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鸡毛蒜皮(上)

鸡毛蒜皮(上)

去评论

    初冬的雨,淅淅沥沥,犹如浇在我的心上,让人感到世间的微寒。
    我们几位同志挤在车厢里,瑟瑟发抖,焦急地等待着另外几位同志的到来。
    这是星期六的上午,我们约好了要一起乘车,到殡仪馆里去参加一位同事母亲的追悼会。
    已经过了约定时间的20分钟,那边已经来电催了,再不赶过去,就参加不上追悼会了。因为殡仪馆的生意出奇的好,租赁灵堂的时间,是有限定的。我们先到的同志分别打那几位同志的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关机。也许,他们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睡懒觉呢。
    殡仪馆这个地方,不是每个人都想去的。可是,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去。就像今天,你不愿去也要去,因为每个人的肩上,都要承担一定的道义和责任。当然,如果你真的不想去,也是可以的,那你昨天就不应该报名,若是今天临时有事,也应该打电话说一下,以不接电话或关机的方式逃避此事,让其他的同志在雨中傻傻地等待,不应该是君子之所为。在我们老家,别人家办喜事你在交了份子钱之后,可以不去,如果别人家办丧事你要是接到了通知不去,这就说明你的为人有些问题了。
    汽车开动了,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等到那几位同志的到来,我们都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在去殡仪馆路上,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诚信,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要求我们要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你要么不答应,一旦答应,就要承诺。人的一生是漫长而又短暂的,从出生的医院到人生终点站,仅仅是一段路。那么,我们在这段路上,应该留下怎样的脚印?换言之,我们应该怎样做人和做怎样的人?
            二
    今年8月,应朋友之邀,参加“新安作坊”活动出了一本书。一时间打电话和发短信要书的,一个接一个,让我有点应接不暇。虽然这样,我还是做到了有求必应,签上他们的大名一一送去,可以说是不辞辛苦,前后送书300多本(这里面也有一部分是偶自愿送的,不在此文的评说范围)。
    这期间,除了《解放军报》文化部副主任李鑫、《中国纪检监察报》总编室主任范青安及马丽春老师、常河老弟、杨菁菁老妹先后发书讯、写书评和大部分战友及小部分好友热情的祝贺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保持着沉默。其实,我是很想听听他们的看法的,哪怕是伪心的恭维或是敷衍了事的应酬,总是体现了对我个人心血和送书辛苦的尊重。索书时的热烈和得书后的沉寂,实在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这就像邻家生了孩子一样,你怀着很强的好奇心跑过去看,可看后扭头就走,连个“孩子真胖啊、孩子好可爱啊”这样的客套话也懒得说,倒是那位做了母亲的人追上来问你:我的孩子怎么样啊?你依然“呵呵”着,不置一词,好像那个孩子根本就不值得你来看的一样。若是这样,那你还主动跑来干啥呢?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要是那位孩子的母亲,会作何感想?像你这样连句客套话都不肯说的人,是不是到了要好好想一想应该怎样为人处世的地步了?
    人和人之间的友谊,都是在一些小事上建立起来的,这也是衡量一个人厚道不厚道、值不值得相处的一把尺子。所以,出了一本书,让我从一个侧面体会到了百味杂陈,这何尝不是上天给我的一笔财富!在这里,我对在《解放军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新安晚报》、《安徽商报》、《江淮时报》和央视及网站上给我掌声和喝彩的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杨扬和老牛都说,收到作者的书,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发言,并表示自己一定要读,然后写点书评,发表一些感慨,这是自古以来就保留下来的美德呀。

    我不要求你长篇大论,因为你很忙,但我想你说上只言片语的时间总是有的,相互交流一下,总是能加深友谊,并能帮助作者坚定或修正今后要走的路。

    在长长的人生中,有些人是可以交往一生的,因为“厚德载物”,他们在提高自己的同时也在提高着别人。而有的自称是朋友的人,则有可能被列入“删除”的行列,因为你不佩做朋友。

    人的一生要经历许许多多的风雨,大家有缘相识,就应该用心彼此去温暖对方。其实,“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你在温暖别人的同时,又何尝不是温暖自己呢!
    当今社会最大的病症之一就是:多了不该有的冷漠,少了应该有的热情。就连那些很年轻的脸庞,也都套上了冷漠的面具,好像曾经受过很大的伤害一样。真不知道他们到了若干年后,心中那点残存的余火,会不会真的熄灭,变得连点人情味也没有了(有一点点刻薄,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偶不是说你哩)。



1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