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如此抠门也是一种病

如此抠门也是一种病

去评论
最近,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一举成名”。这个在反腐风暴中被拉下马的小小的科级干部,家中竟然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和房产证68本。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个超级大富豪对自己却很是抠门,据说他平日里从不露富,而且非常舍不得花钱,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他往往只要一碗面条。据职工们反映,作为单位的“一把手”,马超群还非常喜欢贪小便宜,不仅下属收上来的罚款他要截留,就连单位发水果,他也一定要比别人多留几筐。可见,在马超群看来,仅仅“够”还是不行的,只有“多”才算是好。 梳理近年来的反腐成果,象马超群这样不求“够”但求“多”的贪官,还远不在少数。比如2010年9月,贵州省贵阳市市长助理樊中黔因为犯下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而被法院判了死缓。然而论起他的贪腐,周围的干部群众谁都不相信。为什么呢?因为樊助理平时生活非常节俭,他不抽烟,不打麻将,也不嗜酒,更没有包养情人、二奶之举,他的手机修了若干次还在用,一双皮鞋换了三次底仍穿在脚上,这怎么看也不象是个贪官啊。不过还是且慢下结论,看看办案人员都从他办公室和家里搜出了些什么:人民币1005万余元、美元4万元、欧元0.8万元、港币24.8万元、金条50根,另有大量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樊中黔后来向办案人员交代说,他从小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对于浪费,他甚至“连学都学不会”,况且他也不需要这么多的钱。如今因为受贿而成了阶下囚,樊中黔自嘲自己是“贵阳市最大的傻X”。 马、樊二人的贪腐事例活生生地告诉我们,即便是正常收入已经足以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即便是自己向来生活勤俭从不骄奢淫逸,但只要心灵深处的贪念未灭,就永远也没有感觉到“够”的时候。这一南一北两大贪官,一方面拥有万贯家财,另一方面又抠门抠到了家,这样的二律背反似乎已成为他们生活的常态,如果仅仅用一个“贪”字来下结论,似乎显得过于简单化了,或许,这还算得上是某种病态吧。 其实,类似这样病态的人,古往今来还真有不少。南朝刘义庆在《世说新语》里,就为我们刻画了一个名叫王戎的土豪。这个王戎,“既贵且富,区宅、僮牧、膏田、水礁之属,洛下无比”,真正是个如假包换的大财主。不过,富豪王戎却有着许多病态的习性。比如,他家李子树栽得不错,个大味甜。王戎卖李子时,生怕别人得到了他家的李子树种,便将李子核钻了眼再拿去卖。王戎有个侄儿结婚,他只送了件单衣,侄儿作欢喜状收下后,蜜月还没度完,王戎便又想着法子去把单衣给要了回来。王戎女儿嫁给了当时的名流裴頠。有一次,裴頠因为临时周转不开,便让夫人向岳父借了些钱。后来女儿回娘家时,见王戎脸色不对,于是便赶紧把借的钱给还了,这才让王戎的脸色由阴转了晴。只是王戎虽然怕别人占了他的便宜,但却也不愿占别人的便宜。比如其父王浑官至凉州刺史,官誉一直不错。王浑死后,他过去的下属感其恩惠,送来了数百万金的丧仪,但王戎却将这些钱一拒了之。可见,王戎的吝啬小气虽然与马、樊等贪官有得一比,但若论起节操来,那还是要将这些贪官给甩出一大截的。 总之,不求“够”但求“多”,与不买“对”只买“贵”一样,都是一种病态的行为。而绞尽脑汁慷国家之慨,硬要去做这样的“傻X”,那就更是病入膏肓没得治了。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