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麻油李的喜葬

麻油李的喜葬

去评论

    麻油李虽不是龙湾村的人,但因他也居在龙湾河的河滩上,我没有理由不把他当作龙湾乡亲。我小的时候是叫麻油李麻油爷的,后来大家都喊他麻油李我也就跟着喊了。顾名思义,麻油李是以磨麻油卖麻油而著名于龙湾方圆的。他磨的麻油从来不潺菜籽油、松子油之类,因此是最香的。他整天挑着一个挑子,前头是盛麻油的铁桶,后面是盛芝麻的笆斗,悠然地走在龙湾方圆十几里。麻油里特别喜欢来骨牌,只要碰到对手,油挑子一放,就干了起来。有时,油被嘴馋的孩子们倒在窝窝头里他都不知道。

    麻油李入冬以来就不能挑挑子卖油了。三九的第二天就去世了,七十多岁的人了,说走就走也是正常的。咽气的那一天,麻油李的五个儿子五双儿媳以及十多个孙子和孙女,都挤在了麻油李居住的院子里。儿子哭,儿媳悲,孙子和孙女倒象看热闹一样,嬉嬉哈哈的。毕竟是七十多岁了,龙湾人认为人一生有三件大喜事,出生、结婚和死亡,把六十以上的人的死看作是喜事一样,人活了六七十,死了就是寿终正寝,应该高兴,所以要大办要热热闹闹的。

    象这样岁数的人老了,是要过三天的。三天之内请一班吹鼓手吹吹打打,演凑的调子也多是与结婚时演的一样,喜喜庆庆的。现在龙湾这一带常演的是“妹妹你大胆的朝前走”和“悠悠岁月”之类。麻油李过世的第四天,天一亮,掘墓的人喝过酒以后,就直奔他的祖坟而去。祖坟是解放前风水先生看过的,挖墓人在麻油李的妻子的墓穴旁细致的挖了起来,麻油李的墓穴和妻子的墓穴只隔薄薄的一层,风一吹就能透。

    在人们的焦急等待中,大总终于扯长嗓子喊:起棺!麻油李的大儿子西海,拿起一个钻了五个孔的黑色瓦盆(龙湾人称作劳盆,一个儿子一个孔,只有大儿子才配摔),啪地往地上一摔,吹鼓手演凑起来,大队人马抬起棺材向外走去。这时,一身白孝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及亲戚哭声大作的向前移着,前面是男眷,后面是女眷。与此同时,从村口到墓地的之间,左村右舍的人们也伸长着头向村里看着。哭声大作的人们,到村口突然停止,所有的女人们都放下手帕,露出红红的俏脸开始小声说着什么,这些人脸上既没有泪痕也没有悲伤,眼泡一点也没有发胖发肿,悲伤的哭声原来象戏台上的戏子一样。看热闹的人们更是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哭丧的队伍中谁长得俊。要得俏一身孝吗,那些女子穿上一身白,更衬托出一头的乌发,桃花似的脸、樱桃似的小嘴更让人看了心痒。

    棺材到了墓地,麻油李的大儿子西海跳进墓穴,用手把墓穴里的泥士捧了出来。趴出墓后,四个人用绳子兜着棺材,徐徐地下去。接着,十几个男人们每人一把锹往墓穴里填士。转眼间,墓穴填满了,再一转眼,地上突起了高高的坟头。接着,麻油李的大儿子把长长的白纸幡插在了坟头,其它人就在西海的带领下绕坟三圈,仪式就算圆满结束了。男人们拍拍身上的士,一脸的如释重负,女人们更是轻松,说笑着向来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便是一顿丰盛的酒席了。农村的酒席只要肉肥肉多就是好席,一人一顿能吃

几两肉?西海弟兄五个自然让人们吃得嘴里流油。太阳落山了,有人拍着圆鼓鼓的肚皮,打着饱咯的走了。

    麻油李的一生最终就这样以人们的一顿饱餐而结束。

 



2 条评论

  1. 如同回了老家一趟…… 小时候,老家人形容谁家富裕,常常这样说:“他家有的很的很!一碗面条半碗油!”呵呵,我甚至想过自己为什么不托生在卖香油的人家
  2. 你写的习俗和我们老家差不多,办喜事和老年人的丧事都要请戏班子,不请的话说明子女不孝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