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每个人都不容易

每个人都不容易

去评论
116,歌手姚贝娜身患乳腺癌不治,病逝于深圳,年仅33岁。当天,微信朋友圈就被这个不幸的消息给刷屏了。看来,和我一样打心眼里喜欢这位湖北姑娘的人,还真不在少数。也是啊,年轻漂亮,歌声甜美,尽管身患绝症,但却能始终勇敢面对,象这样美丽、坚强的女孩子,还有谁会不喜欢呢?大煞风景的是,果然有一个比我小了十来岁的朋友,很冒失地问了句:“姚贝娜这人谁啊?”我晕,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是要逼我绝交的节奏吗? 其实,知不知道姚贝娜,也没有那么重要,只是后来因为姚贝娜之死而引发的一场有关新闻伦理的大争论,假如你还是不知道,恐怕你就真地out了。这场大争论之所以会挑起,原因就在于姚贝娜的经纪人曝料称:姚贝娜去世后,深圳某媒体记者竟乔装成医务人员潜入太平间拍照。对此,该经纪人怒斥媒体“没有做人的底线”,是在做“龌龊的事”,并要求其主动道歉。当此消息在网上散布后,网友们几乎一边倒地声讨起媒体人的无良,甚至还有人恶狠狠地说:“姚贝娜弥留之际,却是许多记者们的狂欢。他们纷纷等待着那个成为新闻的时刻。”只是,媒体真有那么不堪吗?“等着姚贝娜死”的记者真有那么无良吗? 118,深圳某媒体发表致歉声明,称该媒体记者“确曾进入临时手术室拍摄眼角膜手术过程。当亲属表示拍照不妥时,记者当即删除了所有照片。”也就是说,记者并无所谓潜入太平间拍照的情事发生。而从事过新闻工作的人也都清楚地知道,记者或采写稿件,或拍摄照片,无不以能够发表为最终目的。而无论中外,也无论哪家媒体,都不大可能将记者拍摄的死者遗容照片登诸报端。因此,记者潜入太平间拍照的可能性应是极小的,这一点,在深圳某媒体的致歉声明中也得到了印证。至于记者在此次采访中究竟有无失范之处,这虽然有进一步甄别的必要,但若将一些“莫须有”的帽子硬扣在记者头上,那也是万万使不得的。而称“姚贝娜的弥留”,却是“记者们的狂欢”,则实属牵强,毫无道理可言。姚贝娜是娱乐圈“名人”,这就符合了新闻价值判断中“显要性”的要素,因此,记者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有关她病情的消息,甚至是她不幸离世的坏消息,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职业行为,其目的正是为满足受众的知情权。“大事发生时,我在现场”,这是许多记者对自己的职业期许,难道今后再遇到此类事件时,记者们都要敬而远之不成? 然而,事情还没完。很快,又有网友从姚贝娜去世后的消息刷屏,联想到同样是刚去世的中科院“布鞋院士”李小文,因而愤愤地称:一位歌星去世则备受关注,一位科学家去世却少人问津,两下对比,真是让人唏嘘不已。更有一些愤青,对当下媒介的娱乐化倾向大加指责,甚至认为整个社会风尚都让这种娱乐化倾向给扭曲得变了形。嗯,这怎么说呢?刚过而立之年的女歌手,和年逾六旬的科学家之间,究竟又能有多少可比性?科学家离开了我们,当然值得怀念,而女歌手英年早逝,同样也让人心生悲悯。网络的开放环境,加上网友的日益年轻化,使得姚贝娜之死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非得上纲上线呢?唉,大伙还是都散了吧。 我很希望能再听到姚贝娜的歌声,也很希望中国能出现更多象李小文这样的科学家。当然,我还很希望人们都能理解守候在姚贝娜病房前的那些记者们,因为我也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他们付出的辛苦,不应该只有他们自己才懂。 每个人都不容易,真的。                         2015118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