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是城市街拍摄影师

我是城市街拍摄影师

去评论
安徽新闻综合广播《新闻瞭望》2014年10月31日 《我是城市街拍摄影师》   10月20号,《三联生活周刊》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组合肥摄影师刘涛拍摄的城市街拍作品,这些充满幽默、戏剧、甚至荒诞的图片迅速在网络上流传,一周时间,这条微博被转发55000多次,评论8600多条。而刘涛并非专业摄影师,他的职业是合肥市自来水公司的一名抄表工,这引起了人们更大的好奇心,今天的节目,一起了解这位80后城市街拍摄影师的生活和摄影世界。     【记者:刘涛是个什么样的人呢?A:爱好兴趣比较广泛,工作之余,拍拍照,搞得也不错。B:性格非常开朗,对同事、对朋友都是非常铁的。记者:他的照片有什么样印象呢?B:非常有创意,一般人真是想不到的。C:他用他的眼光告诉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挺有意思。】   傍晚五点多,合肥市自来水公司的抄表工刘涛刚刚下班,骑上摩托车,来到合肥市小东门的一个摩托车寄存处,存好车,开始了今天的“城市漫步”:【出录音】顺着阜南路,走到六安路,叉到淮河西路,霍山路也转一圈,再往三孝口,基本上每天都拍4、5个小时,天天都拍。   2010年,刘涛从一台数码相机开始了自己的摄影生活,每天8点上班,骑着摩托车到各个单位的楼顶抄水表,10点钟抄完,就去街头拍照到12点半。下午下班后再从5点钟拍到8、9点。而他的拍照范围,是以合肥市老城区为主体:【出录音】小相机没有那种压迫感,一开始也是什么都拍,没有什么方向,在市中心,寻找,寻找素材吧,都是练习的过程。后来就想记录人的一种情绪,人跟背景、城市之间的关系,慢慢有种雏形出来。   在拿起相机之前,刘涛并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何况举起镜头对准陌生人,一次街拍中和一位流浪汉的“交锋”让刘涛对“摄影”有了新的认识:【出录音】在北油坊巷拍照有一个人在垃圾桶那边,当时7、8点钟时候,灯光照剪影挺有感触的,我就离了很近去拍,越拍越近,被他发现了,一下跟我后面追,我就撒腿就跑,当时就像抓小偷那种感觉。后来我就回去了,买了个芙蓉蛋卷(给他),我说我是摄影爱好者,他说不希望家人在报纸上看到他混的不是很好,第一次对我感觉蛮震撼的,通过摄影,了解到别人的生活。   “摄影,最重要的是镜头后面的那个头”,这是一句在摄影圈流传很久的话,在一千多个日夜的城市行走中,刘涛从起初没有太多的目的性,到渐渐对城市街拍有了自己的思考:【出录音】摄影复制现实中的东西,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带入进去,带有巧合性,在这个瞬间。对我来说就是通过大量的拍摄,累积某些地方,这个人必须有个东西在这,那里有个环境会引导到中心这地方来。   三位穿条纹上衣的陌生人出现在同一镜头里、轮椅上的老人和儿童车里的孩子、流着冰鼻涕的塑像、谢顶的男人望着市中心被拆除的地带,刘涛的城市街拍,并不是以传达美感为目的,而是在对比、冲突、冷幽默、温情的瞬间里,表达出对生活的乐观,对城市变迁、时光流逝的记录,对现实的无奈和嘲讽,刘涛:【出录音】我选了大多数是巧合、荒诞性的照片,还有些真情流露的感觉。小孩坐在母亲电动车上,下大雨天,她一直躲在雨披底下,她母亲可能怕她害怕把雨披撩起来逗她开心。正好就发现那个场景,那个小孩看她母亲的眼神,当时的光线、对面车的灯光正好有个暖色的补光,对我自己是个触动,这个是我想要的东西。   从2010年开始拍摄,刘涛就把自己的认可的城市街拍照片上传到网络总共约2、3000张。作为一位城市街拍摄影师,他的摄影履历上也仅仅只入围过2014年三影堂摄影展,以及和合肥其他摄影师合办过小型影展。而这次通过微博传播,可以说让刘涛一夜爆红,央视、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纷至沓来,刘涛说,觉得自己懵了:【出录音】我就懵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网上评论,几千人评论,不知道怎么去选择。希望给别人带来动力吧,城市人与人之间关系还是比较冷漠,我希望很多人能够自己看看世界,更多的关心周围。他们通过你的照片,可能觉得合肥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法国摄影师罗伯特·杜瓦诺总在拍摄巴黎,日本摄影师森山大道镜头总对准东京新宿,摄影大师的作品是刘涛拿起相机的动力;喜欢小人物视角的电影、喜欢漫画让刘涛的作品渲染上自己独有的风格。对于城市街拍这一并非摄影主流的摄影题材,刘涛说,也希望这阵子热闹过去之后,再继续拍下去:【出录音】摄影,能够把自己的感受跟更多人交流。拍的都是合肥嘛,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通过城市的舞台,跟我心中风景进行对照,我的照片永远就是从小东门,三孝口,金寨路再绕回来,一个范围,也不会去别的地方拍,所有照片都是在这里。我就能看到不停的人的变化。   评论员常河点评: 观点:刘涛和他的照片突然走红,我个人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他的照片以幽默、近乎荒诞的方式展现了都市普通市民的生活状态,这甚至可以看作是表面光鲜的都市不太为人所知的另一面;第二,他的身份不是专职摄影师,而是一个自来水公司抄表工,换句话说,是平民摄影师;第三,网络传播的迅速便捷,给他这样的业余摄影师提供了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借用网络上的一句话,“高手在民间”,民间艺术家因为很少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也没有职业艺术家创作任务的压力,而且大多出于对艺术的爱好,他们更多的是凭借着自己的直觉,自由地行走,自由地创作,自由地表达,恰恰是这种自在而松弛的状态,才使他们的作品更加接地气,更有烟火气,更有生活的温度,因而也更能打动人心。      但是,很多媒体在介绍刘涛时,不是把眼光放在那些有意思的照片上,而是刻意突出他的身份“抄表工”,这样的新闻,其实等于给刘涛贴上一个挥之不去的标签。事实上,艺术并不只是艺术家的专利,任何人只要热爱生活,有一颗要表达的心,都可以在艺术的国度里飞翔。另外,我们必须看到的是,刘涛的摄影更多地具有记录生活、发现生活的价值,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衡量,还与有些媒体轻易评价的所谓“大师”有着不小的距离,确切地说,他应该算是平民摄影师,他的成功,源于他的坚持,他的用心,他的对生活的独到发现。所以,任何对刘涛这类平民艺术家的过度解读或诋毁,都是不公平的,捧杀或棒杀,都不是应有的态度。希望刘涛别在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热潮中迷失方向,更别迷失自己,而应该继续保持成名前的平和心态,这样才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记者手记: 想在正文和常老师已经很丰满的点评后再啰嗦几句,甚至在第一时间采访到刘涛,仍然避开风口浪尖的媒体发酵时段去添砖加瓦的来一篇。   刘涛如同自己喜爱的小人物电影里的小人物一样,也许会坐趟过山车。从只是在地方小圈子里略微有点名气,到一夜爆红,懵是必然的,估计三联的编辑也不会想到这样的发酵效应。只是新闻如同快消品一样,今天你红了,一个月后呢,三个月后呢,多少人还记得呢?红的当下,每家媒体如同蝇般飞来,挺多时候,觉得媒体只是说,我没有错过这样的新闻资源,新闻人物出现的时候,我占据了。   很多媒体喜欢在标题里着重推出“抄表工”,抄表工怎么了,抄表工也是正常职业之一,这个岗位上出现摄影师不是扭曲的现象吧。刘涛的成长,他的喜好,他行走的世界,决定了他在他生活的圈子里,在别人喜好篮球喜好牌桌和其他喜好之外,有了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和职业有关吗。   在别人的稿件里以及和我聊天里,刘涛都说到,他非常珍惜去北京三影堂参加影展、徽风色影组织的香港外拍的机会。是的,他并不是一个经济收入很好的摄影师,在别人动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攒攒积蓄便能达到飞行任何拍摄角落的时候,刘涛也只能合理有效的利用了他的摩托车,他的城市,他的相机,来完成他的拍摄梦想,而且是始终在坚持的梦想。即使他的一夜爆红,也来源于近五年的坚持,并不是一场天降的运气。   走红会给刘涛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我想了一阵子。他是街拍摄影师,没有人会找他拍美美的人像;他镜头里的风物,地产商、旅行商也不会心动。也许会有些支持拍摄的项目吧,只是人上了一个台阶后,只会面对更挑剔,更苛刻的要求。那个爱漫画、只是因为爱好而走上街头拍照的刘涛,还能够保持单纯如初吗。   莫名的,新闻的悲凉。  


4 条评论

  1. 看了央视面对面对他的采访,我觉得,艺术这件事,其实就是自己玩的高兴,因为玩得高兴,才会用心,有乐趣,这就是价值。今天的刘涛,肯定没想到要出名,或者出名也不是他的本意。他能不能回到原来的状态中去呢。我有些担心。我一直觉得,如果对做一件事,没有兴趣,只有利润,可以做,但是不能一直做。。我觉得,玩,非常重要。极其重要。
  2. 还有,刘涛不是突然走红,其实在摄影圈他早就红了!他基本上算是一出手就非同凡响,引起了圈内人的注意。只是这次由三联微博向圈外推广,再次引起更多广泛关注。但,这是刘涛这几年‘发酵’的结果。三联不是随便推广一个摄影者,随便推广一个人也不会引起多大反应。这再次证明:只有闪亮的东西才会发光。
    • 马骏 说道:
      谢老师讲得对,跟他聊天的过程中,觉得他思维还是蛮单纯的,想法、目的也很直接,红是好事,也是压力,希望在磨练中继续前行~!
  3. 三联的微博一发,当晚我就收到三个索要刘涛手机号的大报记者电话。我以前跟别人说过:‘这才是开始,刘涛走出国门办展览接受采访是迟早的事。只要他还在坚持。’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