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放  开》

《放  开》

去评论

      坐在元一的1号电影院里看奥利弗·斯通的《世贸中心》。一贯擅长深挖掘的奥利弗似乎放弃了尖锐,他以一种近乎温和的方式再现了与政治无关的人性主题。当被深埋在地下20英尺处的 Nicolas Cage 回答港务局同事:“我干警察16年了”,同事戏醵他:“大半辈子都过去了”时,我突然间想到自己,我好像已经工作10年了。20岁大约懂事,30岁已然成人。十年了,我美好的成熟人生竟过去了三分之一!仿佛一眨眼的功夫,我坐在电影院里看到了自己的暮年。心一瞬间被抓得铁紧,像 Cage 被轧在黑暗的巨大的钢筋混凝土下,一下都不能动。
       前晚和几个同事开车去肥西吃土菜,结果遭遇来合肥之后最难吃的东西。从咸狗肉到大青菜,从耳朵菜到胖鲫鱼,老板拼命地往里面倒盐。请注意,是“倒”。只是我实在喜欢那样的环境,就是农家大院,门前一条大黄狗,忧伤地趴在地上想心事。没有包厢,只有房间,房门还是带纱门的。后院很大,可以停几辆车。厨房看上去很朴素,看到大灶像见到了亲人。餐桌上我正在嫌弃老板的盐呢,同事说,哎,别怪他们了,他们的主业是种田。我想起上周我们去的躲在双岗的一家巷子里的无名土菜馆,酱爆排骨、腊肉白干,简直不是人吃的菜,是神,太好吃了!就在同一条路的不远处,一家民间私房菜隐藏在一栋民宅的二楼,狭窄的空间里坐满了神采奕奕的食客。干锅酱鱼头、卷蛋饺、蒸香肠、私房豆腐。唉,那菜怎么做出来的,现在想来还流口水。从肥西往回开,已是晚九点。我们决定夜上大蜀山。上山小路漆黑一片,伸手五指不见。大灯打开,能见度只有4-6米。四个男人像小公牛一样窜到山顶,有人朝大地撒了一泡尿。下山之时,合肥城下起了大雨。
      《放开》又是一首好歌。“春去秋来,花谢花开,记忆深埋那片心海。所谓纠缠,只是伤害,没有人去灌溉,一切成黑白。只是我还放不开,对你太依赖,只是我还不能够释怀。只是我还放不开,内心的阴霾,无法忽视真爱的存在。”想起曾经答应过给重庆一个好朋友写歌,一句都没写。我只会简单的谱曲,我得找一个能帮我编曲的人。其实,放不开又如何?例如文字,我都奇怪自己会离它这么远。多年前我就不再是个诗人了,我甚至不再是个作家了。我最好连文学青年都不是了。这样多好。人也是如此。很多事我们不能怪自己。回头,更要往前走。
       再回到电影,改编自同名漫画的《墨攻》无疑是我期待的一部好片。2300年前的战国、墨家的传奇故事、兼爱非攻的精神,这都不是我所感兴趣的东西,至于像刘德华、安圣基、王志文、范冰冰等所谓豪华的演出阵容,也不能成为吸引人的理由。倒是导演张之亮、摄影阪本善尚、动作董玮、美术易振洲这四个人,是我曾经或者正在关注的生猛才子。真正诱惑我的,还是我脑海中的古代战争的场景。想象一下:上有漫天风沙,下有无尽黄土,孤零零一座城,十丈以上光滑的墙。几万大军要躲过远远奔来的箭、矛,近处泻下硕大的石块、滚烫的油,人与马都要撕声力竭往前狂奔。没有任何选择,架起云梯,前仆后继,从此攀上鬼哭狼嚎的不归路,一路还要遇见不断坠下的手足兄弟。幼时的我就扼腕过电视上这样的悲痛场面。《墨攻》,打算请办公室全体同事一起分享。
       顺便说一下,我的电影年卡里还有四十多场电影,倘若真要在一个半月不到的时间看完40多场电影的话,我一定会疯掉。天底下我的亲爱,你们要是来合肥的话,我,我,我请你们看电影。



2 条评论

  1. 兄弟,羡慕你还有看电影的时间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