个徒弟,开始几年还带着徒弟一道给人家做嫁妆,后来他就不出去了,靠着二亩地和做点桌子椅子什么的换点钱过活。但人们经常看见他望着天空中的鸟儿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有时也用手卷成哨子学鸟叫,可人们依然还是听不出他嘴中的鸟儿是快乐,是悲伤,还是凄凉。

    前年春天的一个夜里,小脚叔睡倒了再没有起来,他就这样无病无灾无声无息地走了。村人给他换衣服时,发现他床头的木箱子中整整齐齐的码着三十四个精制的枣木梳子……

 



2 条评论

  1. 非常喜欢这样的故事,小凡兄讲出来,更有韵味
  2. 在老家很喜欢被人起外号,尤其是父亲那一辈,父亲最小的弟弟出生后因为特别瘦小,被人喊成老鼠,其实他有个很不错的名字叫曹斌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