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幸福到泪流

幸福到泪流

去评论

拗不过小儿的纠缠,“香港迪斯尼乐园”开业没多久,就一家大小,办了“自由行”,到香港转了一趟。其间,最深的感受就是:人,竟然可以如此幸福地过活!

在深圳罗湖关口,刚过大陆中国的地界,就发现一切都是别样的景致了。这不同,首先体现在只有一线之隔的厕所的洁净与否上。这边的厕所,气味,不说浊臭满天,至少是不那麽悦鼻的;地上,是星星点点的人洗手后沥下的水滴;脚从水滴上踩过,留下一个一个或浓或淡的脚印;脚印叠加,成了灰头灰脸的一片。而那边的厕所,气味,不说诱人(说诱人,倒显得我变态且崇港了,呵呵),至少跟人的嗅觉不犯呛;地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因为洗手池边上,有提供把湿手檫干的桶纸(大陆再穷,这门面处提供类似用纸的钱还是该有的吧?)。

在港的几天,发现,香港虽然拥挤,但是干净(无论是街面,还是诸如地铁、巴士、的士等交通工具,有序(很少有交通阻塞,即使上下班的时段),以人为本(无论是所住宾馆、还是所去场所的设施、服务,把你的每一处细小的需求都照顾到)。

此行,主要是满足儿子的要求,逛迪斯尼乐园的。原以为迪斯尼乐园纯是娱乐孩子的,没想到,还没进大门,我就被那别致、壮观的大门深深地吸引住了。随着步子的前移,我就感到,时光在忽忽忽地倒流、倒流、倒流。须臾,我成了和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跟他一起,时不时兴奋得尖叫了。听的士司机的建议,我们先坐园里的火车,到乐园的底端,从后朝前玩。

“幻想世界”,置我们于迪士尼故事中。在这儿,我们找到了那些可爱的迪士尼人物,像小熊维尼、白雪公主、米老鼠、唐老鸭、跳跳虎等等,排队与它们合影。接着,坐到迪士尼故事里的大咖啡杯内,任由它绕着自己的轴自转,任由它随着底部的大转盘和其他大咖啡杯共旋。下来后,老婆说,坐在大咖啡杯内盘旋,感觉人就是西瓜皮一块,滑到哪是哪,不必想昨天都做了些什麽,也不要问明天还得做什麽,那种感觉,好。我倒是因为没找好落眼神的地方,咖啡杯旋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差点被旋吐掉。然后,到这个区域的剧场,看“迪斯尼歌曲金奖典礼”。剧院内富丽堂皇,但不显俗艳,给人一种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丰沛富足感。舞台上演员的服装,也是朝富丽堂皇、繁复眩目上靠,他们载歌载舞,极尽生产欢乐、祥和之能事,无论是唱“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Colors of the Wind”,还是串联歌曲时插科打诨,他们身上迸发出的欢乐情绪,都深深地感染着观众席上的每位。以前,类似的大型演出,也是看过的,却从来没有这麽强烈的震撼。

“明日世界”,是一个充满科幻奇谈及实现穿梭太空幻想的地方。每个游乐设施、商店及餐厅均以机械人、宇宙飞船、浮动星体作装饰。“巴斯光年”部分,类似于一般的电玩设施,没有太大的惊喜。乘坐飞船,飞越“太空山”(SPACE MOUNTAIN),倒是让人兴奋连连(老婆怕那船上滚下翻,受不了,没敢上去)。我和儿子进去,同搭一船,进的太空。初始,漆黑一片。雄浑的音乐由微弱处,慢慢升腾。随着音乐的上浮,我们周围的星星,先是点点,然后渐渐增多,在音乐的高潮处,飞船把我们送入星光斑斓的太空:我们的上、下、左、右,全是闪着金光的星星!那种眩目的辉煌,那种巨大的震撼,一下子攫住我。侧头看儿子,他都傻了,两眼大瞪,都指了!然后,飞船又进入黑暗的空间,开始疾驶,一会儿正着,一会儿倒着,一会儿又侧着,在太空中穿行,偶尔,你能看到飞船在轨道上疾驶时檫出的火花,在身边一闪而过……激烈的颠簸后,飞船的速度缓下来,送我们到出口。见到老婆,她问我:“你怎麽哭了?”“没有呀?”“看你脸上。”我用手一抹,竟真有水样的东西在眼角周边。许是刚才太激动了,泪水出来了,都没意识到。

“美国小镇大街”,是依照典型的美国小镇设计而成的,极富怀旧色彩,所展现的,是电灯取替煤气灯、汽车代替马车的年代,这些怀旧设计,把我们带进遥远的过去。在这儿的大街边看乐园大巡游的时候,赶上正午,虽然艳阳高照,但太阳已少了夏日的威力。街两边,挤满了等待的游客。音乐响起了,循声扭头看去,向这边欢舞过来的演员,带出锦缎般眩目的彩车。彩车上,演员表演着一部部迪士尼动画片的经典片段,《白雪公主与小矮人》、《狮子王》、《美女与野兽》……彩车与彩车之间,是载歌载舞的土著或菲律宾、马来西亚籍的演员。如果说,金奖典礼上演员的欢乐还有灯光、烟雾等烘托,不好辨别他们是否真地开心,那麽这些从我身边歌舞过去的演员身上的开心,确是真真切切了:他们明亮的眼眸、微黑的面庞、灿烂的笑容、因开心的笑而涌在眼角、唇边、面颊上的肌肉的起伏(不是皱纹,更不是沟壑),清清楚楚曝光在我心的底片上。看着看着,我突然觉得两眼发热,鼻子泛酸,莫名地竟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深吸一口气,想屏住那温热的液体涌出来,但是,这种努力,终落于徒劳,它们还是硬挤破我意念的压制,钻了出来。出来了,倒也好(我也不怕跌相——反正这儿除了家人,也没啥人认得我),心里平和了许多,不再被那太强烈的兴奋、激动、颤栗鼓胀锝受不了……

从迪斯尼乐园回到闹市区,在“又一城”底楼一家越南餐馆吃饭。餐馆敞开式的,紧邻一人造溜冰场。饭菜还没有上来,我们就坐在那儿,喝水,看人家溜冰。溜冰场上,有大人,更多的是孩子。他们有的怡然慢滑,有的快速穿行,有的来点高难动作,有的摔倒了、又爬起来……冰鞋过处,是一片雪白的飞沫。相同的是,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笑,成熟的笑、童稚的笑、灿烂的笑、放肆的笑……我们三个,都有点呆了,侍者上菜的时候,我们才醒过来。

吃饭的时候,儿子注意力还是放在那滑冰的孩子们身上。老婆突然问我:“我们怎麽很少这样发自内心地开心呢?”我想了半天,说:“除了物质水平的差异外,应该还有人文环境的不同。大陆中国,长时间进行去人本性的教育,灭了人本真的天性,不说成年人,就是小孩,也被弄得像个小老头、小老太似的。还有,可能与地理位置也有关吧?香港、菲律宾、马来西亚,处在亚热带或热带地区,阳光充足,水分丰沛,世间万物,生命力旺,但生命期短。可能,这里的人就像那短命的樱花,不放过享受短暂生命中的每一瞬间吧?”

阴沉沉的秋日午后,呆在温带的小城,枯坐在电脑前,敲这些文字的时候,心里一直充盈着去年此时在艳阳当空的香港或穿行或驻足或歇息时心里奔涌的那股快乐。感谢文字和记忆,帮我留住、重构了这一段幸福的时光。

 



3 条评论

  1. 迪斯尼乐园史上最强广告:)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我不光是为DISNEY LAND 做广告,还为WESTERN CIVILIZATION做了广告。嘿嘿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