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带上闺蜜去旅行

带上闺蜜去旅行

去评论
  1月15日晚9点,坐在新桥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我和筱懿一起等待着合肥与暹粒间第一班直航飞机的到来。   世间很多事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两年前,我们曾策划过一趟闺蜜旅行,目的地就是柬埔寨。但因当时没有直飞航班,加上我做事一项有拖延症,后来这位“秒干”公主干脆不催我了,跟着另三个姑娘去了清迈度假。 该来的还是会来。 作为万达环球国旅暹粒直飞航程中,唯一受邀的自媒体代表,这趟暹粒之旅完全是计划外的惊喜。因为没时间做攻略,在机场候机时,我埋头捧着一本刚刚到货的LP,而李公主则打开电脑包,分夺秒地蹭无线网络,给我们亲爱的读者们做留言回复。 有人说旅行是检验情侣关系的试金石,因为旅途会放大人性的各种“小”。 我的partner,这趟行程我们会一路顺利吗?  

1.和多啦A梦一起旅行:

  我们怎么会是一条船上的人?从旅行开始第一秒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我拉着从淘宝买的20寸小箱瑟瑟发抖站路上,遥遥看见李公主气宇轩昂地拖着她28寸rimowa走过来。她惊讶地看看我的小箱子,“就这些?”我点点头,“去欧洲也就这箱子,还有一半装的是零食……”她点点头,“的确是条汉子!”   坐在去机场的车上,她还是有点疑惑,忍不住回头问我:“你带洗发膏了吗?沐浴乳呢?润肤乳呢?蒸汽眼罩呢?面膜呢?带几双鞋?有没有裙子?有没有带墨镜?” 我咽咽口水,指指自己的近视眼镜,“我没鼻子戴呀……” “哦……”她恍然大悟,又回过头去。 然后我恍然发现,下次旅行,只要带个李筱懿就足够了,哈哈哈。 上飞机前一秒,她发一片蒸汽眼罩给我。 手机没电,她掏出和IPAD MIN一般大小的20000毫安充电宝递过来。 洗澡前,她递给我黑丝辫绳。 饿得头昏眼花时,她变出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说:“怕你低血糖。” 我根本没看天气预报,带的都是短袖,居然从她那扒拉出一件能穿上的牛仔外套。 她背着电脑到暹粒,怕当地治安不好,第一天思索要不要把电脑寄存前台。我特别怕麻烦,催她快走,“丢了好,丢了正好买台苹果,多轻啊。”于是两个二货兴高采烈出门了。 她是个酒店控,我意外在LP上发现有100历史的暹粒来福士大酒店,那里曾经接待过卓别林和杰奎妮肯尼迪,于是我们愉快地选在自由行那天,参观完暹粒国家博物馆,拐个弯去来福士吃自助午餐,下午再做一场正宗的柬式按摩,好完美的一天!   年轻时都喜欢“我做主”的感觉;年纪大了于是有了“你做主”的圆滑。这份圆滑并不全是世俗智慧,而是愿意接受不同的坦然,这个世界其实没有绝对的好与坏,任何体验的完整性都是和当时那个心态有关。一场好的旅行,两个旅伴绝对不是攻城和防守的关系,而是互相学习互相欣赏的过程。 花钱出门就是看不同,旅伴是最近距离体验不同。 干嘛不好好享受呢?  

2.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

    有人问我,去暹粒看什么? 其实,很难说,去暹粒看什么。一千年前的高棉文化?那些震撼人心的石雕?看树根如何与磐石交融?精美的佛教砖雕?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第一天吃完午餐,去的第一个景点是吴哥窟,俗称为小吴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寺庙,也是吴哥王朝国势达到巅峰时期的代表作。   刚下大巴车,好几个小孩涌过来,他们光着脚,面目黑黢黢的,伸着脏兮兮的小手,呜呜哝哝说了一大串话。我被吓了一跳,直到看到同行的湲湲从包里掏出几颗糖果,才知道这些孩子在用生硬的中文说:“姐姐,糖果。” 后来几天,我无数次遇到那些脏兮兮的小手,他们要不在讨要糖果和饼干,要不兜售着关于吴哥的明信片,要不卖些最简易的笛子,在去洞里萨湖的游船上,还有两个孩子给每个游客做肩部敲打按摩,十分钟不过讨要人民币2块钱。 成为母亲后,我特别受不了孩子乞求的眼神。去洋人街买了饼干放在背包里,但孩子实在太多,只要给了一个人,又不知从哪里涌出更多的孩子。 我开始替这些孩子难过。柬埔寨80%的人口是最贫穷的农民,孩子们的教育虽然是免费的,但是基本只上半天课,剩下半天则去做各种各样的工作贴补家用。如果想在这个教育水准并不太高的国家好好读书,还要参加老师们开办的各种补习班——当然,这些都是地导介绍的。   去圣剑寺那天早晨,在门口遇到一个做保洁的女人,她正在努力清扫着大门口的落叶,她小小的孩子一直在尘土飞扬的地上四处乱爬,她不停把孩子抱到一张装垃圾的巨大的黑色塑胶袋上。我掏出包里唯一带来的一颗棒棒糖递给那个孩子,那个年轻的妈妈生硬地说着“谢谢”,无知的孩子拖着小鼻涕,抓着那只棒棒糖,摇着瘦瘦的胳膊,乞求地看着妈妈。 你知道吗,其实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无论他们生活在哪里。    

3.静距离看看什么叫笨功夫

    因为有一小时的时差,第一天飞机落地暹粒机场时,已是当地时间凌晨两点。大队人马呼呼啦啦通过快速通关口,走向大巴车途中,有人突然喊,“好美的月亮”。抬头一看,弯弯一撇下弦月,旁边点缀繁星三两颗。的确很久没看到这样的星空了,算是这个国家给我的第一惊喜。 地接的行程安排还算人性化,第一天上午自由休息,中午12点集合。原本以为自己会蒙头睡到十点,没想到,李公主六点钟悉悉索索摸起来,我带着眼罩在床上磨蹭到7点,还是被楼下一阵咯咯的笑声吵醒。   甩掉眼罩,发现她已端坐在我面前的写字台上,开始浏览公号里各位亲的留言了。我翘着脚拍了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她真的是早上4:30起床写作啊啊啊啊!”大家火速回复,“那你还好意思窝在床上睡?” 其实,当时已是6:30,她早醒了,为了不打扰我睡觉,她努力躺了好一会了…… 这趟行程简直是学习先进文明之旅。   她每天晚上睡前,要把第二天的衣服、帽子、围巾、鞋、墨镜全部搭配好;我则是每天早上起床,鬼头鬼脑探出窗外,决定一下是穿白色短袖T还是白色长袖T……她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洗漱完毕,电脑启动好,她多少要写一点;我被她的键盘声吵到不行,才会懒洋洋爬起来,喝口水,被她贴着面膜的白脸吓一跳,然后继续塞上耳塞,睡…… 从暹粒回来的第二天,编辑就蹦出来,“亲,你最近写稿子了吗?”“我不是才回来吗?”“我知道啊,有些作者是不用催的,有些作者是随便催催的,有些是要恐吓的。我就从来不催李公主。你选个催稿模式吧。” 呃……   筱懿总说,“我不害怕跟任何人分享经验,因为所有的事都需要下笨功夫。” 我现在特别同意她的观点。 很多年前我的老师就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聪明人不要被自己害了。”现在才明白,聪明人太容易滑到“小聪明”的陷阱中,他们面对的机遇总是太多,所有无法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也懒得下笨功夫。而你们看到的所谓的“成功”,都是由着像她这样的每一个4:30构成的。女人很少真心佩服另一个女人,但我真心佩服她的毅力。 虽然我还是会睡到自然醒……  

4.欢乐人间的两面

    行程中有一天可选择自由行,我们一行选择去暹粒的来福士酒店做了次正宗的柬式SPA。据说泰国的SPA人工大多来自柬埔寨,因为这里人工便宜,两国的语言又很接近。 从这座有上百年历史的酒店出来时,已华灯初上。暹粒这座城市很小,我们决定走去老市场的酒吧街吃晚餐。 走到皇宫附近是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庙。当天可能是什么节日,寺庙围墙边都是卖莲花和香火的小摊,当地人一家老小来这里敬香,寺庙里萦绕着好听的佛教音乐。 有个头发卷卷的小女孩跑出来,她爸爸骑着小摩托,一会快一会慢地逗她玩,小女孩快被气哭了,妈妈在后面跑着,用糯软的当地话责骂着爸爸,爸爸则得意地哈哈大笑。 城市太小,只要沿着那条河,总能走到市中心。老市场里有家很有名的酒吧,叫RED PIANO,当年安吉莉娜朱莉来这儿拍《古墓丽影》时常来这里。 酒吧里音乐声震天,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点了一杯朱莉发明的鸡尾酒,还有一个招牌PIZZA,不到十个美金。坐着二楼窗边,看着喜力巨大的广告牌,楼下车水马龙,众多的嘟嘟车排成一排,隔壁音乐吧传来各种语种的流行歌,翻看着手机里吴哥城上千年遗迹的照片,真有些恍惚……   1月20日下午5点,坐在暹粒机场的候机厅,和筱懿准备返还合肥。 聊天。我说,其实这几天,我的思想是有转变的。 刚落地时,我有些不习惯暹粒的尘土飞扬和杂乱无章,总觉得到处都脏兮兮的;后来我被吴哥巨大而神秘的古文明震撼,开始强烈想要了解它的过去;去洞里萨湖那天下午,看到当地农民还住在棕榈叶和木板搭建的黑黢黢的茅草屋中,我心里很难受,觉得这里的百姓活的太苦;再后来,从那个蹦跑的小孩身上,我突然明白,这是他们的国家,他们的生活,我只是个来客,对于他们的现状,我无权批驳,如果有能力,别人需要,可以尽力帮助,否则,我唯一拥有的资格就是尊重。 不仅要学会尊重别人,更要感激那些尊重我们的人,感激他们跟我的空间,对我的信任,对我付出的等待。 因为,这些,才是最真诚的爱。 在飞机上,我翻看着蒋勋的《吴哥之美》,翻开扉页,是闍耶跋摩七世微笑的头像。图片下是蒋先生的一句话,“因为微笑,文明不会消失”。 那来自一千年前的慈悲微笑,是神的启示。


1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