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突然想写

突然想写

去评论
极少的这样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也是能写一点什么的。那种捉急要表达要倾诉要形成于文字排列成行的欲望,是平素那个懒散的不愿意动笔甚至也不愿意多想的人完全的两种。这样的时候,就总是打开网页,在简单的日记条目下把它记录下来。 这样的时刻,有片刻的感悟,冒的很突然,消失得也很悄静,比如走路的时候,常常开着喜马拉雅听叶蓝的怀旧经典,那些一首首老歌,总是突然地会把我扯到旧时的情境中,我几乎要惊奇地发现原来我真的花了那么多时间在这些歌里,在那些书里,在那些静悄流逝的学生时代,我不知道我的同辈人这个时候在做什么,我的父母又在哪里,我好象独自长大了,而且,是那么的怡然自得,天地悠游,我的世界里只回荡着那些旋律。 我对父母,总是感激大过于责难。我好象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观念中就接受了,成长是一个人的事,父母给了生命已是极大的恩德,还要怎样要求更多呢?印象中也有过为了穿着难堪的时候,那样的夏天,没有薄的衣服,没有合适的裙子,着急天就那么热了,而我还没有准备好。甚至有一年夏天,爸爸呵斥我这么热还穿长袖衬衫,我都只是咕哝而过,而没有解释说我其实没有衬衫。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事实上我今天也糊涂了,但是,好不容易我的那些不愉快的时光都飞掠而去了,我毕竟是无惊无险地就这样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了。 生命是一叶小舟,我自然也有过惊心动魄几乎觉得要翻船的绝望感,那些犯了错的责骂,那些一想到回家就面临父母打骂的大祸临头的恐惧感,总是有的,但是,我也自此知道如何趋利避害,知道哪些是不可以触碰或是说,碰了也会是自取其辱,自取灭亡的事,所谓的懂事,确实是在一次次碰壁后,有朋友说,其实最好的教育是逆境,我沉默看着这几个字,深深同意。 和朋友探讨小孩教育,我不能想象现代这样近身的陪伴会发生在我身上,这是我细思极恐的场面,也是我后来成年后面对好多朋友所谓的不能独处状态耻笑的由来。一个从来没有被担心的人其实自然就阳气满满,甚至我一个人住一间三层的房子也从来不曾感觉到恐惧。如果世间真的有魂灵之一说,那么,他们也一定是欺负弱小而尊重强者的。 从小一个人上学,高中毕业后一个人去湖南看外婆,大学常一个人沿桐城路逛街,爱上合肥肃静悄然的美,一个人看书听歌,把我的上铺俨然变成世外桃源。当毕业近二十年后,同学们说起当年对我的印象,我惊觉那个避世不合群的姑娘居然是我,那真是我所不了解的另一面啊,我一直以自己热情开朗性格活泼而自居啊,真是想不到。 人的各个面个人觉得比一个魔方更来得复杂,所幸暗色面都隐然了,它们如同一个提醒,让我知道光明的可贵,今天的静好安稳如何得来不易。有人时常置疑我的懒散,但是我真的很不想桩桩件件地说我当年所谓的积极,说去六安吗,那些早上六点就去坐车然后八点半还在合肥绕圈子的依威克,短短六十公里,常常要消耗精疲力尽的一整天。说去淮南吗,曾经面对皖北的十二个县城市场,成天就是各地出差,却还有诗意在深夜的火车上给远方的朋友写信,自己觉得很浪漫。说去芜湖吗?偌大的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我就是那样在七月的烈日下一步步走了几个遍,当时还没有盖海关还没有燃气大楼海螺还没有盖六期。。。。长驻芜湖的那些个日子,是收音机和书陪伴我每个寂寞的时刻。记得也曾有过内心极度委曲的时候,坐25路去找同学,但最终没有下车我又原路返回了,那种从彷徨到平静,一个黄昏的时间就够了。 我大抵是在异乡的那些个日日夜夜中明白,倾诉其实是没有用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才是本事。 那些年起早贪黑汲汲营营的日子终结后自己才有资格说,性格决定命运,我是好运的,因为我拥有好性格。耳闻目睹当年的战友中,仍有不少人仍苦苦挣扎在黑暗中,为生计发愁,好象终身也不能上岸似的,那,哎,真令我害怕。 转眼就四十,女人四十并不恐怖,它甚至比我三十的时候还令我感觉到云淡风轻,三十到来之前,我结了婚,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对岁月的恐慌,但是,当我淡定下来,我能为自己的未来负责的时候,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毅然决然的。不要和我说父母怎么看,对方怎么无辜,好多事情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好多事情就是越陷越深,好多事情就是一念之差。。。。我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想过无惊无怖的生活,于是,我只能抛却一切樊篱,还自己一个清净。


9 条评论

  1. 坐25路去找同学,但最终没有下车我又原路返回了,那种从彷徨到平静,一个黄昏的时间就够了。 早点认识我就行了阿~大姑娘~
  2. 想写就写吧,一吐为快呢。更何况,文笔这么好......还有,每次看你晒相片,都会多多看片中的你,因为你着装的与众不同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